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感悟:中国第一个水电站的百年沧桑

原标题:历史感悟:中国第一个水电站的百年沧桑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石龙坝水电站是中国第一座水电站,位于中国云南省昆明市郊的螳螂川上,是中国最早兴建的水电站。电站一厂于1910年(庚戌年)7月开工,1912年5月28日发电,最初装机容量为480千瓦。2006年05月25日,石龙坝水电站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弹指一挥间,102年过去了,2012年5月28日,这座中国第一座水电站的发电机组依然运转得呼呼滴,已累计发电量超过10亿千瓦时,无疑,它见证着中国水电百年的历史。

世纪丰碑

螳螂川是滇池的唯一泄水通道,从滇池出口到平地哨一段,河道平缓;平地哨以下从滚龙坝到石龙坝一段,坡陡流急,集中落差30余米。石龙坝水电站就是以滇池为天然调节水库,利用该段较集中落差兴建的引水式水电站

石龙坝水电站一厂是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由昆明商人王筱斋为首招募商股、集资筹建的。引水渠长1478 米,利用落差15 米,引用流量4 立方米/秒,安装两台向德国西门子公司订购的,单台容量240KW的水轮发电机组,用22千伏输电线路向距电站32公里的昆明市供电。1932年一厂扩建,增设一台720KW机组。

1912年5月28日(农历4月12日)晚,耗资50万银元的水电厂建成,两台向德国西门子公司定制的机组正式发电。昆明各界人士汇集翠湖海心亭,庆祝石龙坝水电站通电开灯。1935年又将最初安装的两台240KW小机组拆除,增设第二台720KW机组,使一厂最终规模达到1440KW。由于一厂只利用落差15米,仅为河段总落差的一半,故在1924~1939年间,又引用一厂尾水,再利用落差15米,先后建成二厂和三厂,装机容量分别为1000KW和480KW。石龙坝水电站经过三四十年新建、扩建和改建,到1949年,全厂总装机容量为2920KW。

德国西门子公司的杂志《西门子》第七卷第一期(1927年)此杂志现存于石龙坝水电站文物陈列室中

l927年1月,德国《西门子杂志》第7卷第1期为此刊登了一篇文章《云南府,中国第一个水电站》,文中写道:“在中国这个大国的内地,虽然有着为发展工业所必需的较为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四亿多的人口,可是一般中国人比其他任何一个民族都守旧,墨守于祖辈的东西。因此很难接受新的能改善他们从祖辈以来就习惯了的简朴的生活方式。尽管如此,在这个国家远离世界贸易潮流和西方文化隔绝的偏僻内地,也有那么一些卓越的知识分子和开拓者,他们将西方技术成就引进到自己的土地上。这些少数的勇敢者,却是对公众中的反对意见和偏见打开了一个缺口。”

艰苦创业 实业救国

的确如此,20世纪初的昆明,曾经发生过“电灯战油灯”的历史。人们并不相信:电灯会比那祖辈沿用了不知多少代的油灯更明亮。于是,电业公司不得不为鼓励市民用电,而上街以电厂“免费装灯头”等方式搞推销。那是辛亥革命刚过半年,1912年4月的一天,一向冷清的昆明街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引得市民纷纷驻足,引颈而望,只见一支百余人的队伍,举着布标彩旗,沿街宣传“卖电”。

云南的电业始于清朝末年,那时,中国门户开放,昆明也成了外商云集的“自辟埠”。1910年4月,滇越铁路通车,促进了昆明的繁荣,因而兴办电业显得非常重要。云南的有识之土坚决主张“实业救国”,认为“办电之事,我滇人如不速办,或有我先,势不利权外溢!”宣统元年(1909年),云贵总督李经羲委派劝业道刘岑肪开发螳螂川水力资源发电。刘岑肪找到云南商会总理王鸿图磋商,王鸿图随即主持成立了“商办耀龙电灯股份公司”,集股金大龙圆(银元)25万元(后因资金不足又贷款追加了40多万元)。

开张大吉

1910年2月热心地方实业的左益轩担任耀龙电灯股份公司总经理。同年6月2日便同从德国聘请的水机工程师毛士地亚和电机工程师麦华德,骑马到石龙坝勘察。毛士地亚被石龙坝河陡水急的站址所吸引,当即勘定坝、渠、机房的位置,嗣后,边测量、设计,边招募劳工.边订购砖瓦木料,经紧张筹备,于7月17日鸣炮开工。来自天津、江苏、浙江、广东、广西、四川和云南的汉、彝、白等各族劳工,在从海口到石龙坝10多里的峡谷中,起早贪黑,用汗水和智慧谱写着中国水电史上的辉煌开篇!

在人们辛勤努力下,一道长55米,高2米,有17孔闸门的拦河石坝耸立起来了;一条长1478米,过流量8立方米/秒的砌石引水渠过水了;一座面积345平米的石墙瓦顶水轮机房问世了;落差15米的大型钢管连通了。那时,昆明没有公路,昆明人尚未见过汽车,幸好滇越铁路已经通车,耀龙公司向德国西门子公司购买的水轮机、发电机和变压柜等数十吨重的庞然大物,由轮船运到海防,装火车运到了昆明。

如何将这些庞然大物搬到石龙坝,却成了很大问题。左益轩集思广益,终于找到了良策,300人的运输队,将机器拆散,蚂蚁啃骨头搬运到昆明得胜桥,而后装上大木船,经盘龙江入滇池,顺螳螂川而下,抵平地哨上岸。机器在平地哨上岸后被搬上滚木。滚木前头由十多头大水牛牵引,后头由数十人推撬,两旁由十多人拉扶,一寸一寸滑,一步一步挪,平地哨至石龙坝仅7公里,却足足滑行了1个半月,才将机器平安运到石龙坝。拥有2台480千瓦水轮发电机组的电站终于在开工后的第17个月,即1912年4月12日发电。印着00盏电灯嗖地照彻古城昆明的夜空,中国水电事业从此开始起步。

划时代的电的应用历史并不长,英国物理学家麦克斯韦尔的《电磁学论》出版于1873年,美国发明家爱迪生的电灯公司创立于1881年。云南虽先于全国建成水电站,但群众不懂电为何物,闹出过就着电灯点烟卷的笑话。

历史的记录:民国时期的石龙坝发电机组

卖电初期,耀龙公司为几户市民免费安装电灯,那些用上电的市民只需轻轻一拉开关,黑夜瞬时变成白昼,奇妙得不可思议。于是,曾经“门前冷落车马稀”的耀龙电灯公司,前来“买电”的市民络绎不绝,耀龙公司1918年前后,就还清了全部贷款,并大为盈利。当然,这其间也发生了1917年春节之际,万钟街的用电户因缺乏用电常识而发生火灾,烧毁民房26间的不幸事件。为此,左益轩被人诬告而丢官,不过,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位中国水电业的开路者。

石龙坝这一座中国人集资主持兴建的第一座水电站规模并不大,名气却远播海外。20世纪50年代,一位波兰大学教授访问昆明,要求一定要去石龙坝,因波兰一部科教电影中介绍有石龙坝电站。1987年7月30日,德国西门子迪纳摩工厂厂长艾希特麦尔,特意陪夫人和助手飞抵昆明拜访石龙坝,而当年的麦华德工程师却长眠于石龙坝。

百年沧桑 世纪丰碑

曾经有人问德国西门子的工程师:“你们的发电机寿命有多长?”,对方回答道:“去看看你们云南的石龙坝水电站就知道了。”西门子公司一直为他们的这两台运行了100年的机器而自豪。据说西门子公司多次派人想要买回石龙坝水电站的发电机(价格都开到了2200万欧元)但被婉拒,嘿嘿!

现石龙坝发电厂现有四个车间: 第一车间即为原电站一厂,现大门门口楹联写有“机本天然生运动,器凭水以见精奇”,楣联为“皓月之光”,反映出人们对水电的最初认识。最初两台240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被两台720千瓦的机组所替代。后来两台240千瓦的发电机组几经辗转,其中一台于1987年被石龙坝发电厂购回,重新安装回一车间。至今仍在工作。另一台则在富源县黄泥河水电站工作。

第二车间建于1923年至1926年,是石龙坝水电站第一次扩建的产物。第二车间利用一车间的尾水,获取天然落差16米,安装德国西门子公司制造的两台276千万和一台448千瓦水轮发电机组。整个工程由西门子公司指派丹麦籍工程师赖木生指导中国工人施工建成。第二车间于1926年3月7日投产发电,落成礼上,云南状元袁嘉谷题词:“石龙地,彩云天;灿霓电,亿万年。”,并勒诸石上,以作纪念。

第三车间于1942年至1946年扩建,采用二车间引水渠加宽、加高分水发电,利用天然落差16米。三车间扩建时,处于抗日战争时期,设备无法运进,于是三车间将原一车间1931年和1937年拆除报废的两台240千瓦发电机组修复安置于三车间发电。

第四车间建于20世纪50年代,架设石-安(宁)、石-海(口)两条35千伏线路,安装瑞士制造的一台3000千瓦发电机组(1954年12月31日投产发电)和第一台国产3000千瓦发电机组(1958年6月30日投产发电)。

抗日战争时期,石龙坝水电站从1939年到1941年曾遭到过四次轰炸。在1940年12月16日上午9时40分左右,7架日军飞机飞至石龙坝上空,投放了9枚炸弹。其中一枚重型炸弹在第一车间20米处爆炸。爆炸产生的弹坑最深处达5米,直径20多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一度将弹坑开挖整平成藕塘,因其形状椭圆,状似荷叶,曾叫“荷花塘”,又因曾在里养过牛蛙,也叫“牛蛙塘”。

日军轰炸电站时留下的弹坑遗址改造成的花园

1993年加盖凉亭,建成公园。凉亭有云南书法家和启圣所书的对联:

上联:电站虽小历史悠久开中国水电之始;

下联:水塘不大成因奇特记东瀛入侵之证。

横批:飞来池

故水塘改称“飞来池”。

石龙坝水电站在抗日战争前就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水力发电站,在抗战期间,电站担负着云南军工生产、防空报警等供电任务。虽然遭到日军四次轰炸,但仍未能破坏供电,该电站为中国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鉴于石龙坝的历史意义和价值,1993年成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成为云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最高龄的发电机组无论是百岁发电机组,还是防空洞、炸弹坑,都能反映出石龙坝水电站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历史价值与意义。1910年修建的水电站办公楼如今已成文物陈列室。里面,各种文字与实物向游客讲述着水电站的百年沧桑与辉煌。

这是百年机组上的铭牌,上面“西门子”三个汉字清晰可见

石龙坝水电站占地面积213亩的电站静卧在一片葱翠的树林后,穿过一条条巷道,随处可见近代风格的建筑。电厂最里端的一车间是厂里最老的机房之一,青色砖墙,拱形窗,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让人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尽管已有百岁年龄,那台泛着青铜色光芒的德国机器仍能发电,它就是最早引进的第一座240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在过去的百年里,它曾因厂里引进了发电功率更高的机器而赋闲,抗战时期又重新发电;上世纪50年代,这台机组还曾被拆装到开远效力,后来又被送到过绿水河、石屏通海等地支援;直至1987年,石龙坝水电厂花钱购回这台机组。而建厂时与它一起引进的另一台“兄弟”机组,至今仍在富源效力。

一百年了,这个老爷机依然运转得呼呼滴!厉害呀一颗侵华日军轰炸石龙坝水电站的炸弹壳摆在展柜里。对于水电站的明天,发展旅游可能是将来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早在水电站开建70周年时,相关部门就投入3000多万元搞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建食堂、假山……但是,这些举措并未让旅游形成气候,不少现实问题仍摆在电站面前。

污染事件逼停百年电站:2004年5月,充沛的雨水并未让迎来黄金生产季节的水电站工人喜笑颜开。此时,公司的领导人正对着一台台被严重腐蚀的转轮,愁眉不展。“那两天水大,我们想把老机器开起来,才运行了12天,转轮叶就腐蚀断裂了。”螳螂川上游四家小化肥厂,化工企业大量排放的废水不仅严重腐蚀了发电机转轮,就连拦河坝的石壁都被腐蚀得四处漏水。

即使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未曾倒下的中国第一家水电站,最后却因为水源污染而被迫停机。消息经云南本地媒体率先报道后,引起了全社会的极大关注。处于螳螂川上游的几家排污企业先后被责令安装了污水处理设施,以达到排污标准。然而,遭受重创的石龙坝水电站最终只拿到了两家企业的4万元赔偿金,这些钱连维修受腐蚀的转轮都不够。

后记:德国企业留给我们的震撼

100多年前德国人在青岛建盖了许多房子,如今这些房子的居住者还定期收到德方建筑公司发来提醒函:按照建筑材料老化的周期,房子哪个部位应该维修了;100年前,德国公司承建的青岛下水道,至今技术仍未落后;102年前昆明的石龙坝水电站采用德国西门子发电机组,至今仍在安全运行。这样的民族让人肃然起敬!

百年企业百年信誉。一百年前还没有电脑,办公最先进的也就是打字机人工记录,一百年前对在我国德国工程记录的工作人员早已不在人世,这一百多年中不知换了多少任工作人员接手该记录工作,这一百多年不变的延续的是认真的工作态度高度负责的责任心!在我国有日本和前苏联等国家的工程,但却没有一个像德国这样对自己工程负责百年的并且只要工程健在仍在使用就负责到底精神。个人素质提升民族精神,民族精神升华国家形象。我想象德国这样国民素质的国家方方面面都不会落后,从二战认罪赔偿态度到没用几年经济复苏崛起就能看出这个国家居民素质所具备的能量

史事挖掘机

长按下面二维码2识别就能关注本平台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史事挖掘机

长按下面二维码2识别就能关注本平台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8篇历史史事

我国企业才半个多世纪对己工程有这样态度和责任心对待的吗?答案是肯定的没有。公路和桥梁用不了几年就修补,有的甚至是亚洲之最工程糟蹋了国家颁发的鲁班奖。如今办公自动化了也办不到人家企业负责人样,企业改革合并重组一切重新开始,对以前的不在延续负责,如有问题推诿扯皮,一任领导一个样,一任领导一种政绩,任任领导都不同风格政绩,每任领导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同制度不同工作重点和方向,对前任遗留问题归为历史问题不愿负责解决,可以说传承的东西很少,对自己负责工程完成验收合格就完事,赚了钱有利润有成绩有奖金就行而不管这个那个,然后接着再干下一个工程,自己给自己刨饭吃,市场经济竞争还得努力刨否则开支都够呛,至于像德国这样负责想都别想,说不定哪天企业就倒闭了。说白了就是活一天算一天的状态。

我们的公务员所缺的就是负责的责任心,所以工作没有主动性,假冒伪劣都是媒体曝光后相关部门才去查。地下水,江河水污染了还说合格,雾霾一冬天无动于衷。他们只有在罚款时,有名利时才会有点主动性。

话说回来人家素质责任心是三百多年司法独立积淀出来的,理论和思想终究提高不了人的素质和责任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