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学校酷似监狱,教育如何托起学生生命之重

原标题:学校酷似监狱,教育如何托起学生生命之重

河北省衡水市某中学的教学楼走廊全部用铁栅栏封闭、形同监狱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已久。尽管校方回应“是为学生的安全考虑”,但该校曾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发生两起学生跳楼自杀事件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联想和对其教育方式的质疑。

如果学生对待自己的生命就像往风中丢弃一张废纸,那么,其受到的教育完全应该引起一些深刻反思。

今年寒假过后,因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成绩突出而备受世界瞩目的上海市,接连发生三起初中生跳楼自杀事件,在自媒体当中引起一些议论。事实上,学生自杀的现象早已经引起社会关注和教育讨论,但“事件”仍按其“节奏”继续——

就在410日下午近7时,重庆一10岁男孩因父亲不准其看电视,纵身从20楼的家中跳下身亡……

为什么花季少年会这样决绝地抛弃生命?教育能否托起学生生命之重?如何才能及时向有轻生想法的孩子伸出援手?

1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2007年公布过一份《中学生自杀现象调查分析报告》,调查结果让人触目惊心:中学生每5人中就有一人曾经考虑过自杀,而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6.5%2012年,该课题组又公布过一次调查结果,相比之下,学生的自杀意念、自杀计划、自杀未遂等情况增长了几个百分点。

邝红军(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育学院讲师)

什么样的教育把孩子往死里赶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我会不会自杀?我还想,我的孩子将来会不会自杀?老实说,从小到大,从学生时代,到参加工作之后,再到结了婚成了家,不论压力多大,心里多累,至今为止,我既没有过自杀的念头,更没有自杀的计划和行动。

我热爱生活,珍惜生命,我想活得更久一些。我觉得我的生活很有意义,我的生命很有价值。在我心里,自然、社会和人生都很有意思。我认为自己自杀的可能性很小。然而,即便如此,我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一生。

至于我的两个孩子,她们会不会自杀?我无法确定,因为她们还小,大女儿才上小学一年级,小女儿才两岁多,她们还要经过包括求学、交友、工作、婚恋、家庭等等在内的许多事情,人生有许多的不确定性,人的心理和思想也有诸多变化。我会尽力为她们提供自由、安全、宽裕、尊重和爱的家庭及教育环境。但是,我也不能保证她们不会在哪个时间点上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一生。

在家庭、学校和社会这几个可能导致孩子自杀的因素方面,我最不放心的是当下的学校教育。著名学者资中筠女士说,中国的教育就是在不断摧毁人,中国的孩子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中国现在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传授的就是扼杀人的创造性和想象力的功利主义,教育没有别的目的,就只是奔着升学去。对当下教育的判断,尽管可能有人说她偏激,说她以偏概全,但我认为她的观点非常深刻。

有资料显示,广东省疾控中心曾对广州市10所小学的全体五、六年级小学生共3045人进行问卷调查,发现其中有3.4%的小学生制订过自杀计划,1.3%的学生有过自杀行为。

有研究者对2013年全年媒体上关于中小学生自杀的报道进行统计,总共搜集了79例。通过分析发现,从小学六年级开始,自杀率开始攀升,初中最高,高中次之,在中小学阶段男生自杀现象较为突出,比例高于女生。

关于自杀问题,心理学、社会学和教育学等学科都有许多研究。怎么解释上述关于中小学生自杀的数据和现象呢?为什么到了小学高年级,学生自杀的倾向明显加重了?为什么初中生自杀率最高?为什么中小学阶段男生自杀的比例高于女生?这些数据和现象不难解释。在我看来,相比幼儿园以游戏和活动课程为主,从小学开始,到初中和高中,家长、老师及学校都在“把孩子往死里赶”,女生比男生更容易适应这种“压迫”。

我大女儿才上小学一年级,每天上学放学要背的书包已接近5公斤重,为了不让重压影响孩子身体,只好由大人代劳背书包,有些孩子用上了带滚轮和拉杆的书包。自从上了小学,孩子每天都有无穷无尽的作业,天天过“刷题”的生活,不仅在学校是这样,在家里也是如此。家长们每天都必须“跟进”“督促”,因为稍有放松或疏忽,孩子就会“掉队”,就会被批评。

除了学校繁重的功课,很多孩子还在校外参加英语、数学、语言、钢琴、美术、乒乓球等培训班,有些孩子甚至星期六和星期天也被这些培训课程排得满满的,根本没有时间玩乐、休息和放松。

到了中学又如何呢?《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把著名的衡水中学称作“超级高考工厂”,在衡水中学的作息时间表上,你看不到哪怕一分钟,是留给学生自由支配的。

江苏省一所著名初中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对学校取得的成绩非常得意。他很自豪地说,他的办法就是动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与方法,逼使学生“就范”,而且发扬“三不”(不放弃,不抛弃,不遗弃)精神,在课堂上“盯住他,缠住他,粘住他”。他认为教师必须采取非常之举,在课堂上要“矫枉过正”“榨尽最后一滴血”。这种所谓的“成功之道”其实就是“把学生往死里赶”。

现在学校的应试教育系统就像赶鸭子:如果你不把孩子“往死里赶”,你家孩子可能连蚯蚓都吃不上,更别说有鱼吃了。这样一来,种种让人心痛的事大家也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其实,在学业和人生的早期,不要赶那么紧、那么快,让鸭子保持自己的节奏和步伐,循序渐进,到了学业及人生的中期、后期,那些所谓的“笨鸭”都能飞起来。

2

提起心理问题,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小孩子能有什么心事?”“他们有什么可抑郁的?”“说自杀都是吓唬大人的”……实际上,孩子的“心事”,可以远超我们的想象。

凌馨(《中国教育报》记者)

心理异常不是脆弱

没完成作业自杀,求爱不成自杀,无法毕业自杀,带弟妹太累自杀……寒假过后的一个月,似乎又出现了一个学生自杀的高峰。有人批评学业压力太大,有人嫌校规太苛,有人道父母要求太严,也有人依然在说,“这点小事就要自杀,现在的孩子也太脆弱了吧!”

自杀等于脆弱,这是老调了。同样的老调还有“有胆子自杀为什么没胆子活下去”,“这都要自杀那我不是死了100次了”……最戳心的莫过于,“这么一个人让她死掉么好了”,别惊讶,这后一句话,就是16岁的初中生阿慧跳江后,她父亲说出的第一句话。

嘲讽自杀者脆弱的看客甚至亲人们,为什么没有想想,你们看来的那点“小事”,何以竟会逼得人家自杀?也许这只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棵稻草,也许这是向你们发出的求救信号,是提醒我们关注自杀者心理健康的最后一次机会。

《广州日报》曾披露一则案例:一名四年级小学生,在学校经常与同学打架,某次被老师批评后,先后采用上吊、跳楼等手段自杀。被其母带往精神心理科就诊,方知患有抑郁症。早在他6岁时,父亲突然离世,家人争产反目,他就变得郁郁寡欢,经常睡眠不好。可惜他的变化没有家人注意,从而更觉孤单烦躁,渐生厌世情绪,并在6年后出现了自杀行为。

世界卫生组织20172月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3亿人患有抑郁症,其中三大高发人群之一就是年轻人。2006年,中国儿童中心发布的一项数据曾指出:中国17岁以下的少儿群体中,各类学习、情绪及行为障碍者有3000万。

遗憾的是,这样的数据似乎未能让人正视少儿心理问题。当成人因抑郁症自杀的现象渐为舆论“接受”的时候,人们还是没有意识到:没有任何年龄层的人,能对心理疾病免疫。更重要的一点是,当心理问题发展为心理疾病后,不是依靠所谓“坚强”就能对抗的。

以自杀率在15%25%的抑郁症为例,它的诊断手段除了众所周知的抑郁自评量表,还包括5-羟色胺(5-HT)降低、去甲肾上腺素(NE)降低、内乙酰胆碱能神经元过度活动等生化指标,以及神经内分泌功能失调等生理反应。重度抑郁的患者,没有药物介入,单纯依靠心理治疗,几乎是不可能治愈的。抑郁症不是短时间内出现的情绪低落,它是一种“病”。

同样的,焦虑症、躁郁症等,也都是“病”——如同人们开始正视的自闭症、被用滥了的“多动症”一样——都是疾病。只不过心理疾病的主要症状,是心理状态的变化,包括情绪低落、意志行为降低等,同时还会出现思维迟缓、精神减退和睡眠异常。

心理疾病带来的变化,可能会让患者变得更加敏感,也就是常人以为的“脆弱”。当我们对他们身处的心理困境不屑一顾,当我们刻意忽视疾病的存在,当我们指责孩子意志薄弱,甚至当我们好心地以所谓“激将法”劝导他们重新振作的时候,都可能将他们推向深渊。

学生家长乃至教师,对青少年心理异常特别是心理疾病,恰恰可以说是束手无策,甚至一无所知。的确,心理疾病的成因和治疗手段,就连医学界都仍在探索之中。将心理异常等同于“精神病”的羞耻感,也让许多家长拒绝承认孩子患病,剥夺了他们的就医机会。各大中小学从教师中培养的心理老师,其专业性亦远不足以承担一个人的生死。

但是,我们至少还能做两件事。第一,承认心理问题和行为异常在少年儿童中普遍存在;承认心理疾病是一种病,而且是一种较为常见的疾病,它需要正规医疗手段介入。第二,留意孩子的情绪变化和异常行为。除了明显的情绪低落、自伤自残,还有食欲减退、体重减轻以及睡眠障碍或嗜睡等现象,这些都是他们向外界发出的呼救信号。及时发现这些信号,就有机会在学生滑向重度心理疾病的深渊之前,出手救助。

3

如果你觉得被阴暗的情绪压倒了,不必只靠自己的力量处理,那些爱你的人真的想帮你,他们不会觉得有负担。父母还要充当孩子的兄弟姐妹——蹲下身来,和他平视,让他有话喜欢同你讲。这样的话,你的孩子就不会“被绝望横扫,认为只有结束自己的生命才能结束痛苦”。

郁土(《新读写》编辑)

致想过轻生的同学及天下父母

致同学

我知道,你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难处才萌生轻生想法的。比如失恋、父母闹离婚、学业压力大、没有朋友、长得太丑等。这其中的任何一种,都够人受的。可是不是遇到这种情况,就非得轻生呢?是否还有其他路可走?

在你做出决定之前,我想介绍你认识一个人——澳大利亚的力克·胡哲,看你遇到的困难与他相比如何?

胡哲非但没有轻生,反而勇敢地活了下来,且活得还不错。他踢足球、溜滑板、打高尔夫、潜水、拍电影、写书,创设“没有四肢的人生”非盈利性组织,以“激励他人”为生命目标,在5大洲25个国家举办150多场演讲……用他的话说就是“我那好得不像话的生命体验”。在你将轻生念头付诸实施以前,我建议你先花点时间读读他的《人生不设限》。

你失恋了,几乎没有任何征兆,热恋中的情人就离你而去。你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觉得活着没意思。你想过没有,你才十七八岁,生命之路还很长,失去这个情人,今后你一定还会拥有其他朋友的,优秀的男孩(或女孩)有的是。胡哲说:“只要拒绝放弃,就会有超乎想象的美好在前方等着你。”你想一想,是不是这个理?

沪上某优质中学一高三男生从七楼纵身跃下,却因为树枝、草地的缓冲,得以保住性命,但受了重伤。他成绩很好,学习压力并不大,家庭条件也不错。老师不解,询问躺在病床上的他到底为何?他告诉老师,其实也没有重要原因,就是觉得活着没意思,一冲动就跳了下来,在空中时他就后悔了。

所有萌生轻生念头的同学,你可要想仔细了,一旦你将那个可怕念头付诸实施,可没有后悔药好吃!

至于那些因长得丑、成绩不好、父母打架、家庭条件不好而萌生此念头的同学,请你扪心自问,你是长得不算漂亮,可和胡哲相比,不是四肢健全吗?成绩不好,难道比生来就没有胳膊与腿还难以克服吗?至于父母整天打架,对你有很大的影响,但你是你,你不能用轻生来惩罚他们。美国的宗教领袖之一、演说家诺曼·文生·皮尔说过:“要成为‘可能主义者’。无论你的人生看起来多黑暗,请拉高你的视野,看看有什么可能性。你总是会看到可能性,因为它们一直都在。”请反复咀嚼这句话吧。

胡哲是名虔诚的基督徒。他坚信“我是上帝的特制品,用以显明他的作为”,此信仰支持他坚强地活了下来。但对于同学们,我想说:你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定是有目的的,不可能完全偶然,你轻易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否太过轻率了?

胡哲建议:如果你觉得被阴暗的情绪压倒了,不必只靠自己的力量处理,那些爱你的人真的想帮你,他们不会觉得有负担。如果你没有办法向那些熟人倾吐,就去找学校、社区里的专业咨询人员。当你想到轻生时,请先读读胡哲的《人生不设限》吧。

致父母

我想先问父母们一个问题:你了解自己的孩子吗?做父亲的是否认为,只要多挣钱,为孩子创造良好的学习条件就足够了?做母亲的是否认为每天让孩子吃饱喝好穿暖就行了?要知道,你的孩子不是机器,合上电闸就能运转,加满油就能行走,他是有血有肉的人,他有情感,会难过,能感受到压力,且当负面情绪累积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把他给压垮。

所以,仅仅多挣钱、让孩子吃好穿暖是远远不够的。你要和孩子交朋友,倾听他的心声,从最细微的苗头中发现大问题。假如你从来没这么做,就需要立即去做!

现在的孩子多是独生子女,不像从前,一家有好几个孩子,假如其中一个在外面受到别人欺侮,或者遇到不顺心的事,回到家里,首先就会向自己的兄弟姐妹讲,而很少会向父母去诉说。现在,一个家庭就一个孩子,他在外面被人欺负,或者“失恋”了,回到家,就只能闷在心中。要知道,负面情绪会飞速发酵的,当它膨胀到一定程度,他那颗小小的心灵就有失控的危险,而表面上一切风平浪静。所以,你们除了是父母,还要充当孩子的兄弟姐妹——蹲下身来,和他平视,让他有话喜欢同你讲。这样的话,你的孩子就不会“被绝望横扫,认为只有结束自己的生命才能结束痛苦”(胡哲语)。

胡哲认为,有些孩子之所以想过轻生,是因为他们失去了爱自己的能力。所以,你们一定要引导孩子去爱自己,“爱上不完美的自己”,引导他找到自己生活的目的,而非硬逼着他去实现你当年没有实现的人生目标。

另外,现在的孩子个性比较鲜明,对于一些事情的想法可能十分另类。一些想法,你可能不赞成,但你要采取包容的态度,而不能急着去否定他。“父母和已成年的儿女常常必须求同存异,相互谅解彼此对歧见的处理方式,然后继续往前走”(胡哲语)。

最后,胡哲还有一个经验之谈,那就是“与其执着于内在的痛苦,不如走出去,想办法减轻别人的痛苦,把注意力放在需要帮助的人身上”。当然,这也需要你们的帮助与引导。

总之,我希望,你们能和自己的孩子,共同阅读胡哲的《人生不设限》一书。

原载:《教育时报》

觉得不错,请点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