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淡如菊》:学世俗人情 过“体面人生”(图)

原标题:《人淡如菊》:学世俗人情 过“体面人生”(图)

封面

基本信息

书名:人淡如菊

作者:亦舒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7月

定价:38.00

ISBN:9787540481209

作者简介

亦舒,职业小说家,华语世界独具影响力作家。她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传达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不论男女,都因为她而不断改变、与时俱进。

亦舒自称“说故事的人”,出道以来笔耕不辍,至今已出版作品300余部。代表作包括《玫瑰的故事》《喜宝》《圆舞》《我的前半生》《朝花夕拾》《天若有情》等。其中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

亦舒在作品中娓娓道来,女生要自重自爱然后爱人。“无论怎么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她教会我们看清生活的真相,然后勇敢前行。“风景这么好,我们的生命还有很长一截,路的确是弯曲一点,但有什么关系?我们最终会到达罗马。”

内容简介

亦舒是华语世界独具影响力作家,与倪匡、金庸并称“香港文坛三大奇迹”,至今已出版300余部作品。她擅长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开启了现代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半个世纪以来的城市女性。她倡导人生是一场体面,要以自爱自立为本。读亦舒,活得通透,想得明白。

“他爱他的家庭,因为他是男人,他爱我,也因为他是一个男人。如果我得到他,这世界上我什么也不要了。”

在英国留学的乔景仰英籍中年教授纳梵的学识和人品,深深地爱上了他。毕业后,乔回到香港。由于思念日甚,乔无心工作,重返英国,与纳梵展开了不伦恋情。两人在万般禁忌中,浪漫又放肆地相爱。然而,当纳梵放弃家庭,真正与乔生活在一起,乔却对这种“普通的生活”隐隐感觉失落。与此同时,来自社会与家庭的巨大压力也让纳梵不堪重负。面临纳梵前妻的威胁,在乔的母亲非常看好、一直默默为乔付出的优秀青年陈家明的劝说下,乔看到了这段禁忌之恋的不堪,趁机“逃”回香港,与陈家明结婚。曾经轰轰烈烈的爱情,黯然失色。

一切事情过去了,回头看,就不算一回事。当然也包括爱情。

在线试读

走到马路上,人潮涌动,我皱着眉头,拉了拉大衣,真是冷啊,地上的雪被踏碎了,天上的雪却又在飘下来,白的,细小的,寂寞的。

这样我真想回家。

我擦着路人的肩膀,向停车场走过去,就在停车场门口,我看见了他。

他叫我的。“乔。”他叫我。

我转头,那种情景,非常像“……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只好微笑。

“纳梵先生。”我称呼他。

他走上来,“好吗?”他问。

这城到底不比伦敦,是小地方,到处撞到人的。我不是不想见他。只是见了又怎么样?我只好笑。

“圣诞了。”他说。

我点点头。

“赶着回去?”他说。

“不赶。”我说,“有喝咖啡的时间。”

他笑,“要不要去喝咖啡?”

“不妨你?”我问。

“没有,乔,来,我们去邮局旁边的咖啡店。”他说。

我与他高高兴兴地又从停车场走出来,信不信由你,这时候的雪地变得这么美。

他说:“今年第一场雪。”

我们走到咖啡店,他买了滚烫的咖啡,递给我。我去接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他抬头看我,不响,我也不响,小咖啡店挤满了人,烟雾人气,我跟着他挤着坐下,我慢慢啜着咖啡,眼睛看着别处。店里热,我没有脱大衣,只脱了一只手套。背上渐渐有汗。

他问:“还住原来的地方?”

“工作理想吗?”

“多日不见你了。”

他也喝着咖啡。

我缓缓地转过头去,发觉他两鬓稍微有点白了。他转过头来,也向我笑了笑。

我清了清喉咙。我觉得我该说话了。

“纳梵先生!”

“什么,乔?”他看着我。

“你是我老师。”我说。

“很久之前的事了,乔。”他笑。那种“长者”式的笑。

“但是你还是我老师。”我说。

“又怎么样呢?”

我鼻尖冒着汗,手心冒着汗,我说:“不要笑我。我……爱你很久了,纳梵先生。”

他一怔,杯子很轻微地震了一下。

我说:“我不是开玩笑,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此而已。”

他不响。

我放下咖啡杯,叹一口气,就往门口走,我轻轻推开人群,挤到门口,推开玻璃门,走到街上去。我低下头。告诉他也好,他必然害怕,以后也不敢再见我——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也是见不到。

我匆匆向停车场走去,路上还是人山人海。我在停车场二楼找到了车子,用锁匙开了车门,还没坐进去,就有一只手搭上来,我吓一跳,猛地回头看,站在我身后的却是纳梵先生,高高稳重,微微弯着身子,在暗暗的灯光下我看了他的眼睛,眼睛里有这么多的温柔了解。

我忽然怔怔地落下泪来。

他是几时跟着来的,我竟一点不知道。

我看着他,他一点也没有生气——为什么他没有生气?

他看着我,默默地掏出手绢,替我抹了眼泪。

眼泪流进我嘴巴里,咸的,我怔怔地站着,哭了又哭。没有法子停止,心里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所有的积郁不如意,全部从眼泪里淌走了。

他轻轻地把我的头按在他胸前,我两只手臂自然地抱住了他的腰,他很温暖,那几秒钟像永恒一样。

然后我松了手,我打开车子的门,走进车子里,我开动了车子。车子像箭一般滑出去。

我没有开回家,把车子驶到公路上去了,在郊外兜了近两个钟头,也没有关上车窗,冷风一直刮进来,吹得手指僵硬,耳朵鼻子都发痛了,我停了车,叹口气,头枕在驾驶盘上。

明天还是要起床的,我想。

回去吧。

我缓缓地把车子开回去,在门口就听见电话铃响,我停了车子,开了门,奔进去拿起话筒。

“乔?”

“是,”我说,“纳梵先生?”喘着气。

“是,”他说,“你去了什么地方?你叫我担心了。”

我不响。

他也不响,隔了很久,他说:“我来看你。”

现在?我想问。

“现在来。”他说着挂断了电话。

我怔住了,我关上了大门,脱了大衣,大衣上染满了刚才酒吧里的烟味,我在黑暗里走上楼梯,在黑暗里躺到床上去,点了一支烟抽。应该睡觉的,这么疲倦。应该向纳梵先生道歉的,他实在太担心了,应该……

我原则上不是一个好人。

幸亏不是在学校里,在学校就不好意思了,第二天还要见面的,现在就没关系。现在想起来,刚才的勇气真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

我自床上坐起来,按熄了烟,门铃响了。

我下楼开门,在路灯下站着纳梵先生。

我低着眼说:“我没有事,你放心。”

他进来,我接过他的外套与帽子,挂好了。

我没有勇气看他。

他到厨房去,做了茶。

我坐着,呆呆地看着地板,我真有说不出的疲倦,也许真应该回家了。

“你吃了饭没有?”他温和地问。

“那不重要。”我说。

他拉开了冰箱,冰箱里是空的,他只好又关上冰箱。

“一点吃的都没有。”他说。

我歉意地摆摆手。

他把一杯热茶递在我手中,他碰到了我的手,我才发觉我的手原来是这么冷,我把它们藏在腋下。他坐在我对面,喝着茶。厨房里只有一盏小小的灯,暗暗的,地板上拖着两个人的影子,我在等他开口教训我。

每个人都当我孺子可教,教我过马路教我过日子教我穿衣服,他一向尊重我,我倒要听听他教我什么。

他放下茶杯。

他说:“乔——我老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