典藏专辑 | 禅门宗师留写真:记一件荷兰藏明代的《无准师范像》

原标题:典藏专辑 | 禅门宗师留写真:记一件荷兰藏明代的《无准师范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收藏了一件禅门的肖像画(1)。肖像采四分之三半身侧面描绘之,拱手,画家描绘的重点在于面部的渲染,至于衣着仅以简单的线条与敷色带过。此画破损严重,几经修复。画面右上有篆书榜题:“□(此字残损,应为‘径’)山无准范禅师”,根据榜题可知此画所描绘的乃是被誉为南宋高僧的无准师范(1179-1249)。

1 :赵用贤,《无准师范像》,1590年,绢本设色,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藏

南宋禅宗泰斗 无准师范

无准师范,名师范,号无准,俗姓雍,四川梓潼人。幼时极聪颖,9岁出家,经书过目成诵,尤其喜好宗门语要。南宋光宗绍熙五年(1194)受具足戒,宁宗庆元元年(1195)于成都正法寺坐夏。庆元二年(1196)依育王师瑞秀岩;庆元五年(1199)参禅于松原崇岳、破庵祖先,而得大悟;嘉定四年(1211)无准师破庵祖先寂,得其法嗣。先后住持过四明之梨洲、明州之清凉、焦山普济寺、雪窦山资圣寺、育王山广利寺、以及径山万寿寺等道场。宋理宗赐号“佛鉴禅师”,有《无准师范禅师语录》五卷、《无准和尚奏对语录》一卷行世,其法席之盛,为南宋禅宗泰斗。

根据画左下“万历庚寅佛弟子赵用贤写”款,知此肖像画之作者为赵用贤(1535-1596,图2),纪年1590年。赵用贤,字汝师,常熟人,隆庆五年(1571)进士,选庶吉士,万历初年,授检讨。因上疏反对张居正(1525-1585)居丧情起复,而受杖刑罢黜。其在张居正死后复职,官至吏部侍郎。死后追赠太子少保、礼部尚书,谥文毅,是历史上有名的人物。赵用贤与其子赵琦美皆为著名藏书家,有书房“脉望馆”。

2 :孔继尧绘、石蕴玉赞、谭松坡镌,《赵用贤像》,《沧浪亭五百名贤像》,1827

显示法亲关系的禅门肖像画

3-1 :《无准师范像》,1238年,绢本设色,日本京都东福寺藏

这类禅门肖像画,在日本称为“顶相”。所谓“顶相”系禅门为高僧或是宗门祖师所图绘的肖像画或雕塑的造像,以作为供后代法裔、信徒瞻仰或供奉所用,是一种对高僧或宗门祖师表达崇敬心意的方式。顶相之描绘,通常是由擅于写像的画家在祖师生前即面对面写真。这类具肖像性质的顶相,就其使用功能来看,有几种不同的用途:一、作为迁化时仪式之用;二、在祖忌时用作礼拜;三、以一种圣像的方式被赠予,通常由祖师传给弟子,以示师承,透过这种肖像的赠与,不仅表示受画者继承了来自高僧的佛法,同时更显示了一种衣钵相承的法亲关系。作于1238年,被定为日本国宝,现藏于日本京都东福寺的《无准师范像》(3),堪称此类顶相肖像画的代表。画上有无准师范的亲笔题赞:“大宋国、日本国,天无垠、地无极,一句定千差,有谁分曲直?惊起南山白额虫,浩浩清风生羽翼。日本久能念长老,写予幻质请赞,嘉熙戊戌中夏□,大宋径山无准老僧。”说明此画是为他的日本弟子圆尔辩圆(1202-1280)而作,其时无准师范正担任杭州径山万寿寺住持,而圆尔即在其门下得悟,1241年圆尔将此画带回日本后,于京都创建东福寺,对日本禅宗产生极大的影响。

3-2:《无准师范像》,局部,1238年,绢本设色,日本京都东福寺藏

由圆尔辩圆请回的这幅《无准师范像》,画面上描绘无准禅师结跏趺坐于圈椅之上,面部表情平静怡然,双眼炯炯有神。值得注意的是画中的无准禅师身上着的袈裟衣饰、抑或是座椅等家具上的雕花、锦褥,无一不精雕细琢,从画风上来看应当与宁波一带的画风有关。在宋元禅僧的语录中,有关绘画的记载甚多,其中还有三种专门收录画赞的文类,各为“真赞”“佛祖赞”以及“禅会图赞”,与肖像画相关的便是真赞的文类。这些真赞包括自题与他题,皆是观者面对肖像的题赞,其内容多为对“真”与“幻”的探讨。这里的“真”实有两层意义第一层意义是“真仪”,也就是肖像本身而另一层意义是“真实”。与肖像之“真”和形而上的真实之“真”所相对的,便是虚空的“幻”,其间的辩证关系是禅门参悟的重要旨题。

4 :《无准师范像》,局部,日本,14世纪,绢本设色,日本京都大光明寺藏

东福寺的《无准师范像》在日本产生很大影响京都大光明寺藏有一件14世纪日本《无准师范像》的摹本(4)。此外,在日本还有另一件同样有无准自赞的长乐寺本《无准师范半身像》(5),此件虽然是日本14世纪南北朝时代(1336-1392)的摹本,但从图像的传统来看,阿姆斯特丹的赵用贤本《无准师范像》显然与长乐寺本的半身像在绘画传统上较为接近。若比较一下赵用贤本与其他本《无准师范像》,面目极为近似,可知赵用贤本非凭空杜撰,应当也有此本。但是,为什么明代的赵用贤要画一幅南宋无准师范的肖像画呢?这显然与前文提到顶相的三种使用功能不符。

5 :《无准师范半身像》,日本,14世纪,日本长乐寺本

晚明赵用贤与南宋无准师范

明朝自宣宗至穆宗时期共100多年,佛教的各个宗派都衰微不振。明神宗万历时期佛教复兴,名僧辈出,尤以晚明四大高僧莲池宏(1535-1615)、紫柏真可(1543-1603)、憨山德清(1546-1623)以及益智旭(1599-1655)为世所共知,其中与禅宗复兴有关的关键人物是紫柏真可和憨山德清两位高僧。晚明文人爱好禅悦,赵用贤与紫柏禅师或有交往。赵用贤绘《无准师范像》显然是为了表示其佛学宗门之承脉。此一来自南宋无准师范的佛学传统也是紫柏禅师的师脉相承,紫柏真可的舍利即被供奉于径山的文殊台。若是我们将其放置在晚明佛教复兴的历史脉络中来看,那么阿姆斯特丹的赵用贤本《无准师范像》便极具意义。

王静灵,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典藏专辑 | 对面明人写真:明代肖像画研究——以清宫藏品为中心

典藏专辑 | 肖像画大师的崛起:从曾鲸、禹之鼎看写照艺术的发展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

《典藏·古美术》中国版9月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