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左安”时代 江淮或难言胜利

原标题:“左安”时代 江淮或难言胜利

很少有汽车企业像江淮这样,在近30年的时间内只经历两任最高领导,这样几乎停滞的高层更新节奏,在中国车市浮光掠影般的走马换将里实属是个另类。而左延安的保守、安进的激进也成为外界对这两位高层最鲜明的对比,但其实,这两个简简单单的词汇永远都说不清楚“左安”与江淮的关系。

五角星时代

左延安,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低调、内敛的他有点保守,其著名的“经营企业,如履薄冰”言语也成为这一评价最好的佐证。但事实上,成长在红色时代下让他少了点淮南人的灵柔,而军旅生涯的锻炼更让他骨子里多了点刚柔并济的味道。

1978年左延安回到家乡成为江淮汽车的一名技术员,通过一个年轮的时间,左延安已经从技术员升任到了江淮的副厂长。1990年,左延安正式成为江淮汽车的厂长。这一年,在清一色的汽车国企中,江淮排名第29位。

事实上,这位技术出身的人却在上任之前并不被看好,江淮内部曾经有一位领导当面对他说:“你为人太内敛,缺少魄力,是搞技术的料子,但不适合做管理。”不过左延安为人时确实非常低调、内敛,一旦做起决策来却是雷厉风行。

甫一上任,左延安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重点发展客车专用底盘,适时发展整车。”而在当时,国内一直是用卡车底盘改装客车,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涉足客车专用底盘。这样大胆的决策也得到了周围人的认同,但当时江淮窘迫的家境让这一计划遇到了很大阻力。

左延安克服种种困难,终于达成了目标。

初战告捷之后,话不多的左延安带领江淮进行翻天复地的改革,生产轻卡、接管安凯、与现代合作、引进外资技术,在左延安不断的推进中,江淮也逐渐成为了商用车行业里的庞然大物。

在企业文化方面,出于对军人身份的虔诚,革命精神成了江淮和左延安最大的依靠。多位江淮内部人士回忆说,做军操、穿红色工作服、组织“重走长征路”活动,发布以“新红军精神”为主要内容的《JAC宪章》都是了江淮的文化特色。而五角星的logo成为江淮企业文化最好的诠释。

2004年,“执政”江淮已经14年的左延安做出了另一个“大胆”决定:商转乘,生产轿车。左延安说:“如果不上轿车,三五年内,江淮被边缘化或者被重组是很有可能的。”

2007年,江淮首款轿车同悦正式亮相。之后的几年,江淮新车投放节奏加快,连续推出和悦、和悦RS两款车。至2010年,江淮乘用车已拥有成型的产品体系,公司在乘用车领域形成C、B、A、A0级轿车、SUV、MPV六大系列平台。

2009年,江淮汽车累计销量达32万辆;其中,隶属于乘用车公司的瑞风、同悦、宾悦、和悦累计销量超过12万辆。这样夺目的成绩也让左延安在60岁的时候被留任5年。

但转折点很快到来,2011年,江淮乘用车增速大幅下降,当年销量约为21.5万辆,同比增长8%。“最开始的增长很大程度得益于汽车下乡政策,随着2011年政策退出,中国车市逐渐恢复冷静,江淮才开始面对市场真刀真枪的寒意。”曾有分析人士指出。

由于增长放缓,“商转乘”的一些固有难题开始出现,江淮乘用车在品牌、技术、服务上的劣势很快暴露出来,而利润上的亏损更显示了江淮对于乘用车的运营知之甚少。

这样的寒潮下,左延安也走到“尽头”。2012年,带领江淮发展22年的左延安被“提前”退休了,而此时在所有国企、合资、民营汽车企业中,江淮已经进入前8名。

对于这位被称为 “教父”的人物,一位接触江淮的业内人士曾这样评价左延安:“在重大决策上,左延安不仅不保守,而且非常大胆,说干就干;如果要说左延安保守,那也是一种稳健的保守。”

延续的血性

继任者是比左延安资历更老的安进。

在外人眼里,相比于更加温和的左延安,安进更加活泼,在做事方式上更加激进,执行力也更强。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也无关厚非。

“安进继任的时候业已55岁了,对于传统的60岁退休,其拥有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了。”而由于左延安“统治”江淮过久,内部不仅老臣众多,企业也缺乏活力和改革的勇气,“企业内部确实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沉疴急需猛药。”对此,安进的“疾风劲雨”很快来临。

从2012年开始,江淮乘用车营销公司总经理王朝云、江淮集团副总裁戴茂、安凯客车董事长王江安这一批重臣先后“下台”,这样大规模、快节奏的“清洗”在中国汽车历史上也不多见。

除了人事的快速调整外,安进在2012年一上台就一改左延安时代大力推动乘用车发展步伐,马上将发展重心调回商用车。2012年8月份,江淮新的“十二五”计划显示,他们已经下调了轿车市场的销量目标。

“从年初开始,经过长达半年的讨论,江淮确立了‘做大做强商用车、做精做优乘用车’的发展战略。”刚上任没多久的江淮总经理项兴初曾在年底向外界江淮的初衷。

尽管安进上台后快速更换“老人”、调整左延安时代的发展战略,但是在江淮内部员工的眼里,这其实并不是对左延安时代的全盘否定。一位江淮内部员工告诉记者,作为左延安时代的肱骨权臣,安进在左延安时代能走进江淮汽车的核心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老话常说,‘父亲永远喜欢最像自己的孩子’,能够在左延安执政的最后两年被推上前台,这其实已经表明了安进在江淮汽车的发展上和左延安有着高度的一致。”这位内部员工评价道。

事实上,即使是如今的江淮汽车也依然保持着左延安时代的企业文化。据悉,左延安时代所发行的《JAC宪章》依然人手一本,而新红军精神依然被保留在上面。

“左总所提倡的‘自强不息,坚定必胜信念;艰苦奋斗,保持创业激情;令行禁止,建立严明纪律;学习创新,持续追求卓越’的精神依然是目前江淮人所遵守的,至今我们依然穿着更具革命意识的红色工作服,每天响军号8点做早操。而每一届新员工入职前依然要进行长达一周的军训。在平时生活工作中,保安也要经常性的类似进行部队的训练。”江淮汽车内部的员工告诉《汽车公社》记者,左延安时代留下种种痕迹依然被保留在在江淮汽车的日常之中。

在经历短短的一年多的调整之后,激进的安进卷土重来,深挖乘用车市场,而这样的决策也告诉所有人:其与左延安一样,在江淮最大的目标——商转乘上,他们高度一致。但与左延安把所有鸡蛋放进一个篮子相比,吃过亏的安进采取的方式更加稳妥点。

“我们已经不会再扩张乘用车的产能,同时要对现有的乘用车产品进行整理,暂时不会扩大产品品类。”2014年4月,江淮汽车总经理项兴初曾向外界表明。而江淮汽车战略与市场管理部部长崔亦章也透露,MPV、SUV成为江淮乘用车的重点突破对象。

很快,以瑞风S3、瑞风S5、瑞风S2为核心产品组成了江淮的SUV阵营,而借助自主品牌SUV市场的火热,这几款产品飞速增长。但是不得不说的是,缺乏技术、品牌支持的江淮汽车实力并不够。

今年以来,在SUV市场加剧竞争下,江淮汽车再次遭遇市场寒潮,销量贡献最大的几款SUV大幅回落。在外界眼里,江淮乘用车似乎又一次达到了上线,商转乘再一次被搁浅了下来。

而安进也似乎在其他方向做着新的突围。近日,江淮与大众走的很近,也预计会共同合作生产新能源车。在多次错失外援之后,江淮能否借助这次机会完成“左安”时代最大缺憾才是未来江淮最大的看点。

文/姜鹏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一句话点评”关注微信公众号,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了解更多行业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