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 “预备学校”将美国教育改革推向风口浪尖

原标题:案例 | “预备学校”将美国教育改革推向风口浪尖

在布鲁克林的职业技术学院高中预备学校(Pathways in Technology Early College High School,简称P-TECH),学生毕业时可以获得高中毕业证和一个副学士学位。P-TECH项目的主要创始人Rashid Davis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学位认证。

“我会说——这是教育革命的开始,”上周在一个庆祝会上Davis这样告诉即将毕业的高中生。

这34名毕业生是布鲁克林P-TECH项目的第一批学生,他们的毕业预示着美国教育的改革:高中生毕业时可以零成本获得一个副学士学位。

在这场名为“预备学校”或者“双入学”的教育改革中,建于2011年的P-TECH高中,因为与信息科技巨头IBM公司的合作,一直处于教育改革的风头浪尖。

同时,纽约教育部、纽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和纽约科技大学(New York C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也参与了这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学生毕业时会得到这些学校授予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电力机械工程学位。

P-TECH高中有一项大胆的实践:学生入学时不需要通过学业成绩选拔。顺利完成该项目的学生应聘IBM公司职位时会得到优先考虑,虽然目前还无法保证,但这无疑是P-TECH的主要卖点。

据了解,从入学到毕业,P-TECH会给学生配对IBM公司的员工作为导师,并且提供在该公司实习的机会。

布鲁克林的P-TECH项目促成了美国不少类似学校的建立——从芝加哥到诺沃克——这些学校试图投资建立K12公共教育系统、高等教育和商业公司的三方伙伴关系。

最近,德克萨斯州把科技预备项目替换为计划九月实行的P-TECH项目。据IBM公司称,到2017-2018学年,美国和其他国家的P-TECH学校将达到80所。其中,澳大利亚有7所,摩洛哥今年秋天将开设两所。

虽然目前公众对布鲁克林的P-TECH项目的承诺关注颇高,但随着学生完成了九年级到十四年级整整六年的学习,人们的注意力逐渐聚焦到这一项目的执行情况上,具体来说,是指学生获得副学士学位与IBM公司职位的比例,而后者或许更关键。

虽然P-TECH项目得到了教育专家的称赞,但这些称赞往往也伴随着警示。

Andrew R. Hanson是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教育和就业中心的高级分析师,他认为P-TECH项目当然有效。但是他也指出,因为社区大学的毕业率“一直不高”,“这种项目的完成率普遍过低”。

布鲁克林P-TECH项目的完成人数一直上下浮动,但据说完成率比美国社区大学12%的毕业率高出两到三倍。

在接受Diverse访谈时,Davis表示,“2011年第一批项目的91名学生中,没有一个人退学,36%或39%的学生已经获得了副学士学位,另外,有15名学生有望在八月完成项目。还有5名学生仍在努力完成高中学业。”

今年春季,共有54名学生从布鲁克林P-TECH高中毕业,他们都获得了计算机信息系统或电力机械工程方向的副学士学位。现在他们有的已经开始在IBM公司工作,有的在攻读本科学位。

根据IBM的数据,25名学生正在攻读全日制本科学位,大约15名学生春季正在申请四年制大学。但Diverse对于IBM的最新数据仍有一个悬而未决的疑问。

Davis说,“顺利获得两年制副学位的学生中,80%都选择继续攻读四年制本科,”而纽约市的平均比例在55%左右。

乔治敦大学的Handson认为,“布鲁克林P-TECH项目读本科的学生比例如此之高,这是P-TECH模式有效的最好证明。”在Davis看来,布鲁克林P-TECH项目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采用了全年教学的模式。

P-TECH项目成立地点

因为P-TECH与大学存在着某种“联系”,学生暑假期间也可以学习大学的课程。因此,P-TECH不需要处理暑假的问题。

Davis还补充说,当注意到少数种族的学生获得STEM学科学位的比例多么低时,布鲁克林P-TECH的数据就更值得关注。

“学生在传统的学习模式中度过了六年的高中生活,由此我们会得到一个计算机科学学位的总体完成率,”Davis表示,“有的学校超过70%的学生都是黑人男学生,我们在讨论STEM学科学位总体的完成率,却不采取措施解决公平问题。我们自己就已经划分了阶层。”

此外,从P-TECH高中毕业的学生中,究竟有多少能保障IBM公司的工作,他们又从事什么类型的工作,这些问题同样受人关注。

Mary Alice McCarthy是New America教育与技能中心的主任,她认为需要了解IBM公司会为P-TECH项目毕业生提供什么类型的工作,付多少薪酬。“我觉得IBM公司可能会为毕业生保留一些工作岗位,因为他们知道不能向家长和学生过分吹捧该项目,而不去落实。”

目前为止,布鲁克林P-TECH项目的学生只有10个人获得了IBM公司的工作机会。

Stanley S. Litow曾担任IBM基金会主席,也是P-TECH项目的联合创始人。他认为P-TECH“代表了美国职业教育的最新发展。”

“不论学生家庭的收入与社会阶层怎样,培养他们在大学获得成功的技能,从而进入新领阶层,这是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最重要的事,”Litow如是说。

20岁的Radcliffe Saddler是布鲁克林P-TECH项目的毕业生之一。他现在担任IBM公司的助理设计师。

“有几个人18岁时——我那时是十七八岁——就能在财富五百强公司工作,接触到你平时见不到的成功人士?”Saddler在解释自己为什么选择IBM公司的时候如是说。他经过了四年时间的学习,2015年从布鲁克林P-TECH毕业之后,获得了计算机科技与计算机系统副学士学位,同年他去了IBM公司工作。

Saddler来自牙买加金士顿,目前在纽约州立大学柏鲁克分校(Baruch College)攻读公共政策专业的本科学位。他很感激IBM公司的学费资助计划,通过该计划他才可以付清学费攻读本科。

当被问到如何向考虑参加P-TECH项目的八年级学生说明,学校和IBM公司的工作长远看来是有益的时候,Saddler表示,“我首先会对大家说,每个人能对成功的定义都不一样。”

“对我来说当然是值得的。从小我的家庭都入不敷出,现在过上了中产阶级的生活,所以我认为P-TECH是有益的,”Saddler说道。

另外两个在IBM公司工作的校友提到,他们曾各自担任P-TECH联络员和大学实习项目协调人。

乔治敦大学的Hanson认为,“我一定会支持这个项目,保证一份工作就不错了,更不要说是一份好工作。”

“但如果IBM公司将毕业生直接安排到P-TECH项目中,就是出于扩大自己团队的目的,”Hanson接着说。“P-TECH项目效果怎样,还需要更深入的调查。”

当然Hanson并非在批评P-TECH模式,他还称之为“伟大的实验”。“未来,我们将能够利用该模式来学习、成长、设计项目。”

作为P-TECH 的创始人,Davis也认识到需要更多数据,才能检验P-TECH模式是否有效。

“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直到P-TECH项目的所有学生都能完成高中及大学,我才会由衷的感到高兴,”Davis这样说。

(文章编译自Diverse Education,首发决胜互联网+,转载请注明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