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大师Gordon Hempton眼中的声景录制

原标题:录音大师Gordon Hempton眼中的声景录制

原文来自:Quiet Planet,原作者:Jerry Schroeder,编译:於菟

共计2903字,建议阅读时间7分钟

编者按:在此前的文章推送中,我们就声景的录制流程问题采访了来自西班牙的年轻声景艺术家Arturo Quesada,他十分慷慨地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并向我们推荐了在这方面颇有建树的声景大师Gordon Hempton。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一起走进大师的世界,进一步了解声景的录制。

作为一名声音生态学家,Gordon Hempton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一直致力于捕捉生活中自然场景的声音。截至目前,他已经完成了三次环球旅行,到访世界各地记录下了一些稀有的声景。无论是繁华喧闹的现代化大都市,亦或是遥远偏僻的静谧小村庄,Gordon在记录声景的过程中都曾在那儿留下了他的足迹。

Gordon Hempton

Gordon同时还是一位杰出的录音师,1992年他凭借为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制作的纪录片《消失的黎明大合唱》(Vanishing Dawn Chorus)一举斩获当年的艾美奖“杰出个人成就奖”。Gordon就职于The Sound Tracker公司,并于2009年出版了《一平方英寸的寂静》(One Square Inch of Silence)一书,在随书附赠的CD中,他分享了在华盛顿州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录制的濒危原始声景录音,获得了广泛好评。

相较于城市的喧嚣噪声,Gordon更加欣赏大自然的美妙音响——寂静,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棒的声音。他强调:“寂静并不是指某事物不存在,而是指万物都存在的情况。它就像时间一样,不受干扰地存在着,我们只要敞开胸怀就能感受得到。寂静就像炭火的余烬般能够传播,我们找得到它,而它也找得到我们。”Gordon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后代留下地球上这些稀有的声音。

你捕捉到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逼真,这些都是实景收录的吗?

Gordon:是的,我一直做的都是实地声景录音。在这个过程中,如何选择正确的地理位置和时间点是至关重要的。每次录声景前,我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搜索资料、查地图,筛选出最佳录音地点并制定周密的行程表,以获得最好的效果。一旦到达了指定位置,我会很快进入状态,紧接着一切就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我有点小疯狂,因此为了防止失去控制,我会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考虑在内,毕竟有备无患啊!

声景录制中的Gordon

现场实录声景时,你通常用到的设备包括哪些?

Gordon:我一般用的都是自己定制的麦克风,属于中高端产品,不仅底噪低、频率响应宽,而且坚固耐磨。但是在录制一些特殊的声景时也会用到较便宜的拾音麦克风,例如记录未知的火山岩蒸汽喷发的声景。我对设备的要求还有一点,就是能够在黑暗中和恶劣天气条件下使用。这样一来,即使在风雨天也能够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转,手指可以在便携背包内操作自如,而不必担心出现摩擦力不足导致旋钮操作产生滑动的状况。

便携式多轨录音机Zoom F8

除了定制的设备以外,我也购买DPA、Neumann、Sennheiser、Sound Devices、Gitzo和Domke公司的产品,最近又新入手了一些Rode的麦克风和Zoom公司旗下的多轨录音机。为了便于快速连接,我通常会用黑色胶带把线缆和设备接口进行标记配对,如此可以尽量避免在夜晚使用照明设备,从而减少对野生动物的惊吓,录制更为完整的声景。野外录制时往往空气湿度很大,为了避免电子设备受潮,我会在便携包内放置干燥剂,以保证湿度接近于零。

你在录制声景时使用的那个外形酷似人头的设备是什么呢?

Gordon:那个是我使用的仿真人头录音设备,它估计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吧!仿真人头录音(Dummy Head Recording),其实是一个相对比较冷门的录音类别。顾名思义,仿真人头录音其实就是在声音录制过程中采用了一个与真人头部一样大小,并携带麦克风的仿真人头去替代传统的多支麦克风进行声音拾取。

这个仿真人头的材质是高度模拟真实皮肤质感的,拥有和真人类似的耳道,而两只麦克风分别位于仿真人头的两侧鼓膜位置,所有的声音仅仅通过这两只麦克风进行拾取,不加入其他的合成。我所用的这个仿真人头的配套麦克风选用的是Neumann KU81。由于使用它拾取的声音不能做任何后期处理,必须直接录成最终的音频,因此对录制现场环境噪音的处理要求非常高,这也直接提高了仿真人头录音的成本。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尝试一下。

你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一旦完整捕捉到了想要的声景,接下来你会怎样将它处理并上传到音效库呢?

Gordon:我一般都是在比较原始的地方录制声景,例如热带雨林、沼泽地等。这些地方远离城市,噪音干扰的因素几乎可以不用考虑,因此我的音频后期编辑流程也就相对比较简单。

Gordon户外录制声景

我一般对拾取到的声音进行三步流程的处理,然后再将其上传到音效库。第一步是筛选,我需要逐一对素材进行整理,剔除含有噪声的片段再进行组接,毕竟拾音过程中人为因素造成的噪声不可避免,例如衣服与设备之间细微的摩擦声,这个过程耗时较短。第二步就是为编辑好的音频文件添加标签命名,针对具体的场景或者一些非同寻常的声音片段要做好标记工作,以便于日后查找或二次编辑。

工作中的Gordon

目前为止,我的声景数据库已经存储超过了7500条的独立声音,其中很多单个文件时长达2小时之久。这两步完成以后,我要做的就是最终的录入。这一过程至少需要有四个人把关,他们分别负责挑选候选素材并创建合适的循环点、监听并指出技术错误、素材内容细化甄别、监听并嵌入元数据。这个过程是最复杂的,也是最具挑战性的,耗时相对较长。

在你录制的所有声景中,大部分都有鸟鸣声,你最喜欢的鸟类声音是哪一种呢?

Gordon:毫不夸张地讲,一谈起这个话题我脑海中顿时就会浮现出至少十几种鸟鸣声。如果必须选择一种最喜欢的,那我应该会选白喉带鹀,它们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婉转迷人。除了这种鸟以外,西美草地鹨的叫声也很动听,很有音乐感,总是会让我联想到冬鹪鹩的美妙嗓音。每当听到古老的森林里回荡着温暖熟悉的旋律时,我就会想起这些歌声悠扬的鸟儿。

白喉带鹀(White-throated Sparrow)

录声景时你曾遇到的最困难的事是什么?

Gordon:最困难的事可能是遭遇危险,也可能是技术障碍或时间限制,甚至是肉体上的苦痛,这很难有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我曾经从鳄鱼旁边涉水而过,也曾在夜晚涨潮时一个人划着独木舟去海上录声景,结果一个海浪袭来我就落水了,幸运的是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失去了昂贵的设备并且病了好几个月。除了这些,我在工作期间还曾染上过热带疾病,但是必须咬牙坚持,因为一旦我忍不住疼痛而痛哭流泪,那么付出艰辛努力换来的成果顷刻间就会荡然无存,原本完美的声景录音就会彻底被毁掉。如果你一直都在努力尝试做到最好,那么每一次声景录制于你而言都是最困难的。

在你的声景录制计划清单上还有哪些地方是想去而未去的?

Gordon:我的计划清单上共列出了527个地方,其中的大部分录制点都已经留下了我的足迹。目前我想去的地方是委内瑞拉北部的山区,在那儿森林的深处有一些洞居的油鸱,我想实地探索并录制这些洞穴的声景,听一听这些鸟儿与它们的近亲美洲河乌的声音有什么不同。除此之外,(美国)大沙丘国家保护区、纳米比亚、蒙古等也都是我想去的地方。当然,还以那个一直吸引着我的摩洛哥南部地区,据说在那儿经常会遇见鸣沙。还有就是阿拉斯加州阿留申群岛中被称为“风的诞生地”的埃达克岛,我非常想去那儿记录下运动时速为50英里/小时的山雾的声音。

对于那些刚入行的声景录音师后辈,你有什么建议或寄语吗?

Gordon:我曾经也从事过录音方面的教育工作,接触了一些年轻的后辈,对他们有一定的了解。对于任何一个想要从事自然声音记录工作的录音师来说,不要等着有足够的资金购买高端设备后才开始做计划,要善于充分利用身边的一切可用工具,毕竟设备只是辅助手段,创造力才是关键,中低端的设备一样可以录出高品质的声景。

当然,如果你追求的是极致的品质,想要做到精益求精,那么你可以忽略我以上所说的话。专业完全是另一种层次,我强烈建议新人们要积极争取获得专业人士的指导,至少要进行为期一到两周的面对面教学,紧接着要在实践中提升自己的技能水平。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能吃苦耐劳,毕竟有时面临的录音环境是不可预知的。

了解更多关于Gordon Hempton的声景作品,请点击访问:http://www.soundtracker.com/

干货 ▲ |来自西班牙的声景艺术家(下)——声音编辑&命名方式

产品 ▲ | Zoom F-Control产品介绍

经验 ▲ | Walter Murch解密《现代启示录》中的声音设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