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女王阿格里奇:从天才少女到钢琴祭司,见过她的音乐家都会爱上她!

原标题:钢琴女王阿格里奇:从天才少女到钢琴祭司,见过她的音乐家都会爱上她!

人类生活中最大的快事......三件: 奔放的爱情,幸福的婚姻和艺术。”

---罗素

阿格里奇,一个风靡全球的名字,这位琴艺卓绝的女钢琴家自50年代后期崛起于世界乐坛以来,她的每一场音乐会、每一张新出的唱片、每次出行或每个不同场合的露面,都会引来乐迷们的关注和期待。40多年来,阿格里奇这名字就像世界乐坛上的一道风景,这景致是瑰丽多姿的,却也是耐人寻味的。但不管你怎样寻味,她都会让你产生新的期待和感动。那么,她何以具有这样的魁力?又何以在强手如林,新秀迭出的世界乐坛上保持其不坠的势头呢?让我们走近阿格里奇……

1941年6月5日,阿格里奇出生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其优越的家庭环境、特别是当外交官的父亲对她的偏爱厚宠,使阿格里奇从小就显得十分倔强和任性。父亲原本想培养她当一名画家,但她因为一个孩子说她不会弹钢琴,便执意不仅要会弹钢琴、还要弹得好过那孩子。而且竟无师自通地很快就真的超过了她的对手。就这样,她的钢琴演奏才能也就不期然地一下子显现出来。女儿能有这样的天赋,父母当然十分高兴。于是,她很快便成了着名钢琴教育家斯卡拉穆扎(V- Scaramuzza)的学生。

不过,毕竟是孩子,又是那么地任性。小阿格里奇耐不住枯燥的练习,经常借故逃避练琴、甚至到了憎恨钢琴的地步。可她又的确是个音乐神童,琴练的虽然不够,可琴技却大有长进。几年下来,已经达到了独奏的水平。

1949年6月,刚满8岁的阿格里奇终于真正地登台了。这登台不是一般的独奏,而是和百十号人的交响乐团在一起协奏。那天晚上,首都最豪华的科隆大剧院里座无虚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管弦乐团的簇拥下,阿格里奇为听众分别演奏了莫扎特《第二十钢琴协奏曲》和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其精彩的演奏引来听众的热烈欢迎。翌日,全阿根廷都在传诵:“一个天才的钢琴神童诞生了。”

此后,阿格里奇一面继续随斯卡拉穆扎学琴,一面也时不时地应邀到国内各地去演奏。期间,一些国际着名的钢琴大师,如阿劳、鲁宾斯坦、巴克豪斯和古尔达等人在来阿根廷访问时,都听过她的演奏,也都对她的琴音给予赞赏和好评。为了使女儿的琴技再获发展,在阿格里奇14岁那年,父母带她来到了欧洲。

欧洲是西方古典音乐的中心和大本营,其丰厚的音乐宝藏令少年的阿格里奇眼界大开,为之心动。她先是在维也纳,被着名钢琴家古尔达(F-Gulda)收为学生。古尔达系当时的“维也纳钢琴三杰”之一,不仅琴弹得好,教学上也很有一套,特别是教阿格里奇这样天赋极好的学生。他没有刻意硬塞给阿格里奇什么,而是录下她的演奏,先让她自己去体会,然后再告诉她:“这样是不是更好一点?”从而使阿格里奇不仅琴技大增、掌握了德奥音乐的工整构架,更使她的音乐悟性得以大为提高和扩展。

随后,她又来到瑞士,长时间拜另两位钢琴名家马卡洛夫(N-Magaloff)和帕蒂夫人为师,进而领悟到德彪西、拉威尔等人的法国音乐风范、以及巴赫和肖邦的钢琴音乐真髓。这些,对阿格里奇日后在演奏上的发展和成熟,均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阿格里奇的钢琴演奏生涯中,流传最广、也最为人们称道的是她16岁时拿过的两个国际音乐比赛大奖。因为这奖拿得实在是有几分传奇色彩。

那是在1957年。匆忙中,她已经在古尔达门下学了两年。那么这琴到底学得怎样?到底能不能战胜新的对手?阿格里奇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决定到国际音乐的赛场上去试试身手。于是,她报名参加了这一年在意大利举行的“布索尼国际钢琴比赛”。

以意大利着名钢琴家布索尼(F-8-Busoni l866-1924)的名字命名的这项国际钢琴比赛,是当今世界上最负盛名、也是规格最高的音乐比赛之一。其要求之严和淘汰率之高也是出了名的,可以说,没有非凡的琴技是难以闯过三关的。阿格里奇第一次参加国际性音乐比赛便挑上这个赛场来比试,能否开张对她实在是个大的考验。

第一轮的初赛过关了,她心里没底。第二轮的复赛也过去了,此时她已经很满意,因为她原想能进复赛就是胜利。所以,也就不再为决赛的曲目去练习。孰料她又进了决赛。于是,她匆匆忙忙溜了两遍决赛曲目后,便登了场。结果,竟赢得了这届布索尼大赛的冠军。

初试赛场便拿了个头彩,照理说该踏实一阵才是。可阿格里奇偏不。她又要参加三周后在瑞士举行的“日内瓦国际音乐比赛”,而这个赛场也是世界闻名的赛场之一,其过关的难度几乎和“布索尼大赛”不相上下,也许还要高上一筹。阿格里奇的这一着棋明摆着是在冒险,再拿块金牌自然是锦上添花,可若拿不到呢?那前一决金牌势必就会打点折扣。

再说,距开赛的时间这么短,哪有时间来准备参赛的曲目呢?不少人劝她不要去,而布索尼大赛的评委们更是坚决反对。理由是一样的,假如你失手的话,布索尼比赛的权威性就会被人怀疑、甚至会让人嘲笑。尽管如此,阿格里奇还是去了日内瓦。

结果,正像她临行前给布索尼比赛评委们的信中所说:“请放心,我是绝不会给你们丢脸的。”阿格里奇以她的自信和过人的琴技在这届日内瓦国际音乐比赛中又赢得了冠军。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摘取两块最高规格的国际音乐比赛的金牌,这是世界乐坛上所极为鲜见的,遂引来轰动,并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而阿格里奇这名字也不径而走,蜚声全球。

连续获得两项国际音乐比赛的金牌后,一鸣惊人的阿格里奇自然是成了世界瞩目的钢琴新星,况且她还只有16岁,人又长的潇洒漂亮,所以各种演出邀请很快便频频而至。于是,琴声、掌声、欢呼声加上大把大把的鲜花在她身边此起彼伏、随时簇拥。可是她很快就厌倦了这种到处奔波的生活。她意识到,仅仅靠这两枚奖牌和周围的一片赞赏声是不够的。还需继续修练和提高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

不久,她把两块金灿灿的奖牌锁进抽屉,并谢绝了所有的演出邀请。而后,便悄悄地继续去练她的琴了。她来到意大利,拜在钢琴大师米凯兰基利的门下,向这位以“钢琴的雕塑家”着称的名流虚心求教,从而学到了不少东西。

18岁的那年,阿格里奇与华裔音乐家陈亮声一见钟情,马上成婚,并且很快就有了一个女儿。已为人妻亦做人母,阿格里奇本来就不爱练琴,这下便有了更正当的理由。一段时间,她几乎不再摸琴。遂使身边不少朋友及关心她的大批听众都深感惋惜。

后来,多亏着名钢琴家阿什肯纳奇及夫人的提醒和厚助,使她重新燃起了练琴的热情,并在阿什肯纳奇的指导下猛攻肖邦,从而又一举夺得1965年第七届国际肖邦钢琴比赛的冠军。这一年,她仍只有24岁。而她的声名却已位居世界一流钢琴家的行列。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她才正式开始了其广泛而多彩的国际性演奏生涯。

舞台上的阿格里奇,长发披肩、秀美端庄、从不施粉黛,也从不着惹眼的奇装,一切都是那么地随意和自然。可是只要她的琴音一响,便立即让你感到是一派清新和生机盎然。无论是莫扎特的明快典雅、贝多芬的雄阔挺拔、肖邦的纤细柔软、李斯特的矫健华丽,还是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德彪西等等、她都能演奏得倾情倾度、精致圆熟,同时又总是那么地卓而不群。而她录制的各种唱片也是又好又多又畅销。

她的绯闻已经可以用书来写。 最早的绯闻对象就是目前世界上的顶级指挥家阿巴多,当年的阿巴多很年轻,阿格里奇虽然已经结婚过,但是也很年轻,而且他们都曾经在古尔达门下学琴,阿格里奇和阿巴多合作过几部作品,都是DG的宝贝录音,好评不断,所以他俩也被自然而然地想到一起。

然后,阿格里奇又遇到了指挥家迪图瓦,他可是和帅字完全搭不上边,完全不如年轻时候的阿巴多,不过也许是有才华吧,加上言谈举止潇洒,阿格里奇1974年又嫁给了迪图瓦,迪图瓦和阿格里奇的合作也是经典。

阿格里奇,傅聪,迪图瓦加郑京和,这四个主角的关系可以写小说了,阿格里奇和迪图瓦结婚后,婚后似乎并不和美总是吵架,阿格里奇和傅聪关系暧昧,间接还是直接导致傅聪先生和老婆离婚,而离婚后的傅聪又喜欢上了小提琴家郑京和,而郑京和喜欢上的却又是迪图瓦(这家伙艳福不浅)而阿格里奇又有了新情人(科瓦塞维奇?),阿格里奇和迪图瓦有个女儿,是记者。

据索尼唱片公司的一份介绍资料透露,傅聪住在伦敦期间,认识了小提琴家梅纽因的长女弥拉,1960年两人结婚,生有一子,9年后,两人分手。1973年,傅聪与韩国驻摩洛哥大使的女儿玄禧晶结婚,三个月后又破裂。原因是玄禧晶无法忍受傅聪与女钢琴家阿格里奇之间的藕断丝连。 就在这时,韩国小提琴家郑京和的出现,又在他内心中激起了涟漪。但是郑京和却另有意中人,不愿接受傅聪的情感。

颇有戏剧性的是,1974年,阿格里奇与她的丈夫、指挥杜托瓦同赴东京巡演时,两人因故争吵,阿格里奇赌气飞回了瑞士。这时傅聪才发现,郑京和的意中人原来正是阿格里奇的丈夫杜托瓦,而阿格里奇也有了新的情人。

妻子与情人双双离他而去,音乐大师又陷入了感情危机的痛苦中。后来,在钢琴家鲁普的介绍下,傅聪结识了在香港长大的钢琴家卓一龙,两人结婚后,傅聪漂泊的“航船”,才停靠进了平静的港湾。现在,一家四口生活在伦敦,其乐融融。遗憾的是他的两个儿子尽管非常喜欢音乐,却没人愿意继承他的“衣钵”

阿格里奇第三任丈夫,钢琴家科瓦赛维奇,以前看到一个对他和阿格里奇的专访(当然是离婚之后的),感觉老科是个至诚君子,老实,阿格里奇很调皮,老是开他玩笑。这段婚姻也不长,有个女儿。

据传和大提琴家麦斯基也关系不一般,更有二人同居过的传闻,阿格里奇和麦斯基也合作录过好几张作品,两个人的关系也是被媒体传的扑朔迷离。不过从唱片封面两人的姿势神态上看,这绝不是空穴来风。

阿格里奇和克莱默合作过不少唱片,倒是没想到他们也是情人

阿格里奇健康状况 1990年被诊断黑色素瘤经治疗缓解,在1995年复发并转移至肺及淋巴,实施肺部部分切除,病情缓解,同时戒烟,但至2010年,阿格里奇仍然患癌。

有评论家说,很多人一生就在为成为艺术家而努力,而她却是在为毁掉自己的艺术天分而努力,所幸她没有成功。

奥利维耶在《童子与魔法》中写道:“有的艺术家竭尽全力来雕刻他们的塑像、准备他们墓碑上的碑文,玛塔·阿格里奇跟他们正好相反,直到最后一口气,她也只有一个信条:生活,自由自在地生活。”

而她正是在这一信条下,一直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甚至一度让她的恩师失望,好在上帝一直都眷顾于她,让她拥有拆解复杂音符的能力,所以她总是能在游荡几年后又回到音乐的世界中。所以,有人说她是钢琴女王,70多岁还活跃在舞台,她是“钢琴祭司”,可以与神秘世界的精灵对话,她也是“荡妇”与巫师,因为见过她的音乐家都会爱上她,也会成为她一生的朋友。

勤而行之传习社,预祝大家春节快乐

追寻失去的传统 回到初心的地方

当才华撑不起野心的时候,只能勤而行之。

勤而行之传习社致力于互联网+人文艺术的商业实践,智造人文品牌!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欢迎文创、艺术品行业的同道中人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qineed

长按图片识别关注[勤而行之传习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