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启蒙,从他的小黄书开始

原标题:我的性启蒙,从他的小黄书开始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在硬糖君的性启蒙回忆里,一位是女神舒淇,另一位就是男神黄易。惊闻先生驾鹤西去,想到当年读的“黄文”全是盗版,不胜唏嘘。

后金庸武侠时代最重量级武侠作家,无疑是他。可大家谈起武侠,总爱将他一笔带过。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偷偷看得爽,不敢与人言。

90年代以来,黄生陆续推出独树一帜的新武侠小说《破碎虚空》、《覆雨翻云》、《寻秦记》、《大唐双龙传》以及《边荒传说》,立刻风靡港台两岸千百万读者,创下了出版史上的神话。

一时之间,黄易大量作品涌入大陆图书市场,其中当然有很多是盗版。彼时各地租书屋里盗印的黄易小册子几乎取代了金庸和琼瑶的地位。当时同学间流传一句“黄易黄易,黄得容易”,大家借来借去,硬糖君则专挑“发黄”的部分翻看“重点”。

写黄文的不正经,看黄文的最无情。拨一拨小算盘,查一查性启蒙的账单,多少人欠先生版税一块八毛钱。要说格局,金庸之后独扛大旗,非黄莫属;要说创新,左手科幻右手武侠,舍易其谁。

黄生驾鹤去边荒,何处覆雨翻云。易水寒兮踏虚空,谁任浪子寻秦?上一世,别认谁叫高祖。下一生,请再赐我黄文。

种马项少龙

曾有人形容黄易《寻秦记》的男主角项少龙,“就是一匹种马”。

他和书中几乎所有女人按出场顺序逐次发生关系。其中频繁出现的词汇“虎躯一震”,早已演变成如今网友的口头语。

罗森也写艳情,但黄易多部作品的描写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他的语言能力和幽默感也都相对逊色。在罗森和黄易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写越来越扩张的色情和情节。这也是大陆奇幻文学被部分保守批评者斥为垃圾,并迁怒于整个奇幻文类创作的根源。

先说大家最熟的《寻秦记》,初见项少龙与美蚕娘的一场激情戏,虽寥寥数语却风光旖旎。及至凄艳如李嫣嫣、哀婉如赵雅、惆怅如善柔、乃至屈辱如燕国美女殊儿、悲愤如赵妮、麻木如赵倩等,都各有特色,曲尽其妙。

更气人的是,曾经沧海的项太傅还是抵不住寡妇琴清的魅力,坐拥两位绝色。更发出“何处高楼无可醉,谁家红袖不相怜?”的豪言壮语。

到了《覆雨翻云》,黄生一发不可收拾。为了治疗男主绝症,强行发明一个接天之恋。接天楼上,小说发展到一段小高潮,将人世男女的爱恋推向了极致。这也为后来韩柏与秦仙子天人永隔后的“万欲俱灰”埋下伏笔。高潮之后,是贤者时间,这道理黄老师很早就教给我们了。

同样是脱衣服:金庸写,大家觉得点到即止。古龙写,大家觉得恰到好处。而黄易写,则免不了挂上淫的帽子。想来也是有一个循环歧视链在心底作祟。应该说,抛开小黄文,黄生的经典作品皆有可读之处。

仅仅是项少龙穿越回先秦,和吕不韦、嬴政、龙阳君等历史人物有机结合的情节就让人击节赞叹。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为了项少龙的脑洞,至今仍然让人“望洞莫及”。

除了盗版,当年一些杂书冒充黄易作品的事,也不可胜数。硬糖君曾经逛书摊,半摊都是黄易,其中一些欺世盗名,以次充好的“黄文”就靠着先生的名气蹭热度。如今回想起来,当年看的大半都是假冒。

直到2009年,黄易一次性将他的10部小说独家签给了上海英特颂公司,黄易作品在内地才终于从“地下”走到“地上”。

黄易的小说整体呈现这样一种情形:一方面,其华丽的想象和思想探索让阅读者不时领会到骀荡的精神情趣;另一方面,赤裸裸的商业写作法则,却限制了这种探索的范围,并使之最终服从于商业利益的要求。

亦真亦假小黄文,边看边撸高中生。说黄易是黄文大师,有污名化的嫌疑。要说他一点荤腥不沾,又难免不尽不实。

文坛大“懒汉”

黄易,本名黄祖强,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毕业,专攻中国传统绘画,曾获得“翁灵宇艺术奖”。毕业后出任香港艺术馆助理馆长。1989年辞职,隐居专心从事创作。(图6)

要说他勤快,《覆雨翻云》、《寻秦记》 都是近三百万字的超长篇,《大唐双龙传》更达到了千余万字。以单部小说论,中国现代以来恐怕没有一部小说的篇幅能与之相提并论。

他几乎以一人之力扭转了武侠小说文本的主流结构方式。在武侠小说兴起早期,重要的武侠小说都是长篇巨制。比如金庸的几部最有名的小说《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鹿鼎记》等都是数百万字的超长篇。

继金庸之后崛起的古龙、温瑞安等人,自觉在故事整体的驾驭能力上不能与金庸相比,便将主要精力投向了细节方面的改造。其中在后来影响较大的一点,就是将武侠小说文本的构造篇制小型化,主要是写短篇或中篇。

要说他懒,在于他对异世界的架构过于功利取巧。黄易的主角一梦醒来,就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但这个世界其实是有历史真实记录的某前朝。此后他就开始大肆开展情节,需要地理文化环境的时候只要翻翻历史记载或者更懒惰地臆测,就可敷衍过关。

第二世界在黄易和黄易的后继者手里,只是一个无限制展开情节的通行证,过了那个让读者接受的异常门槛之后,就随手扔掉了。他们一部分人是出于漱惰,无心构筑严谨的具有逻辑真实的第二世界,更多人是没有足够的学养和修为,无力构筑严谨可信的第二世界。

不过,如果跳脱出严肃的文学批评,黄易对“玄幻”文学的贡献可以说是开天辟地的。孔庆东在《通俗文学十五讲》中就曾提到,“黄易发明了一种玄幻小说”

在生命最浓烈处

有一种观点认为:黄易笔下的主角不过是在完成一个又一个的游戏关口与支线任务,他们江湖经验的积累,无非就是游戏中角色经验值的上升,最终达到升级的效果。

这么说未免失之武断。事实上,黄易武侠作品中的最高理想是“天道”,黄易群侠无不以通透“天道”为人生终极目的。

在黄易的书中,能悟道而去的不过浪翻云、令东来、传鹰等寥寥数人。不过黄易并没有写他们得道后如何,因为黄易认为那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黄易所看重的,是他们在得道前为之迷狂、九死未悔的挚着。

可以说,他们是在享受追求“天道”的过程。由此黄易提出他对生命的思考——生命是一个过程,其意义也在于过程。

以《大唐双龙传》为例,虽然是写隋末唐初风云际会的乱世争霸和群侠争锋,但立意不在争到了之后能如何,而在于争的那一刻的壮丽与豪迈。“这世上还有甚么比生命本身更动人的事,而生命之所以有意义,就是动人的历程与经验。成功失败并不重要,但其中奋斗的过程才是最迷人之处。”

除了“虎躯一震”,在黄易的小说中看到最多的一个句子就是“生命处于最浓烈的境界”。《寻秦》中与吕不韦斗法十载的项少龙,《覆雨翻云》里和庞班拦江一战的浪翻云,《大唐》中和塞外铁骑对峙的寇仲,他们无一例外地将生命燃烧到了“最浓烈的境界”。

明眼人都看得出,黄生最后想写一部把所有作品串起来,跟射雕一样组个完整的体系。或许是因为健康原因,拖拖拉拉一直未付梓。本来说天地明环十八卷结尾,刚宣布继续写就去世了。

曾有许多读者遗憾《大唐双龙传》的结尾过于仓促,寇仲转变得太快,不像他的性格。黄易受记者采访时却说:“不遗憾,一点也不遗憾,当时想到的就是这个结果”。

《破碎虚空》的结局也曾让硬糖君惊讶,以为主角天下无敌之后会像郭靖黄蓉一般保家卫国,没想到直接成仙而去,洒脱得很!黄生去了,在他生命的最浓烈处,如同他小说一以贯之的独特结局。

黄生驾鹤去边荒,何处覆雨翻云。易水寒兮踏虚空,谁任浪子寻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