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协和人的故事 阅尽沧桑都是爱的方圻教授

原标题:协和人的故事 阅尽沧桑都是爱的方圻教授

2017年是北京协和医学院建校100周年,北京尤迈医学诊所整理出“协和人的故事”,以此表达对协和前辈的敬意。

【协和人的故事】阅尽沧桑都是爱的方圻教授

方圻教授简介

方圻,北京协和医院内科学教授,男,1920年2月15日出生于安徽省定远县。1938年起先后就读于北平燕京大学、北平协和医学院、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成都华西大学医学院,1946年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1946-1948年在天津中央医院内科工作。1948后在北京协和医院内科工作,历任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教授、内科教授;1956-1978年任北京协和医院内科副主任;1978-1985年任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内科主任,曾任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内科学会主任委员及《中华心血管病杂志》主编等职务。是我国最早的博士生导师之一。

挽救生命于一线

方圻祖籍安徽定远,1920年出生在北京。因为弟弟身患血友病,“他从一岁起就时常全身出血,我们一家老小爱莫能助,唯一盼的就是医生赶过来。”这种痛苦与盼望,让方圻立志长大要学医。

18岁那年,方圻考入了燕京大学医预系,和后来的医学名家吴蔚然、张金哲等人同班学习。之后又就读于北平协和医学院、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成都华西大学医学院,1946年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到天津中央医院工作,1948年开始任职于北京协和医院,曾任北京协和医院内科主任、副院长、名誉院长等职,在心血管内科方面有极高的造诣。

在方圻的从医经历中,挽救病人生命于一线之间的事例太多太多。

1984年,北京协和医院原副院长艾刚阳心脏病发作,突然昏倒。方圻迅速赶到现场投入抢救: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按摩、强心药物心内注射……50分钟过去了,血压仍为零。方圻果断采取心脏电击除颤等一系列积极、稳妥的救治措施。昏迷了60个小时的艾刚阳,奇迹般地苏醒了。

1993年8月,人民日报社一位副总编突发心脏剧痛,被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三度房室传导阻滞、阵发性窦性停搏和心功能不全,生命危在旦夕。吸氧、镇痛、消炎、扩张冠脉、应用尿激酶溶栓、安装临时心脏起搏器……4天后,患者恢复了正常心率。刚松一口气,险情又出现了!患者夜间呼吸突然停止,原本平稳的心率霎时消失。方圻火速诊断,制订了人工心外按摩、气管插管、麻醉机给氧的急救方案,终使这位心跳、呼吸停止10分钟的高龄患者苏醒过来。目睹的人无不捏一把汗,感叹方圻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谈起方老,当今心血管内科方面的名医无不竖起大拇指表示敬佩。有的医生更以“他是我的老师”,“他是我老师的老师”而自豪。这些治病救人的成功病例本可当成炫耀的资本,但方老把这些看得很淡。他一直认为这就是他的工作,他的责任。他觉得对他个人的肯定并不重要,整个医术的传承和提高、为更多患者带来福音才是最重要的。

中南海的保健医

1956年,意气风发、年仅36岁的方圻接受了一项光荣的任务:为国家领导人做医疗保健。从那以后,他陆续参加了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医疗保健工作。作为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组副组长,他多次获得中央颁发的特殊贡献奖,并多次代表中方医生到友好国家执行医疗保健任务。他五下南洋,参加印尼苏加诺总统的会诊;七去日内瓦,参加国际医学会议;老挝富马亲王、越南胡志明主席等病情告急时,他都代表中国做出了积极贡献,传递了问候和友谊。

在为领导人治病的经历中,最让方圻怀念的还是在周总理身边的日子。1973年,周总理患膀胱癌住进了305医院,方圻来到总理的身边,这一陪伴就是两年,直到周总理与世长辞。

在总理生病的这段时间里,方圻没日没夜地守在他的身边。总理带病批示文件,他心疼不已;总理中断治疗去接见外宾,他紧张地捏一把汗。为了挽救总理的生命,他几乎忘记了医院外的一切,观察总理的病情变化。他紧盯着心电监护仪,生怕有半点差池;反复斟酌治疗方案,只想总理能少受点罪;夜里总理的一句梦话,他都能惊醒;他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守护着总理。

周总理逝世后,邓颖超把总理生前使用的一座金黄色外罩的电子石英钟,赠给方圻作纪念。这个小座钟原来一直被总理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生病后又被带到病榻旁。邓大姐把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总理珍爱之物送给方圻,这里面蕴含着多么深刻的含义啊!

今天,当年总理留下的这个小座钟依然摆放在方老家的客厅,这是方家的传家宝。方老要求,“待自己和老伴不在了,它就由三个女儿轮流保管使用。若它老化不能用了,就把它调到总理与世长辞的时刻——上午9时57分,要让方家的子孙永远学习周总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

爱病人的好大夫

如果你认为方老医术高、名气大,只给知名人士看病,那就错了。在他的眼里,任何病人都是平等的。当穿着白大褂的方老在门诊坐诊或穿梭于病房时,他都会给病人带来最细致的考虑和最大的尊重,无论病人是什么身份。

对待病人的态度和感情,方老也经历了几个变化。

在协和医院教导他40年的张孝骞先生告诉他:“凡事要亲临病人,诊断要如履薄冰。”刚做住院医生时,导师总是要提醒他:“亲自看过病人没有?对病人的病史了解清楚没有?”

后来,一件小事引起了方圻的思考。总是面对熟悉的病情,一位同事显得有点垂头丧气,认为没有遇到挑战,没有学到东西。这个想法让方圻开始审视自己:“医生和病人,究竟是谁为谁服务?是我为病人服务,不管是什么病都全心全意去治;还是病人为我服务,我能从他身上学到东西就情绪高涨,学不到就漠不关心?”

躬身自省,方圻觉得自己以前的认识只是停留在医生的本分上,主要是出于对病人的同情和怜悯,有拯救别人、居高临下的潜意识,还谈不上热爱病人。在这样的心态下,医生对病人自然就会有亲疏冷热之别。遇到一位知名人士,看病的时候就显得有精神、有热情,遇到穿着朴素的百姓就会缺少热情。知识分子谈吐不俗,能把病情述说清楚,就会多问几句。带有浓重乡音的外地老农,医生容易不耐烦而打断病人说话。那时候,方圻每天工作过后,总要问自己,“今天有没有注意态度,有没有做得不够的地方。”通过这样的反省审视,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开始爱病人了。”

1967年,医生护士纷纷撇下病房去“闹革命”,已升任副教授11年的方圻急了,主动要求管病房。一天,方圻接诊了一位患风湿性心脏病的初中女生,病情非常危急。刚刚安顿下来,呼啦啦挤进来一帮“红小将”。为了病人的安全,方圻顶住“小将们”的压力,硬是把他们劝走了。三天三夜,方圻没有离开过病房。实在睁不开眼了,就在隔壁值班室的地上铺张毯子和衣躺一会儿。夜里女孩的母亲一喊,他爬起来就去病房。后来,女孩康复了,捧着一大堆毛主席像章蹦蹦跳跳地来看“救命恩人”。“我现在还保留着这些毛主席像章呢,这种感情是金钱换不来的。”方老说。

一个败血症患者进院了,高烧40摄氏度,病情十分危重。给病人注射了大量青霉素和链霉素,无效。方圻决定使用十分紧缺的抗生素,做最后的努力。但是,这种抗生素极为昂贵,医院里没有,市面上也没有。他打电话、骑自行车,找遍了北京几十家医药公司和药房,终于找到了,挽救了这条生命。那一天,他连续忙碌了16个小时,太累了,夜也深了,在地下室过道的垫子上睡着了。可躺下不到3小时,在朦胧中似乎听到有人小声说:“方大夫太累了,怎么办?”他一骨碌爬了起来,边揉眼睛边问:“什么事?”原来,刚送来一个13岁的患风湿性心脏病的小女孩,心力衰竭,快不行了,家里人都给她准备后事了。但父母仍抱着一线希望,把孩子送来,求方大夫救救这孩子。方圻立即随着护士赶到急救病房。一连3天3宿,没有离开孩子,终于挽救了这个花季少女的生命。

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了,坐诊一天的方老很累了,这时候又进来一位身穿羊皮袄的老牧民。方圻微笑着示意牧民坐下,然后不紧不慢地询问他的病情。老牧民絮叨着说:这病有年头了,过去看不起病,一直拖着;后来在草原上瞧了大夫,但不见好;听说北京的大夫高明,就买了票,住了旅馆,花了不少钱,来北京真是不容易……方老微笑着耐心听完牧民的念叨,把双手搓热给他摸脉听诊,又请他躺到诊床上细诊。这时候早已过了下班时间,方圻给老牧民开处方,每个字都写得端端正正。“请下星期再来。”他又开了张预约单给老人家。看过多少医生的老牧民一下子感动了,摇着医生的手久久不放:“您真是个好大夫!”

白求恩式的好医生

方圻从没倚仗着自己的身份追求名和利,他活得坦然,活得实诚。

1983年,上级决定“一刀切”:年岁过了线的人不再担任医院的主要领导。协和医院的老院长毅然告退,推荐方圻接任。方圻却说自己已经63岁了,推让一位较年轻的教授接任。跟着,他又辞去副院长一职,只当个内科主任。1985年1月,“一刀切”的做法向下延伸,方圻又愉快地辞掉内科主任一职,只当个专职教授。他说:“人生如流水,后浪推前浪。这是一切事物正常发展的客观法则。我虽然不再担任任何行政领导职务,但只要组织和同志们需要我出力的地方,我一定尽力去做……”

方老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家人要求严格,他没有因为自己的便利条件为孩子谋出路,相反他把本该属于陪伴家人的时间用在了工作和病人身上。二女儿在北京医学院学习5年,成绩良好,毕业后被分到一家区级医院工作。方圻的一位瑞士朋友、血液病学专家米歇尔教授夫妇友好地建议方圻将二女儿送到日内瓦去学习,“一切费用由我们承担,孩子学成就回来为自己的祖国服务。”方圻委婉地辞谢了朋友的好意。亲戚朋友找他看病,但医疗关系不在协和,想寻个后门,方老没开这个口子,他让亲戚朋友晚上或星期天下午到自己家里来,他牺牲休息时间来照顾人之常情。

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方圻赢得了同事的称赞、病人的信赖、社会的认可和国家的褒奖。一位同事说:“我与方大夫共事28年,去年才分开。他比我年长,学术上也高一个层次,但长期相处,都一直十分亲切。他的威信高,靠的是学术和为人。”一位病人说:“凡是经方大夫治疗过的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会说他好。他是人们值得信赖的、可以交付生命的人。”

1987年,方圻当选中共十三大代表。1993年,方圻被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评为“协和名医”。协和医院这样评价他:“严谨、求精、勤奋、奉献的协和精神在老一辈协和人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关心病人,同情病人,急病人之所急,想病人之所想,终于成了一代医学大家。他的一言一行深深打动着协和的每一位医生。”1994年,方圻被授予我国医疗卫生工作者最高荣誉“白求恩奖章”。

这些认可和褒奖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方圻并不看重。他看重的是病人愿意把生命托付给他,他看重的是周总理的那句话——“方圻是模范共产党员”。

(说明:文字根据网络内容整理汇编,部分图片转自网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