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 凌潇肃:无论经历什么都是当下最好的安排

原标题:人物专访 | 凌潇肃:无论经历什么都是当下最好的安排

凌潇肃

当硬汉穿上西装

改编自韩剧的电视剧《回家的诱惑》让凌潇肃在经历过短暂的低潮后重回公众视野,和《关中匪事》里那个青涩但有血性的“墩子”截然不同,《回》剧里显赫的家世、西装革履的扮相将凌潇肃的荧幕形象扭转成为一个“公子哥儿”,自打那以后,出演的电视剧《女人的颜色》、《情谜睡美人》似乎都没有离开过这类形象。但凌潇肃自己说“这样也挺好的”,之前演的都是硬汉角色,“公子哥儿”反而是一个颠覆。不过接什么角色都有个新鲜感,对于这个道地的西安人来说,就是“凉皮儿好吃,但吃多了也会腻”,所以“公子哥儿”的角色虽然“有脸谱化的一面,演起来不那么费力”,可还是要告一段落了,从最近的一部电视剧《幸福在路上》开始,凌潇肃转而想演一些更接地气的“小人物”形象。

不只是空有硬汉的外表,凌潇肃迷恋的也是那种荷尔蒙爆棚的男性情怀。“我觉得每个男生小时候都会痴迷《教父》和黑帮片里的那种血性。”他欣赏的人的名单上,是罗伯特·德尼罗、马龙·白兰度和阿尔·帕西诺。“我最喜欢的是自己演过的《落地,请开手机》第二部《郎心如铁》里的人物,从浪荡子一路混成黑老大,后来又改做污点证人,这种跌宕的命运感,我觉得特别过瘾,演起来也特别有劲儿。”当时导演找到他,要他用《疤面煞星》中阿尔·帕西诺的方法派表演去诠释角色,简直正中凌潇肃下怀,他说那也是他被公认表演状态最好的一部戏。

凌潇肃

动静皆顺应自然

凌潇肃从小学开始练习田径,在考进电影学院之前,虽然非专业,却一直以田径运动员的状态生活。精神蓬勃,心中雄心壮志,可以说他的硬汉情结、男性情怀由来已久。“我是真的热爱短跑,跑步的时候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听着耳边的风发出呼啸的声音让我觉得特别爽。那时候别说偷懒了,教练说跑10 个,我不跑15 个都不算完。就觉得自己有劲儿,要把身上的劲儿使完。”

现在36岁,儿子刚满半岁,凌潇肃的生活似乎更趋向于骨子里“静”的那部分自我。平日里不使用任何与粉丝沟通的平台。除了接受采访,媒体和公众鲜有机会了解到他当下的生活状态。与其将演员定义为一个公众人物或自媒体,凌潇肃似乎更看重“演员”这个职业本身的属性和父亲、丈夫这些家庭角色。从去年九月作品杀青后,凌潇肃就暂停工作回归家庭。“我特意给自己一年的时间,陪老婆,陪孩子,尤其现在孩子还小,陪伴和看护可能是最重要的。”凌潇肃戏称拍戏时工作时间相对固定,反而更像是休息;而不拍戏的时候在家看看书、写写字、浇浇花,还要跑步、健身以及处理家庭琐事,这些日常功课更让他觉得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我很少社交,也不太喜欢出去,平时拍戏一开工就是三个月,所以不工作的时候我更愿意在家待着。最近因为在宣传期,所以会忙一点儿,在不同的场景里, 面对不同的人,一遍又一遍回答一些问题,讲述我的状态。”

现在,存在于凌潇肃生活中的“动”,就是他一直没有放弃的短跑爱好,而青少年时期养成的运动员作息也被他保持至今。不管是拍戏还是在家的时候,凌潇肃都会去最近的高校操场,操练的还是以前在田径队的那一套流程:热身;慢跑;专门性练习;30 米、60 米、150 米跑……每天坚持两个小时的“训练”,而且为了配合训练,还要定点吃饭、定点午睡,连他自己都说,职业上几乎是有两重身份,不做演员的时候,就是个运动员。

由“动”及“静”,动静结合,是凌潇肃二十多年来生活感悟所带来的改变。“年轻的时候确实比较不稳,那时候好强,待人接物上都太耿直,但是太‘刚’就容易断,有时候一句话说出去自己可能是好意,但并不中听。这么些年在社会上也碰过钉子,失去过机会,所以现在就不会这么冒失。”年过而立的凌潇肃更崇尚顺其自然,“与其急于求成,不如水到渠成”。经历过境遇起伏后,凌潇肃觉得良好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不论在困境还是逆境中。所以他用“知足、踏实、美满”这三个充满善意和平和的词来概括现在的自己。“人在任何一个阶段, 无论经历什么,都要相信此刻是最好的,真的不能怨天尤人,太没有意义了。我们总不能控制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只能接受它。”

顺应四季,顺应时代,顺应内心的豁达,全然取代了年轻时候的争强好胜。

凌潇肃

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儿子

因为儿子的到来,不可改变地给凌潇肃带来新的体会,也不可改变地让他对父亲这个身份,甚至是自己的父亲有更多的了解和谅解。

“我小的时候父亲对我的教育就只有一句话,‘夹着尾巴做人’。”血气方刚的年纪,这应该是最逆耳的劝告,但看的事情多了,也为人父之后,凌潇肃自然懂得这种放弃野心背后的与世无争。当年考上北京电影学院,一年要交的学费甚至接近父亲一年的工资,凌潇肃问父亲只靠他的工资付不起学费怎么办,父亲却说上不了北影去上个师范(学校)也不错。

尽管凌潇肃没有提及,但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从网上了解到凌家书香门第的背景,他说正是父亲所受的家庭教育让各方面都很出色的父亲始终保持着清心寡欲的心境。“当时我对他的不争和没有野心很嗤之以鼻,可现在想想,有谁不想变得更卓越,又有谁愿意承认自己的平淡无奇?一个人对物质没有任何要求是很难的,所以有的时候人的信仰更像是一条勒住自己的心的绳子,可父亲一辈子都保持着这种平常心。”

现在儿子还小,在生活中凌潇肃更多充当事无巨细去操心的角色,可如果孩子长大了,也愿意选择像父亲那样单纯、平凡的人生,凌潇肃说一定会支持他,因为如父亲这样的人生很令他感到敬佩。

他用日本电影《黄昏清兵卫》中的主人公井口清兵卫来描述自己的父亲,一个有能力、有本事的人,却甘愿一辈子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下等武士。他可能是无趣的,却在浮躁、多变的当下,如定海神针般存在。其实这样的形象,也像每一个父亲终于留在每一个子女心中的样子。

凌潇肃

Q&A:

MH:现在家庭对你来说是最首要的事情,自我评价是个什么样的父亲?

凌潇肃:虽然孩子现在还小,就是一个小肉蛋蛋,但我已经发现我可能是那种特别爱操心的类型。我们家是有点儿反着来的,像我爱人和我岳母,家里的女性反而是抓大放小的管理方式,可我是什么都不放心交给别人做。月子里的时候给孩子换尿布基本都是我来,晚上也睡不踏实,那阵子熬得比较严重,就是你让我睡我都睡不着,特别操心。

MH:以前就没想过要做一名专业运动员吗?什么契机选择做了演员?

凌潇肃:考大学之前我一直非常想做一个专业运动员,但父母觉得运动员做不长久,还是要以学业为重,所以我从小到大上的都是比较好的学校。因为我家里人都是电影相关从业者,所以对这行一点儿都不陌生,入行之初是想做导演,后来给自己的规划是摄像,但我母亲觉得我一直练体育,外形条件都还不错,考表演系入行可能是个捷径,所以就这么上了北影表演系。

MH:现在看起来这么年轻,是不是和一直没有放弃短跑爱好有关?

凌潇肃:我十年、二十年状态一直都是这样,有些好久没见的朋友问我怎么看着都没变,我就说人怎么会变,为什么要变,我觉得我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岁数,再有就是现在每次的运动量和以前相比确实减少了。以前因为争强好胜,力量练得太猛,腰腿伤比较严重,所以以前觉得特别有兴趣的训练,现在可能因为伤病困扰需要稍微鼓起勇气去做,但又不能不去,因为一待着就难受,只是没有以前那么过瘾了。所以现在我在健身房,有时候看见有年轻人像我当年练得那么猛,而且动作不标准,我都会上去跟人家说“悠着点儿练,小心以后受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