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8000万却不被主流文化所接受,MC天佑的喊麦到底是哪群人的狂欢?

原标题:年入8000万却不被主流文化所接受,MC天佑的喊麦到底是哪群人的狂欢?

文 | 大条

“你不认可喊麦,至少不要歧视。大家都有自己的娱乐方式。我见过我们屯里有耕地的,耕累了站在那旮旯,对着太阳唱个二人转,没见过谁会唱首《我的太阳》;吃完饭老百姓都是遛个弯扭扭秧歌,没见过谁跳芭蕾。我就是地里长出来的李二狗,长不到瓷砖里,只是我能听到底层人的真实呐喊,替他们唱出来。”

当大家都知道“一人我饮酒醉”这句网络流行语出自喊麦歌曲《一人我饮酒醉》时,它已经火遍了 YY、快手等直播平台,各大视频网站上随便一搜也有几十个版本,除了音乐APP的各大榜单外,它迅速地登上了KTV新歌榜、热搜榜,甚至连央视才子撒贝宁都在节目中唱。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两眼 是独相随/我只求他日能双归/娇女 我轻扶琴/燕嬉 我紫竹林/我痴情红颜/我心甘情愿/我千里把君寻……”

曲调单一,简单粗暴,是大多主播喊麦作品的共性。《一人我饮酒醉》虽在2015年就诞生了,但它真正走俏,是在被号称YY第一金牌主播的MC天佑翻唱后。这种喊麦作品就像曾经的网络歌曲通过盗版CD在大街小巷病毒式流传于底层群体中一样,几乎横扫二三四线城市。

很多对直播平台并不熟悉的人,也是通过这首歌知道了MC天佑。《一人我饮酒醉的》的MV中,他穿着T恤在一个直播间喊麦,这也是他现实中的谋生工作。在近两年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兴起后,想要分一杯羹的人不计其数,1991年出生在辽宁锦州的东北小伙子李天佑,也是其中一个。

不过他是比较幸运的那一个。被粉丝称李二狗的李天佑还没做直播时,在学校当过混混、后来高职辍学后各种营生都干过,卖过炸串,卖过二手车、开过台球厅、做过收银员,中间女朋友还跟开宝马的跑了。

2010年,他还是一个四处走穴,靠在三四线小城镇街头跳街舞赚钱的失意青年,每场演出只有50块的酬劳,那个时候,他为了生存连八块腹肌都跳了出来。不过七年时间,现在他自己成立传媒公司,稳坐YY的金牌主播之位,微博粉丝四百多万,贴吧关注人数32万,李天佑一举成为网红中的战斗机。

全程不露脸都能有50万人在线观看,随便一个直播和视频都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万的播放量。去年7月,MC天佑以高达2500万的价格签约代言某品牌,远超papi酱,成为了当下网红界广告收入第一人,而在综艺节目中,他自爆税后年收入高达八千万。

这个唱《一人我饮酒醉》、《女人们听好了》的草根网红,在互联网直播的风口顺势而上,创造了年收入千万的互联网主播现象级奇迹。他开始上综艺节目,给《天天向上》当开场嘉宾,从《演说家》混迹到《吐槽大会》,《GQ》、《中国青年》、《南方周末》等一系列权威媒体更是相继对他进行访谈,试图挖掘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故事。

但成名之路绝非坦途,成为媒体口中的“喊麦之王”后,并非标准大好青年的草根MC天佑在网络上遭到了喊麦低俗、没文化、言语轻狂、非主流、直男癌等各种吐槽和攻击。虽然这个身后站着庞大“佑家军”的东北男孩,一次一次在访谈中说,有大雅就有大俗,他只想认真做好一件事,但仍没法改变成名路的毁誉参半,以及世人的偏见。

视MC天佑为偶像的“佑家军”,是一个“存在即合理”的社会群体

知乎有网友曾问:“就想知道一个卖炸串的、没文化的人怎么能火成这样?”有人解答:主持人汪涵从来不问英雄出处,喊麦就是一种民俗文化。

那么多人在直播喊麦的浑水中厮杀,脱颖而出有多难可想而知,用MC天佑自己的话说,自己是一个底层的不能再底层的人。一个从底层爬上来的人,先不说他有没有大智慧,能成为YY的金牌主播,除了运营之道,他肯定懂得粉丝群体所需要的精神粮食是什么。

炸过鸡排,被城管追得四处逃窜。卖过二手车,女友跟开宝马的男人离开了,这些被人看来无比Loser的经历,后来都成了他在直播间引起强烈共鸣的谈资。

在直播平台上,想要杀出重围,砸钱是首要的。而MC天佑身后就有一群无比忠诚的“佑家军”。喊着“小伙你长得很优秀,但我男神是李天佑”口号的“佑家军”,就是MC天佑背后的坚强后盾。

根据腾讯时尚的调查,只有28%的直播用户来自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18.8%来自于东部沿海地区,53.2%来自中西部地区与东北三省。也就是说,MC天佑等一些金牌主播的粉丝们,基本都来自二三四线城市。

喊麦的麦手大多是草根,也是直播镜头前的中坚力量,而反观麦手的粉丝群体,也大都属于草根群体或者边缘草根群体。如同A站B站是二次元动漫天地,知乎是精英群体聚集地、豆瓣是文艺青年的圣地一样,直播平台也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定位。这种十年前生根于北方三四线城镇的奇特音乐风格,在精英群体和文艺青年眼里也许是垃圾,却是许多人平淡生活里的唯一乐趣。

兄弟、女人、屌丝日常、底层艰辛等,是喊麦经常涉及的主题,也许身居一二线城市的白领精英们难以欣赏,但正是这些三俗的东西,在喊麦主播的粉丝群体中引起了巨大的共鸣。MC天佑在纪录片中谈道,他之所以拥有大量粉丝,是因为他自身“底层”的生活经历赋予了他讲故事的素材,他接地气的讲述和表达赢得了粉丝的“感同身受”。

文艺青年们喜欢写《乖,摸摸头》的大冰, 因为在大冰的笔下和他的生活中,文艺青年是可以朝九晚五,也可以浪迹天涯的,这对文艺青年来说就是理想国度。但现实却是很多文艺青年连小资群体都算不上,只能朝九晚五,更别提浪迹天涯。

这和MC的粉丝喜欢MC天佑是一个道。MC天佑作为一个从混迹底层的人,他本应该过着卖炸鸡、乡村走穴的生活,但他却借着互联网直播狂潮的风口逆袭了,即便身上仍有着明显的阶层烙印,但他确实成功了,成功模式不可复制,但MC天佑的经历成了许多粉丝心中的英雄梦想,他本人也成了英雄。

鹿晗百度贴吧的吧主曾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是理想中的一个人,偶像恰恰填补了这个模糊的人影,让影子变得真实,于是我们就向着这个人影奔跑。”

MC天佑的粉丝中,有一位在四川卖茶叶的冒儿说过,“天佑就是个平民百姓,走到今天太不容易。记得他刚到YY时还非常腼腆,每天早早洗干净收来的车,再去二手市场,回家就直播,九点下了直播还去酒吧打碟挣钱。天佑拿到了2014年MC年度奖后,别的主播都休息了,他大年夜都在直播,陪着那些外地打工没能回家的兄弟过年。我从来不觉得他多帅,就是他身上有那种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他是千万个佑家军梦想的缩影。”

而同样是“佑家军”的成员豪豪,是河南郑州一家餐厅的服务员。他说“最喜欢天佑逮谁灭谁的劲儿”。每个月两千多元的工资,豪豪会拿出五百给天佑刷礼物,“老大照顾我们太辛苦了,必须支持他。他在主播圈子里有面子了,我们做粉丝的就都有面子。”

还有粉丝曾说:“每当有人讽刺你攻击你妒忌你,我总是疯狂反击,李天佑你不能倒下,我是你从聊聊带到YY的三千铁骑之一,我会一直支持你,陪你走到最后。”

一线城市中的人,文化水平高,娱乐消遣方式也相对较多,而生活在二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农村的人,大多就没那么幸运了。低沉苦闷的生活中,需要一个发泄渠道,需要信仰。而直播间和MC天佑,就成了他们的娱乐途径和信仰。一方面,粉丝觉得自己和天佑可以感同身受,无限共鸣;另一方面,他们把自己的英雄梦想转嫁到了天佑的身上。

所以被外界看来是不入流的“低俗喊麦”,在MC天佑和“佑家军”的眼里,是至高无上的。

去年直播炸裂式发展时,很多业内人士并不看好,认为其无聊、肤浅、不过是互联网发展中的又一次泡沫。但在资本的风向标下,各大直播平台做的风生水起,主播们也如雨后春笋接连扎根直播平台,目前仍没衰落的迹象。

在这种情况下草根逆袭的MC天佑,并不是偶然成功,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存在即合理,虽饱受争议,但喊麦有其诞生的社会土壤和社会圈子,MC天佑也确实倚仗着自己那套被底层社会接纳追捧的行事风格成功了。

从直播到频现主流舞台,MC天佑想做的不过是好好活着

“喊麦,就是放一个自己喜欢的伴奏,然后跟着自己的鼓点,不需要像写歌那么多的深情大义,但是可以表达出一些自己顺口的东西。” MC天佑在2014年江西卫视某档综艺节目上这样解释。

尽管主流文化是在近两年才通过网络直播了解到喊麦,但早在2000年前后,喊麦就已经在北方三四线城市和农村的迪厅夜店流行起来了,在十几年的发展中,喊麦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体系,节奏感强烈,吐字速度如快板,词句押韵,是喊麦作品的显著特征。

现在直播平台中比较火的喊麦实际上只是喊麦体系中的一条分支,被称为MC。MC一词源于欧美嘻哈音乐中对说唱歌手的称呼,意为microphone controller,麦克风掌控者,MC天佑的名字也源于此。

MC天佑始终坚持“有大雅就有大俗”的观点,他认为自己就属于俗的。在他眼中,俗代表着接地气,代表真实,而这份真实,在大众流行文化中是没有的。“我见过我们屯里有耕地的,耕累了站在那旮旯,对着太阳唱个二人转,没见过谁会唱首《我的太阳》,在苞米地里唱《我的太阳》你答应不?你答应,苞米不答应。”

虽然成了底层人的狂欢,但在主流文化的阵营中,他的喊麦还是不被接受的,甚至有人断言,MC天佑的走红完全就是文化的集体堕落。

在大多数不听Hiphop音乐的人眼里喊麦算是说唱的一种,但真正的音乐人却并不待见喊麦。大量夹杂着江山、红颜、帝王、征讨、权谋这些网络小说词汇的喊麦作品,在很多人眼中就是三俗,难入主流音乐之列。

GQ杂志记者去年采访MC天佑时,曾联系过四位乐评人对喊麦发表看法,但遭到了一致拒绝。其中一位情绪激动地挂了电话:“对不起,我是一个正经严肃的乐评人,请尊重我的职业,谢谢。”

金星在去年一期《金星秀》上就曾针对《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等作品吐槽喊麦“没有技术含量”、“俗”,而对于喊麦主播一夜动辄可赚几十万的现象,她感叹道观众实在闲得不行。

为此天佑在直播间手撕金星,但最后还是在微博发表了道歉:“人不分三六九等,职业不分高低贵贱。每一种表演形式,都是特定的时代产物,虽然出身卑微,我们会更加努力。”

在去年太合音乐推出“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拿出2000万元重奖原创音乐新作的活动中,MC天佑的作品就被拒之门外,因为比赛文规定不接受喊麦作品。 太合官方回应称,这是因为“喊麦作品多使用经变速、变调的非原创伴奏,在原创性上存在瑕疵。同时喊麦作品在节奏上的单一性,使其距离大众音乐作品的审美也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说了这么多,还是看不起喊麦呗?”天佑在微博回应,“我最新的那首《你没那么爱我》,是原创,不偷不抢,也这么多兄弟喜欢,所以你说我们审美水平低?算了,不跟这些人扯犊子了,你们高端。”

但在业界,也不乏一些对MC天佑持肯定声音的媒体人, 音乐人梁欢就是其中之一,他曾担任过喊麦歌手的制作人,在他看来,“喊麦就是中国的黑人音乐”。他认为喊麦成就了MC天佑,MC天佑也把喊麦文化推向了大众。

成名路毁誉参半,似乎并没有影响到MC天佑,他还是一如往常微博发发自拍与江湖段子,工作中忙着和大鹏为电影录主题曲《一人饮酒醉》,忙着为周冬雨的新片《指甲刀人魔》演唱喊麦主题曲《咔嚓指甲刀》,忙着代言创梦天地旗下手游《五行天手游》,并为其录制主题曲和MV。

不被主流接纳,他照样活得风生水起。去年开始,从《天天向上》开场嘉宾到深圳卫视跨年晚会,从《演说家》到《吐槽大会》,以及网络电影中,都出现了他的身影,操着一口浓浓的东北腔,掩不住身上的社会气息,也挡不住他的有趣。

“我也不喜欢哗众取宠,可我又得学着这个,不就是网络上的小丑,每天逗人乐。我有时也没有那么快乐。直播有时没有状态,就会打自己嘴巴子,让自己亢奋起来。要不然直播死气沉沉,本来他们是能抱着乐呵乐呵的心态来的,我却耷拉个脸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不快乐带给他们。”这是MC天佑刚做直播的时候说的一句话。

他是个聪明人,敬业的同时,也知道长远考虑。在他看来,平台是死的,人是活的,他要尝试多渠道发展自己,谁也不能保证某个平台会一直火下去,直播毕竟是有局限性的,如果有一天直播平台不行了,自己也就跟着不行了,那个时候,他就不再是那个万人呼应的“喊麦之王”了。

所以他利用自己的IP热度,参加综艺、演电影、接代言,混脸熟,往圈子深处发展。同时冲着他的名气,为了收视率与点击率,媒体也需要他,互利共赢,至于低不低俗,还有谁管呢?

就如他的经纪人王拓所言,网络上基本都知道MC天佑了,他已经到这个层面的天花板了,不可能再高了,所以接下来他需要线下的活动,包括电视节目、视频网站、明星互动,来增加曝光率。

在掌控了互联网话语权的白领精英看来,MC天佑的喊麦是一种粗俗又滑稽的表演,是一群没文化的底层群众在审丑,根本称不上是文化,而MC天佑的走红,顶多也就是一场华丽的屌丝逆袭。对他的评价没有宽容度,也没有丝毫同情分。

“很多人看不起我,看不惯我。线上线下都有。他们会觉得,你凭啥能起来?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崽子,盲流,就是一个弟弟,弟中弟,低俗的人,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做好自己。”

太多人研究他的成名之路也太多人嘲笑他的成名之路。有人说他就是一个屌丝,有人说他不过是借着资本的风,做了一枚资本的棋子,在知乎上关于他的评论,大多也以不屑为准则。

在毁誉参半的路上他或许孤独,但可能并不在乎太多的声音。因为他在采访中说过自己没有梦想,只想多挣点钱,好好活着。

“我就是最普通的底层孩子,有一天再回到一无所有,想想本身也就是个卖炸串的,不怕从头再来。”

本文首发:镜像娱乐

(微信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