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读懂李白,这一首诗足矣!

原标题:读懂李白,这一首诗足矣!

将进酒

唐 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唐玄宗天宝初年,李白由道士吴人筠推荐,由唐玄宗招进京,命李白为供奉翰林。不久,因权贵的谗悔,于天宝三年(744年),李白被排挤出京,唐玄宗赐金放还。此后,李白在江淮一带盘桓,思想极度烦闷,又重新踏上了云游祖国山河的漫漫旅途。

关于这首诗的写作时间,说法不一。黄锡珪《李太白编年诗集目录》系于天宝十一载(752)。一般认为这是李白天宝年间离京后,漫游梁、宋,与友人岑勋、元丹丘相会时所作。

此时距李白被唐玄宗“赐金放还”已有8年之久。这一时期,李白多次与友人岑勋(岑夫子)应邀到嵩山另一好友元丹丘(丹丘生)的颍阳山居为客,三人登高饮宴,借酒放歌。诗人在政治上被排挤,受打击,理想不能实现,常常借饮酒来发泄胸中的郁积。人生快事莫若置酒会友,作者又正值“抱用世之才而不遇合”之际,于是满腔不合时宜借酒兴诗情,以抒发满腔不平之气。

不可否认,李白不但是个天才诗人,更是个放荡不羁的剑客。他一生好酒,追求仕途却又屡屡受挫,好游历名山大川却放不下心中“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的人生理想,与他追求道家的清静无为相左,当然虽然成功地成为翰林,却因为自身狂放不羁的性格被“赐金放还”,在游历中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我们从这首李白最著名的诗之一,大抵可以窥见其人。

1.不羁

将进酒是乐府旧体,将这个字念“枪”,请的意思。不羁就是讨厌约束,李白最擅长的是乐府、歌行及绝句的成就最高。而这几种诗体的特点就是不受平仄格律的限制,绝句虽然受限制,但是毕竟四句短诗。而杜甫擅长的是七律为代表的近体诗,特点是节奏明显,加上其现实主义的诗风,所以用“沉郁顿挫”来形容他的诗。而李白喜好的乐府和歌行都是相对比较自由,可以用一些长短句来互相搭配,从侧面说明了他的性格不喜约束。

2.谪仙

李白是内心豪放的人。他的想象力丰富,塑造的场景总是浩大的,而如此写法又容易陷入“假大空”,而李白的诗中却是气势磅礴,这是他的才华,也是他的想象力。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开头两句长句排比增强开篇的气势,涛涛黄河之水远远眺望好像从天上倾泻而下,空间浩大。年华易逝,恰如朝暮般匆匆,刹那芳华,时间转瞬即逝。想象力创造的雄奇瑰丽的景象使他的诗飘逸若仙,怪不得贺知章第一眼见他就惊呼“谪仙人”,虽然飘飘然如仙人,却是从上天贬谪下来的,一个“谪”也预示了他的悲剧。

3.孤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人生得意时就应该纵情享乐,不要使金杯无酒空对明月。放纵自己只是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孤独,此时已是李白“赐金放还”的第八年,离他的理想渐行渐远,怎么说得上“得意”呢?只是为了逃避无可奈何的事实,就让自己沉醉在酒里,放任自流。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古代圣贤都是寂寞之人,而李白亦是寂寞之人,唯有借酒消愁。曹植也是才华横溢之人,同样好酒,却是有才难展,愤懑一生。恰恰表现出李白内心的不平之气,只能借酒来慰藉这无限的忧愁与孤独。

4.好酒

李白的一生与酒分不开,无酒不欢,在长安与贺知章、李适之、汝阳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并为“酒中八仙人”。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烹羊宰牛,大摆筵席,一喝就是三百杯,不到尽兴誓不罢休。

李白一生好酒。李白的酒是和追求独立人格、自由精神紧密联系的,又因为李白与酒的联系是自然的、感性的,是不受理性观念约束的,因而也就充满了解放精神和超越精神。李白死后,就再也没有真正的醉客了,只有李白超逸的神采映照着浓丽的残阳晚照。

5.狂狷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何等豪放!能驱使金钱而不为金钱所使,真足令一切凡夫俗子们咋舌。

诗如其人,李白“曩者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上安州裴长史书》),是何等豪举。故此句深蕴在骨子里的豪情,绝非装腔作势者可得其万一。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狂狷不止,即便千金散尽,也当不惜将出名贵宝物——“五花马”(毛色作五花纹的良马)、“千金裘”来换取美酒,图个一醉方休。

李白更是口言“呼儿”“与尔”,口气甚大;而且他自己可能觉察不到自己已经将宾作主了不过是被友招饮的客人,此刻他却高踞一席,气使颐指,提议典裘当马,几令人不知谁是“主人”。浪漫色彩极浓。

非不拘形迹的豪迈知交断不能出此。情犹未已,诗已告终,突然又迸出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与开篇之“悲”关合,显见诗人奔涌跌宕的感情激流。

从一首《将进酒》可以看出谪仙人李白的孤独和狂放不羁,无可奈何的李白把冲天的激愤之情化做豪放的行乐之举,发泄不满,排遣忧愁,反抗现实。

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洒脱不羁的气质、傲视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

这一切组成了他,从天上贬谪下来的仙人——谪仙人,李白。

文 | 三度 个人微信号:18260357886

品读更多经典诗词、国学、书画与精美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唐诗宋词品读

很高兴能够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与你相识。每天推送经典诗词、国学、书画与精美文章品读,让我们在这浮躁的年代,静下心来,陪三度一起品读鉴赏那些快被时光遗忘的经典,修身养性,传承经典,约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