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让老绍兴有了甜滋滋的味道

原标题:这些人,让老绍兴有了甜滋滋的味道

绍兴,一座2500多年的老城,除了老历史和老文化,还有一群年轻人,正以他们的思想对绍兴的传统产业进行颠覆性的再造,我们可以说这种再造是基于旧文化之上的创新提升,以另一种说法来说,其实就是文化创意产业。

另一群年轻人,在传统产业的领域里拼搏,在传统产业日渐下坡的时日,除了持续的加强本身产品品质的优化、提升国际竞争力之外,也把目光转回日渐没落的家庭农业,以传承的方式进行销售,其实就是精致小农的概念。

文化创意产业+精致小农概念,其实在台湾已经行之有年,这种方式把生活走向更精致的方向,不求量不求快,而是专注在产品的研发与品质,不仅仅只有小确幸,更多的是消费者的认同,这种认同会把产品步向更精致的方向。

在大陆,喜见的是已经有许多人开始进行这种产业的「专注」,在绍兴,也有这样的例子。

绘景轩 立志黄酒周边研发的狂人

翎芳老师与绘景轩主人吴徽

吴徽,绍兴人,其实正职是银行系统的高管,但低调的他从来不对外人说他的「正职」,因为他经营的「副业」反而是他的名片,大家认识他,都是因为他的黄酒副业。

黄酒副业,并不是针对黄酒与绍兴的知名品牌竞争,而是利用绍兴驰名的黄酒工艺,将黄酒延伸出许多副产品,第一个出来的产品,就是黄酒奶茶。翎芳老师记得去年到绍兴参加活动时,因为活动时间紧迫,吴徽大老远跑来活动现场,就拎著一杯奶茶等著,希望翎芳老师品尝,因为吴徽这种勤恳的方式,没有身段的模样让翎芳老师印象深刻,所以,对他的品牌就更加支持。

绘景轩的黄酒奶茶,这是外带杯

黄酒奶茶已经是绘景轩的招牌

黄酒奶茶的品尝说明,手写的,特别有温度

今年年中,正是北京溽夏的时候,某天快递送来了一箱东西,打开一看,竟然是黄酒冰棒!从绍兴以顺丰保鲜保冷方式快递到北京来,刹那间翎芳老师真是感动,连忙打电话给吴徽,才知道这是他研发的新味道,以黄酒当基底,加了糯米,吃起来不甜腻,而且味道真的相当独特,到了绍兴,当面问了吴徽,了解原来黄酒的香味在低温时特别容易发散出来,这种低温才能感觉到的香甜,让吴徽有了灵感,因此自己亲自研发出这款黄酒冰棒。(也是我的最爱!)

除了黄酒冰棒及奶茶,黄酒还能制成奶酪、牛轧糖等周边,尤其是牛轧糖,口感适中又不过甜,初尝时只有糖份的甜,但嚼到后来黄酒香会慢慢的充满口腔,甚至馀韵留香,这款特别的牛轧糖秒杀任何我在大陆吃过的牛轧糖。

黄酒也出牛轧糖,这种创意的拼劲也是够够的

黄酒奶酪,原味与巧克力口味

更特别的是,吴徽还把绍兴文化玩了一把,他把鲁迅的文学金句及笔下人物引了下来,印在手机壳上,成了绍兴独具的鲁迅手机壳。

鲁迅文学应用在手机壳

其实在我们抵达绍兴的第一天下午,我们就来到绘景轩,当下吴徽拿出了所有的商品希望我们品尝,满满一桌子的甜食让那天下午溢满了甜甜的滋味,连微风都扬著黄酒香。

★王爸蜂场以父爱酿制的甜蜜家族

养蜂人王爸,不苟言笑的外表内,其实是炙热和善的暖心

王爸养了一辈子的蜜蜂,没想到最后他的生意竟然在孩子的微信上传承了下去。

认识王爸一家人也是缘分,自从在绍兴认识后,王爸蜂场的女儿Daisy时不时就会寄蜂蜜到北京给翎芳老师,而翎芳老师也会不时地寄些东北大米到他家,所以两人的关系,更像是以物易物(?)的交情。

Daisy及妹妹丹丹各自有幸福的家庭,每天家人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上课上班前,齐聚在绍兴市区的一块自己的农场,那时候王爸可能刚从蜜蜂箱里采集最新鲜的蜂蜜,或者早已拔好亲手种植的有机蔬菜,而两位女婿在桌边泡起了上好的好茶,或者跟王爸分享最新潮的养生概念,丹丹拿著蜂胶做起了唇膏,Daisy则是好整以暇地喝起养颜的蜂蜜水。

最终,以一顿养生的丰盛早餐最为一天的开始,说真的,这种生活让一大票人好生羡慕。

跟著蹭了一顿丰富午餐的翎芳老师与王爸一家人及绍兴自媒体人王小嘟

Daisy和老公经营一家纺织厂,订单大多来是国外,但因为传产在目前不是太景气,虽然产品做工精细严谨,但依然抵不过大时代的浪潮,所以除了纺织业,目前也正和朋友合作预计开设民宿,做蜂蜜,其实并不是他们的主业,但就和上面的绘景轩一样,反而是蜂蜜这个副业,让大家认识了他们。

王爸养了一辈子的蜜蜂,当了一辈子的采蜜人,年纪大了已经渐渐做不动,但是老人家依然心里系著他那一箱箱的蜜蜂,怀念著年轻时走南闯北、追逐花季养蜂的生命历程,所以,孩子们为了老父亲的情怀,也深知老父亲的蜂蜜是最纯正的好东西,决定亲手设计包装瓶器,将父亲的蜂蜜重新包装后,在微信上与朋友分享销售(事实上,连实体店面及淘宝都没有),没想到因为蜂蜜的好品质,让王爸蜂场的产品大热,因为是口碑传播,反而和顾客都成了好朋友,这也是Daisy始料未及的。

王爸的蜂巢蜜

椴树蜜

槐花蜜

花粉

我曾问过Daisy,既然蜂蜜做得这么好,为什么不把蜂蜜当主业?他回答我,因为不想让父亲太累,也因为真正的好品质蜂蜜量少稀缺,不太可能大量生产,所以至他们的心态还是如此,把蜂蜜当成和好友分享的礼物,也让老父亲持续他喜欢的事业,这样就足够了。我想这样也好,好东西就应该私下小众享有即可,让更多人分享不过是更难拥有罢了!我知道这种心态很自私,我也不否认我是个自私鬼。

Daisy告诉我,养蜂人的生活其实很辛苦,为了养蜂采集花蜜,必须跟著花期移动,整个中国都是蜂场,夏天炎热时,将蜂箱移动到东北避暑,冬天严寒时,将蜂箱移到南方避寒,只为了追逐花季盛开的时节,其实,养蜂人也是另一种游牧民族,只是别人是逐水草而居,他们是逐花香而居。

于是,另一种不负责任的浪漫又开始产生,我也好想跟著王爸过一次逐花香而居的生活!想想,生活中永远都是跟著鲜花而活,是多么缤纷的色彩?(别喷!我知道养蜂人其实很辛苦,但偶而空想一下也不错,不是吗?)

所以,说不定王爸至今依然放不下他的养蜂事业,会不会也是对花香的无法忘怀呢?

文+摄影=贴布导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