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改呼唤训练改革

原标题:中国军改呼唤训练改革

美军第二次训练改革——“大国打小仗”

9.11事件以后,美军开始了第二次训练转型,第一次是在越战之后。美军第二次训练转型的主要特点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大国打小仗”。

“小仗”是相对于冷战期间预计在欧洲与前苏联打得那种“打仗”而言的,“小仗”规模随小,但是一样是实现国家战略目标的一种战争样式,甚至是一场战斗就决定了胜负。

美军第二次训练转型的三个转变:

1、在制定计划时从以预先周密计划为主,转为以随时灵活计划为主;

2、在兵力运用中从运用按级编组的固定庞大的军种建制部队,转为运用在尽可能低的层次上联合编组的小而分散的联军、联合部队和常备联合特遣部队;

3、在兵力动员上从依靠预备役部队的战略预备功能,转为依靠预备役部队的随时可部署功能。

这三个转变中,第一和第二点对作战部队的训练影响最大,第一点加大了指挥员的指挥难度和深度,指挥的着眼点更高,要求指挥员更多的去考虑“战斗的战略作用”。第二点则限制了指挥员用兵的规模,强调指挥员要更多的去发挥联合作战的威力,而不是动不动就是“大兵压境”。

中国军改呼唤训练改革,一带一路战略更迫切需要这种改革

相信很多人对陆军的朱日和系列军演记忆尤深,但是随着中国军队改革的深入,朱日和的军演如果永远甩不掉“陆军”两个字的话,那这个系列军演对于中国军队改革的意义就永远没有人们期待的那样大,可能更多的是对媒体有用。

中国军队训练改革的目标也许可以这样解读:从“快速到达位于边境的战区”变成了“快速到达境外作战区域,并且快速形成战斗力”。

在这样的目标下,远程战略投送能力、更精更小的联合作战编组、更高效的联合作战指挥成为了三个关键能力。

远程战略投送能力可以随着装备的改善而得到改善,联合作战编组也随着陆军合成营为代表的“新编制、新体制”而逐渐成型,但是更难的是“高效的联合作战指挥”。

境外作战的联合指挥,不单单是军队的事,还涉及外交和其他国家职能,而现在中国军队恰恰在这方面缺少必要的机制和体制,并不是中国军队不想去加强和补齐这些东西,但是现在整个国家的相关机制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缺失,就连外交部都只是一个“执行”机构,无权决策,军队又怎么能想有更大的最为呢?

训练改革,不仅仅是训练部队战斗的能力,而是训练军队的能力,训练军队在新的环境和新的作战背景下“打赢”的能力,美国人总说“我们赢得了每一次战斗,但是我们却输了战争”,而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在境外作战的背景下,也同样要面临这种困境,甚至可能连战斗都打不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