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称“法国人源于湖南”:从不追求同行认知

原标题:大学教授称“法国人源于湖南”:从不追求同行认知

“西方人起源于中国,法国高卢人源于古代株洲炎陵”,一则在网络流传的有关人类文明起源的消息再次引人注目。

这结论来自湖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杜钢建。今年61岁的他在学院网站上头衔颇多:当代中国著名法学家、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湖南大学法学院原院长。事实上,上述言论仅仅是杜钢建近年来发表的成果之一。

如今,杜钢建已经有了离开湖南大学,去其他地方继续研究文明起源的意向。在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对其长达4小时的采访中,他两次接到广州某大学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电话,对方希望其发送完整简历。

“那边钱多。” 6月19日,北京时间“暴风眼”询问其为何有辞职想法,杜钢建不假思索回答。一会儿后,他补充道:“湖南的14个市州我都走遍了,去广东是为了更好地研究人类文明起源,深圳10万年前就有人生存了,你想想有多少东西可以研究。”他还表示,自己对东南亚国家比较熟悉,今后计划研究东南亚人类文明起源。

从2012年起,杜钢建陆续发表“湖南人是日、韩人祖先”“湖南人是德国人祖先”“西王母的故乡在大湘西”“古埃及的宗教是佛教,源于上古湖湘地区”等言论。

再次被舆论关注,杜钢建并不意外:“我研究的是人类文明起源的问题,现在西方人寻根意识强烈,假如哪天外国总统来湖南寻根,那我又会再次被关注。”

他表示,研究文明起源是对法学专业的辅助,在解答历史之谜,之所以研究这个领域,是因为传统文化被歪曲太多,“要破除人类文明‘西方中心论’‘北方中心论’,应当回归真相,回归传统文化”。

“历史是个严肃的话题,要有依据,需要大量的精力去研究考古。”同时他也表示,自己从来不看专业期刊,学问是为自己做的,“能不能发表不重要”。

他认为,自己的观点要在10年后才能慢慢让人接受,“别人认识不到你认识到了,是因为你有福报”。

2009年下半年,经导师引荐,杜钢建进入湖南大学工作,第二年出任法学院院长,“当时我没想要来,但是老师带我在岳麓书院逛了一圈,好像我前世就是这里的人”。

2015年,杜钢建卸下院长职务。他说,任上行政琐事多,耽误时间,影响研究工作,“不做院长一年多,才有精力写书”。他写成了一本书,《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刚刚把书稿交到中南大学出版社手里。

助手枕戈找人设计了两套样书封面,一本标着“中南大学出版社”,另一本标着“人民出版社”。助手坦承,并没有找人民出版社出书的计划。

杜钢建的《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刚交到出版社,并没有由中南大学出版社或者人民出版社出版。图/肖鹏

对话杜钢建

谈观念与舆情

“炎帝的大臣奉命丈量地球”“现在西方人普遍都认识自己不是根源于西方”

北京时间:这两天,“西方人起源于中国,法国高卢人源于古代株洲茶陵地区”等观点的关注度比较高。

杜钢建:这个情况我了解,主要有一些微博,还有一些大的媒体。这只是其中的一小段,茶陵的历史实际是神农炎帝的历史,是最重要的。炎帝后裔大量是白人,炎帝的大臣白父(音)和赤姬(音),他们奉炎帝之命丈量地球,所以大量到了西方。在炎帝时期,整个世界都是华夏的。

北京时间:有网友对你的评价是“语出惊人”,甚至嘲讽或谩骂。

杜钢建:正常。20多年前,我倡导大陆新儒家,被嘲讽谩骂,甚至说你意识形态上有问题。谩骂的人,都是不求甚解的人,没有知识欲望的人。

我认为我们的社会现在还是比较浮躁。譬如西方学界就鼓励我,美国那个教授,他网上看到了,就给我一个“congratulation”,恭喜你在这个领域获得新的进展。虽然他可能不赞成你,没关系,你再研究嘛。每个人都是这样去研究的话,真相一定会大白的。

北京时间:上述观点在2015年11月就有发表,如今再次被舆论关注,有没有感到意外?

杜钢建:(被)重新关注,一点不感到意外。譬如我们讲德意志人追溯到湖南,这些话题当时热了一阵。德国领导人来了,或者德国的专家来寻根了,那又会热的。

现在西方人普遍都认识自己不是根源于西方。西方不断有人过来寻根,不断会热,一点不感到奇怪。

北京时间:“法国高卢人源于古代株洲茶陵地区炎帝参卢的后裔”,这个观点是怎么发现的?

杜钢建:我发现高卢人一系列的风俗、习惯,与炎帝后裔当中的高洛氏(音)为主的部落十分相似,甚至相同。他们的墓葬、政治制度、宗教、祭祀的方式、场所等,大量的都是中国古代文化的延续,往上追溯,就追溯到炎帝,但并不是说他是从湖南走到了欧洲。

文明源头是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先是到中国的北方,然后到西北,然后有一些形成了游牧部落,有的甚至直接到欧洲,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日耳曼人最早就是从那个半岛上被尧帝的儿子丹朱的后代赶下来的。

北京时间:有观点提到,神农炎帝本身就是一个神话故事。

杜钢建:所谓神话的或真实的人物,都是这一百多年以来,甚至1949年以来逐渐形成的,源头在民国时期。西方考古学传入中国以后,中国学界就说,考古没发现的就都是神话传说。这和西方考古学完全不一样。

西方考古学在没有发现前,不敢说这就是假的,不存在的,不真实的。中国人敢这样说,敢否定自己的祖先。有大量的神农、黄帝的史料、历史上的记载。到了民国时期,就有学者否定自己祖先,要么是伪书,要么是神话。

其实呢,神农炎帝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朝代,而且不只是一个人。刚才你说是一个人,这是民国以后形成的一个错误认识。

北京时间:我们注意到你对人类文明起源也提出了其他观点,如“湖南是中华文明中心,湖南人是德国、日本、韩国人祖先”、“道县人类牙齿化石佐证古代天下以中国为中心”、“上古的法治文明中心在湖南”等等,这些观点,考古界、人类学界的朋友怎么看?

杜钢建:“湖南中心论”是枕戈提出来的,我用是的“大湘西”,枕戈把它改成了“湖南”,他认为更有宣传效果。我也赞成枕戈的说法,因为大湘西的面积太大,真正要颠覆“北方中心论”的话,用的“湖南”也很明确,也可以。

(考古界、人类学界)不一定都赞成,“白人的祖先来自中国”,他们对白人没研究,不好说。但你要如果讲高庙文化,他都赞成。华夏文明源于南方,不源于北方,应该总体来说是赞成的。

北京时间:都有依据吗?你长期定居湖南,是不是在有意迎合?

杜钢建:我这个人做学问,一辈子不迎合任何政府领导,从来都是在引导政府,走在前面的。我提出的很多观点,5年以后3年以后(政府)接受了,最难的问题也不超过10年。

网上有人说,杜钢建拿着政府的经费在做研究。(实际上)我一分钱都不去申请。做学者嘛,独立研究嘛。

现在网上有人说,杜钢建,你们湖南人自吹自擂,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不是湖南人。我只是实事求是,还原这个真相。至于大家现在不接受,这是我预料中的,10年以内,可能慢慢就有很多观点接受,有一些观念可能要10年以后,甚至还要几代人。

杜钢建向记者展示《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图/肖鹏

谈治学方法

到湘西找黄帝修炼的山洞,从不追求同行认知

北京时间:你从何时开始关注人类文明源头等话题?最初开始研究是因为什么?

杜钢建:我是1979年人民大学第一届研究生,大致从那时起就关注人类文明源头。我还没毕业就要去教书,自己要教书,所以要读书,老师传下来的观点有问题,同辈当中很多观点有问题,学生辈当中也有大量的问题,“西方中心论”,怀疑古人,思想史、文化史,都是古代一片黑暗,讲到中国都是封建的,愚昧的,专制的,没有亮点。中国古代史变成了农民起义史,其实,中国古代史,大多数是民主与法治的历史。你想想周朝,周朝有八百年历史,如果都像周幽王周厉王那样的暴君的话,他能延续八百年吗?

北京时间:为何会对人类文明源头研究有兴趣?

杜钢建:凡是史学家,都不断地把历史不同的线索联系起来,解答历史之谜。你读书越多,越能发现历史之谜很多是有谜底的。谜底都在你的研究线索当中,你把它联系上了,你就能找到谜底,他这个源头一步一步是怎么来的。

北京时间:这几年来,你关于人类文明起源的研究,省市政府、学校、学院,提供了什么帮助?

杜钢建:这个方面的课题研究一分钱没有。我做这个研究要申请,人家不会主动拿一个课题给你。我这个人的特点,凡是课题,基本上不主动申请,被迫也有,但是不多,所以我拿的国家社科的课题不多。我刚才谈到湖南,政府、大学,大家都对我有帮助,至少大家没有坚决反对。

北京时间:你的结论通常是怎么形成的?一般通过什么方式进行研究?

杜钢建:我把大量的书摊开,比如说床上、地上,找线索,因为书籍太多,一旦发现哪个线索,就要赶快去找。知识点太多,不同的作者,不同的朝代,所以得出一个结论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个问题放在脑子里,很困惑,也很为难。忽然夜里醒来想想这个问题,发现这两个线索有关系,赶快起来查,一查,一对,就会发现点什么。

还有一种研究方法,一定要去跑,去看。比如说,现在几乎都不相信有龙。我现在给一个全国各地的干部班讲课,几乎一谈龙,一谈凤都说是虚构。所以要去找啊。

过去湖南只重视炎帝文化不重视黄帝文化,那我就要跑去找黄帝住的地方,比如说去岳阳神鼎山。黄帝一生在山洞里修炼,那我就要找到那个山洞,去湘西大山洞里,张家界去找。

北京时间:这些年你都去了哪些地方?

杜钢建:湖南的十四个地市差不多都去了。其他的省份也去得多,甘肃、陕西。比如说其实伏羲已经有五万年的历史了,在甘肃,我们要研究他的源头,在外面怎么走动。整个中国几乎没有没去过的省份。

北京时间:你的人类文明起源研究相关文章一般在哪些平台发表?为什么不发表在考古学、人类学的专业期刊上?

杜钢建:这些文章,来湖南以后,在大同思想网(编者注:一家以个人名义开办的学术类网站)发表,以前在北京工作二十多年,在各处发表。

我的成果在哪儿发表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写出来。业界的认知,甚至比大众的认知还要晚。所以我从来不追求同行的认知、社会的认知。我就是一个人,天马行空一个人。有限时间要留给自己,花那么多时间,我可能又有一个新的问题研究出来了。对我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

北京时间:关注到你的主业在法学范畴,研究文明源头涉及到考古等,会不会跨越太大?会不会有不务正业之嫌?

杜钢建:有,甚至我们法学院都有老师说,杜老师你不务正业了,整天谈的不是法。其实我不愿意多做解释,因为考古学界有些限于理工科的研究方法,而对史学研究有限,所以一个陶瓷上面的符号他从文化史上去解读,跟法文化有什么关系,解读不了。

考古学家的重要性是把文物发掘好了,保存好了,然后让各界去研究。每个进入考古界的文字符号都有自己的学科,有的是社会学,有的是史学,有的是建筑学。我侧重研究他的制度文化,跟法文化有关联的观念、价值。我并不是都研究,比如说建筑我就不太关心。

我上的课都是专业课,我做的这些研究都是为专业服务,明白吗?为专业服务。

北京时间:在你看来,研究文明源头意义在哪里?

杜钢建:我研究问题首先不是对别人负责,而是给自我解答。发表给人看,得到什么认可,这些观念在我脑子里面从来不重要。大家接受没关系,不接受也没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理的东西大家迟早都会接受。

文/肖鹏

北京时间“暴风眼” 原创,转载须注明来源。

“暴风眼”为你探求真相,如有新闻线索,欢迎爆料。邮箱:btimecf@btime.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