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中国文化与产业》杂志在北京创刊

原标题:祝贺《中国文化与产业》杂志在北京创刊

《中国文化与产业》杂志发刊词

当今之世,其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变化之快,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代。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一点也不夸张。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物质的高度繁荣和内心的极度彷徨,两者并存不悖。对金钱的贪婪与恐惧导致价值观的失落和最低道德底线的失守,看似繁华无尽,其背后却是自私、冷漠、空虚、不安、无奈与惶恐。于是,多少人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丧失了生命的目标,不清楚人生的终极归宿是什么?也没有谁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人人都有内心的疑惑,赤裸裸的物欲的追求到底为了什么?人们的幸福指数的标准又是什么?匆忙的节奏,谁能停下步子思索,来安顿自己躁动的心灵?人人都感觉这社会出了问题,但究竟哪里出现了问题?虽谔谔在心但又无可奈何地被裹挟着,随波逐流,不思变改,或思而不行。

当今社会富裕的程度,前所未有。此情此景,我们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我们处在这样一个衣食无忧的社会,令人骄傲;忧的是在实现这种富裕中又使我们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如此鄙视文化与精神的价值。原本是一个诗书传家的社会,一个礼仪之邦,在矫枉过正中,道德观念被生生扭曲了,文化氛围被活活阉割了;也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困难如此之多,希望如此之大。在经过多灾多难之后,我们的民族更接近于伟大复兴这一百年梦想。但我们又是多么尴尬,外表的光鲜之下是内心的废墟,文化生活越来越庸俗、肤浅,精神世界越来越枯索、荒芜。那么,究竟怎样在拥有巨额的物质财富面前,确立优质的生活结构?使人生充满着快乐与积极的意义?如何做到国富民安,民族自信,社会穆穆,月白风清?

这便是这个时代所面临的重大命题。

可以说,失去信念比失去任何东西甚至比没有任何东西都更为可怕。英国首相丘吉尔说过这样一句名言:“我宁愿失去一个印度,也不愿失去一个莎士比亚。”这句名言昭示着的一个真理就是,人类的伟大价值所在,不是因为能够征服世界、主宰世界,也不是强权和财富的皈依,而是因为拥有高贵的文化和不朽的精神。好在,一个时代总会有些清醒的先行者,走在时代的前面,直面这种拷问!他们会站在古今中外历史文化的大背景下审视未来,在纷繁的表象面前不会迷惘而失去方向。“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他们会义无反顾地于浑噩的环境中,发出一声力所能及的呐喊,没有怨言只有担当,没有私利只有家国情怀。虽然微弱,力道有限,但就像一股清风一样,多少能够驱散悬浮在人心之中的尘埃,而洁净其灵魂。记得上世纪30年代,在国破家亡、民族危亡之际,地质学家丁文江说过这样一句话:“只要少数之中的少数,优秀里面的优秀,不肯坐以待毙,这个民族就总有希望。”这话撂在今天同样适用,并且意义深远。时移世易,当今社会已进入了更加深刻的变化时期。拜金主义之下是思想的迷惘,观念的混乱和道德的缺失,社会的戾气很重,这戾气更能不自觉地消弭一个时代的所有进取精神和财富的累积,且为祸深远。因此,就更需要一种文化的构建,需要一种精神的洗礼,需要一种道德人心的回归,来“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在传统文化的弘扬中求得涅槃,浴火而重生。在剧变的时代追寻最大的正义和良知,我们锐身先任,不回避,也不缺席。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我们心中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最深挚的爱,这也是我们创办《中国文化与产业》的原动力。

中国的文化有着多么厚实丰富的积淀啊!我们仅凭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与良心,提倡恢复与重建传统文化的建构,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弘扬。“回首来时径,苍苍横翠微”。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创造了灿烂至极的历史和文化,使我们得以在今天能够轻松地记忆、回顾和引为骄傲。我们不该失忆断片儿甚或弃如敝屣,一味崇洋媚外,其结果就是邯郸学步。如有宝库在宅岂能自甘堕落沦为精神的丐者?续写辉煌此其时也,不可待也!这就是我们所要提倡的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生活实践的文化建构。我们将从价值重建的角度对之进行讨论、思考,形诸文字;也从社会实践层面发掘、探索文化重建的人和事,以及为文化重建而做出成就的各界社会贤达之士;同时对中国传统、中国历史、中国艺术以及地方文化的新思考、新阐释方面,更是我们追踪与报道的重点和不二选择。

基于此,《中国文化与产业》将重点开辟以下栏目:文化动态、名人访谈、国学书院、艺苑撷英、地方文化、老字号、工商翘楚、科教精英、魅力城市、美丽乡村、文化江湖、文化案例、名家论道、中医与养生、收藏与鉴赏、中华诗词、旅游文化、文化论坛、文学大观、好书荐读、名画赏析以及最新书画名家润格等。

“文以载道,化成天下”。《中国文化与产业》杂志是以文字和图片为主,从事发现、记录、见证和评论的杂志。办刊宗旨是继承、弘扬文化,促进文化和社会的和谐发展。杂志定位是面向一定读者群的文化精英类刊物,务求内容生动、丰富多彩,客观真实,并将秉承可读性、耐读性和学术性的统一。这是一个思想交流的平台,相信有能力创造当前丰厚物质生活的中国人,一定也会在精神风貌上脱胎换骨,脱掉平庸、低俗的外衣而披上高贵、优雅的大氅。文化是一种气质,是一种自信,是一个人,一个民族心灵的抚慰。她可以让日益焦躁和疲惫的灵魂,远离尘嚣,心归恬然,在思想和艺术的园林中临风而立,气度从容而安定,雍容而华贵。今天,我们竖起弘扬文化的大旗,目的就是让她永久流传。她只是一个开端,不是一个归宿。正像一位诗人所言:有了开始,即便任重道远,即便梦想千年,也常是新意盎然。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33号

投 稿 邮 箱:zgwhycy@163.com

杂志官方网站:www.zgwhycy.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