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大妈:被集体主义毁掉的一代人

原标题:广场舞大妈:被集体主义毁掉的一代人

广场舞,不知其所起,中国大妈一往而情深。

作为中国社会发展的特有产物,广场舞一直是一把双刃剑,一边是老年人乐在其中,一边是小区四邻难得安宁。广场舞带来的双方对立,足以称之为当下中国进行的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广场舞的大肆兴起,是因为其没有任何限制,随便一块场地,只要有音乐有人物就有广场舞。在用地极其紧张的城市,很难有既方便运动又不干扰他人的场所,即便有老人们也不远走那么远,就近原则促使他们在小区空地上就能组织起一场广场舞。

广场舞大概缘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寂寞无处安放的他们,需要一个形式去释放。刚开始的广场舞应当算作是一个中产阶级的运动,因为中产阶级既有见识又敢作敢为。经过逐步的进化发展,现在已经没有成分区别,任何人都可能是广场舞的一份子。

广场舞的大兴也不过是最近几年的时间,这也主要归功于电子科技的发展——大功率音响的价格平民化——更加促进了广场舞运动的推广。于是,这几年与广场舞的斗争也进入白热化。

战役的双方一边是热衷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一边是上班族学生族,斗争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这边以最高的热情跳舞,那边以凉水泼之,并不时爆出有泼粪的行为。更高级的手段就是以暴制暴,以更高频率的现代化武器与广场舞音响对攻。

随着网络上关于居民与广场舞大妈的对峙讨论的增多,广场舞大妈这个名词逐渐被妖魔化。让人难以明白的是,平常慈祥可人的老年人,为什么一到广场舞的地盘上就能变得那么不可理喻?

难以置信的是,如今的老年人问题频发,倒地讹诈热心人、公交车上抢座、广场舞大声扰民,本应是年轻人学习榜样的他们,却成了中国特有的问题人群。每一代人的身上都不可避免的印上时代的烙印,要分析如今老年人的现状,必须与他们所经历的历史时代相结合。

如果从年龄上分析,如今活跃在广场舞上的老年人,大多数出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经过那个时代狂热的洗礼,使得他们更加容易陷入集体的狂欢。中国人向来喜欢扎堆,尤其是老年人。无论街头有什么事情发生,都会很快的聚集起人群,评头品足不亦乐乎。

上世纪,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动荡,任何中国人都变得战战兢兢。在提倡集体主义的中国,个人主义的意识被抹杀,每个人心中只有一种观念:跟着大部队走。比如中国式的过马路,明知道集体的路是错的,但依然走的坚决,因为有集体作保证,法不责众是很被中国人认同的。

如果要一个中国大妈在广场上翩翩起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但当出现几个组织者,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而此时的广场舞,不再是简单的休闲娱乐,变成了一种运动。当老年人聚集在一起时,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特殊的年代,哪怕是吵闹了居民也不需要个人去担责,集体给了他们力量。

除了那些在学术上、事业上颇有成就的人之外,你会发现中国的老年人经常陷入一种迷茫之中。当儿女都去上班之后,老年人都会变得无所事事,独处变得十分困难。于是大爷们聚堆打牌下象棋,大妈们组团跳广场舞。并不是对老年人的娱乐持有偏见,而是当一个人群在独处和群居时有如此之大的反差时,就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

热衷于广场舞的老年人,迷恋的不是广场也不是舞蹈,而是集体的狂欢。广场舞恰似一场变形了的运动,激起了老人们尘封已久的参与感,找寻年轻时候的激情。中国人有种不甘人后的想法,既不做第一个也不做最后一个,当有人搭台之后,参与集体就变得十分重要,因此广场舞的队伍就愈发壮大。

广场舞与居民之间的对峙关系在短时间内不会有所改变,首先因为有热衷集体运动的人群存在,其次我国大部分城市在建设中就没有考虑到群众健身的需要,广场太少大楼太多。

遗憾的是,无论目前的教育还是宣传,依然是强调集体的多提倡个人的少。个人意识依旧被抹杀在集体的洪流之中,因此,广场舞大妈的队伍后备力量依然可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