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晏阳初

原标题:话说晏阳初

最近在《读库》读到一篇文章——《话说晏阳初》,深有感触,给孩子们讲了听,也觉得值得推荐给大家。原文很长,我做了概括,想看原文的可以找读库2017第1期来看。很多朋友对晏阳初大概不太了解,作者也指出晏阳初算不上大学者,没有有影响的理论和著作,但他凭着实干的作风成就了具有国际影响的事业。今天我们回头看民国,言必称大师、传奇,可是大师和传奇是怎么造就的,就没人深究了,这篇《话说晏阳初》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求学之路

晏阳初1890年生于四川巴中,父亲是个私塾先生,给了他幼年启蒙。那个时候有一些西方的基督教传教士来到中国,本意是为了传教,但发现中华传统深固,传教不易,就另辟蹊径,先做善事,比如办公益性的洋学堂,义务教授英语、数学、化学等新知识,但多数中国人不敢跟他们来往。

晏阳初的父亲挺能接受新事物,送晏阳初去洋学堂学习,这是他未来人生的关键一步。那一年晏阳初十三岁,跟着大哥步行300里来到四川保宁求学。西洋教育注重均衡发展,除了文化科学,还重视音乐体育,晏阳初在这里学会了合唱的技能,后来大有用处,他还在这里加入了基督教。

在保宁学习四年,给晏阳初打开了眼界,他没有回家,而是又去四百公里外的成都继续求学,他在基督教会办的“华美高等学校”学习两年,觉得自己应该自立了,就在成都的中学教授英语,当时希望学习西方新知识的中国人越来越多,19岁的晏阳初工作颇顺利。

在成都这段时间,晏阳初还跟着一位西方传教士史文轩做公益,就是为外地来求学的学生兴建带宿舍的规范学堂,他的办事能力深得史文轩赞赏,觉得他今后能成就大事,就鼓动他去香港念大学。

这是第一个触动我的地方,晏阳初是个20出头的年轻人,没有积蓄,还没出过四川,史文轩也只能资助他路费,但就是因为感觉应该去香港深造,他义无反顾的踏上了漫漫旅程。这种说干就干,自己把握自己命运的劲头值得学习。

晏阳初在香港得到了史文轩一个朋友的资助,在圣保罗书院修习政治学,26岁那年,他觉得在香港学习找不到感觉,视野开始转向海外。这时候的晏阳初已不是从巴中走向保宁的少年,他自己做了规划和准备,远渡重洋,来到美国耶鲁大学求学。

刚到美国,晏阳初身上只有80美元,半个学期的学费都不够,好在耶鲁大学允许半工半读。晏阳初在满负荷学习之外,还打好几份工。一是在学校餐厅当收银员,这工作没有报酬,但有免费的牛奶面包,这就解决了吃饭问题。二是凭着在保宁洋学堂学会的合唱技能,参加学校唱诗班,每学期可得一百美元。三是帮同学家里的工厂代销产品。晏阳初靠这些度过了耶鲁三年时光。

初露锋芒

在耶鲁求学期间,正值一战爆发,当时的北洋政府也是参战国,但中国派不出军队,只能派出劳工,当时中国派出二十万华人劳工,主要在英国和法国战场提供修桥补路等非军事服务。基督教会有做公益的传统,耶鲁大学基督教会组织了志愿团到欧洲战场提供服务,晏阳初正好本科毕业,就跟去法国为中国劳工提供志愿服务。

中国劳工大多数不识字,精神生活贫乏,加上语言不通,不敢随意走动,跟外国人没法沟通,时间长了就容易出现情绪问题。之前的教会志愿团体主要通过一些低成本的娱乐休闲活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晏阳初本职是来做翻译,但很快发现主要工作成了替不识字的劳工给家里写信。

时间长了,他有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干脆教会劳工们自己写信呢,这能让他们多出一份自尊,有自尊的人,自然会注意自己的言行,进而改善自己的形象。说干就干,晏阳初在法国的劳工营开始了自己一生平民教育的征程。

首先是编教材,晏阳初用当时的报纸作为汉字样本库,再用劳工日常语言做筛选标准,精心挑选出一千个左右最常用的汉字,然后跟劳工说:我教你们识字,以后你们就可以自己写信了。劳工们都以为他在开玩笑,勉力动员了四十多人参加首期识字班,结果四个月下来,三十五人考试合格,真的能自己给家里写信了。

这一下报名的人多了,第二期三百,第三期一千,终于惊动了劳工营的英国长官,他对晏阳初的工作极为赞赏,决定在二十万华人劳工里推广,从英国招募来一百多个中国留学生,其中就包括林语堂。

晏阳初也越做越兴奋,又创造了让毕业出师的劳工做老师的办法,识字班像滚雪球一样越办越大。为了巩固所学,晏阳初等人为劳工编印了《华工周报》,撰写一些简单易懂的文章给华工看,深受欢迎。后来还向劳工征文,刚学会认字的劳工们留下了动人的话语:

*做劳工的,从前不知道自身与国家有什么干系,现在到欧洲战场,看到不同国家的人协同战斗,为国为家牺牲性命,自己不知不觉就生出一种爱国爱家的心。

*出国之后见到各种先进的机器、农具和军事设备,大长见识,回国之后可以开导亲友。

*从前只以女子缠足为美,现在看到西洋女子当兵、务农、做医生,天足天然,能从事各种行业,比较起来,本国女辈很是吃亏,回去要想法改去旧日恶习。

*一开始以为西人脑力必然十分强壮。相处日久之后,方知道他们其实并不比我们高。若有机会受教育,回国之后也能有所作为。

不知道这些劳工后来的命运,但我想他们回国后必能够给家乡带来新的活力。

晏阳初说推动他人生理念的是“三C”:confucian(儒学),christian(基督教),coolie(苦力)。儒学在精神上给他一种谦和,基督教给他面对艰难时的执着。让人敬佩的是,晏阳初一生推行平民教育过程中,从没有强行推销信仰,不论是儒学还是基督教。

在法国创办劳工识字班成功后,晏阳初又回到美国,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了一年,拿到硕士学位。晏阳初没有选择继续钻研学术,而是迫不及待的想回到中国,加入社会改造的潮流。

此时的中国,帝制崩溃,新社会如何打理,各种呼声此起彼伏,有各种各样的理论和设计,而晏阳初就是纯实干的思路——利用法国劳工营的经验,教平民识字,立志在中国消除文盲!

平民教育

晏阳初有远大的目标,也有务实的态度,他深知要搞一个面向全国底层民众的教育工程,与法国劳工营不是一个概念了。为此,他在中华基督教青年会的资助下,花一年多时间,游历十九省开展调查,最终形成了一个完备的方案。

接下来,他在湖南长沙搞试点,在这里,体现出晏阳初的社会活动能力,他多方奔走,赢的了当地官员和社会贤达的支持,甚至请动湖南省长出面造势,3天就招来了1300名学生。接下来要招募80名教师,他们把全市中小学150名教师请来,说明工作意图,都是义务劳动,没有报酬,请有意参加的老师起立,结果150名老师全都站了起来。

不到两星期,全城52个教学点全部开课,四个月下来,有1200人参加毕业考试(包括两名乞丐)。考试结果,967人合格。晏阳初特意请省长赵恒锡为这些赤足学生颁发毕业证。

首次尝试,效果好的惊人,工作组迅速向其他城市推广。在烟台,晏阳初请来前国务总理熊希龄的太太朱其慧主持毕业典礼,朱其慧以往听过很多帮助劳工的宏伟计划,但没见谁办出过值得一谈的成效。这次来烟台,看到参加典礼的毕业生都是衣衫褴褛的赤足贫民——年龄最大的有六十四岁的老太,却真的能因为这个识字班运动而粗通文字。朱其慧深受感动,从此一生成为平民教育运动的骨干。

到这个时候,晏阳初的平民教育已经有了全国性的声誉,他们在北平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总会”,继续在华北广泛开展平民教育,同时,晏阳初又有了新的想法。

定县实验

几年的扫盲,成果很好,但晏阳初逐渐意识到,对于当时的中国国民,单单识字其实不够。他总结出底层民众四大病:愚、贫、弱、私。就是知识贫乏、穷困、体质弱、缺乏公德心。他要用一整套的计划来应对这四大病,改造底层社会。这真是一个宏大的构想。光有这样的设想,我觉得都很了不起了,而晏阳初说干就干,真的去着手实践了。

他在河北定县展开实验,但这个工程比识字班庞大太多了,实际上是对一县政治的重建,必须要有真正的专家。这可不那么好办,因为这份工作不是学术研究,就是到现场办实事,需要哪些已享有大名的学者放弃城市生活,到乡下长年定居,薪水很少,不到这些学者原来的一半,而条件极其艰苦。

没想到各界学人响应热烈,其中很多都是当时的名人,比如做过美国众议院议员、当时四川省政府秘书长陈筑山,著名学者孙伏园、瞿菊农、李景汉等,还有很多海归博士。工程启动后,这些大学问家都跟着晏阳初举家来到定县定居。他们在定县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一是以文艺教育解决知识贫乏。当然首先还是识字,他们用五年把定县的文盲率由84%降到了40%。之后用戏剧表演的形式来搞文艺教育,剧本都是戏剧专家熊佛西写的,农民们参与十分积极。通过一起演戏,提升了农民的精神面貌,也提高了人文素养。(现在很多中小学也都提倡学生排演戏剧,这个形式确实是很好的)

二是以生计教育解决贫困。随着晏阳初来定县的有一帮农业专家,他们系统研究当地农作物,提出改良方法,但是通过育种改良,就让棉花增产56%,小麦增产20%,高粱增产30%。清华大学虽然没有常驻的学者,但通过短期研究为定县提供了园艺和病虫害服务。晏阳初很注重实际操作,他从农民中培养了接受新技术的骨干,让他们去做推广,效果非常好。

三是以卫生教育解决体质弱。当时的农村卫生状况非常糟糕,人畜同居一室、井水和厕所挨着,污水很容易渗入水井。这些卫生习惯使得大多数农民都有比较严重的寄生虫病。学者们还发现,农民根本没有传染病预防的意识,简单的预防措施就可以降低70%的死亡率。但当时的中国没有条件建立理想的卫生医疗体系。晏阳初他们在定县创设了三级保健网,村里设保健员,就从当地农民中挑选,负责卫生宣传和疫苗接种,配发几种常用药,可以给几种普通疾病开药。二是乡镇保健所,设医生护士助理各一人,这都是医学院毕业生,负责训练村保健员和日常门诊。三是县保健院,就相当于综合医院。这样的三级保健系统,成本极低,但效果很好,被当时的国民政府在全国推广。后来新中国建立之初的农村三级医疗网,其实就是这个定县模式。

四是以公民教育解决自私狭隘问题。比如组织村民合作干一些公共事务,像修桥补路和植树,合作看管农作物等,没有什么宏大的活动,但旨在建立一些合作意识和奉献意识。

定县实验的很多成果都得到了全国推广,还有很多国家前来考察,赢的了国际声誉。可惜1937年之后,日军步步深入华北,定县沦陷,定县实验被迫结束。

晚年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来到重庆,在这里继续开平民教育,可惜由于战争干扰,再也没有取得定县那样的成就。1949年后,晏阳初经台湾来到美国,60岁的晏阳初又选择在菲律宾开展他的平民教育工程,他为此花了30多年的时间精力,98岁还从菲律宾飞到加拿大募捐。1990年1月17日,晏阳初在纽约逝世,享年99岁。他一生工作七十多年,积蓄仅二十余万美元,都捐给了菲律宾的国际乡村改造学院。

晏阳初的故事讲完了。原文我读了好几遍,深深为之感动。首先当然是关于理想,一个普通的留学生,竟然立下消除中国文盲,改造整个底层社会的志向,而且就凭着一己之力、一腔热血,就那么干了起来。参与定县实验的那些学者,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个时候理想主义还是有地位的。当然这与当时中国正值乱世有关系,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氛围浓厚。今天的理想主义无疑是淡了,但今天我们就没有危机了吗?气候变化、人工智能的发展,这都对人类的未来有着不可预估的影响,埃隆·马斯克是今天的理想主义者,没有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人类就不能继续进步。

还有就是钦佩晏阳初的行动力,有理想,就要去实现。他的计划,在外人看来都是异想天开,而他只是一味去做。一旦做起来,就发现有志同道合的人加入进来,而办法也总比困难多。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当你真的决定做一件事,全世界的力量都会来帮你。关键是迈出第一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