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人生】我和马云是同桌

原标题:【人生】我和马云是同桌

一位杭州同行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我们楼下报刊亭那个小老板,是马云的同班同学!”

1

濮师傅,马云的同桌

浙江杭州天水桥路边,立着个小小的报刊亭。2014年9月18日,一位常客在这里随手翻看最新一期的《三联生活周刊》,封面故事是即将在美上市的阿里巴巴以及马云的创业往事。这时报刊亭小老板(熟悉的都叫他濮师傅)看似漫不经心随口荡出一句,“现在马云是中国首富,当年我跟他还是同班同学……

濮师傅说他和马云不光是同班同学,还曾经当过同桌。

濮师傅身材和马云一样细弱矮小,脸型濮师傅狭长马云窄短,脸上都没什么肉。

濮师傅小学念中北二小,马云读下城二小(后来并入了长寿桥小学),小学毕业升上同一所初中,那时叫天水中学,在耶稣堂弄口。

2011年马云参加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做演讲时,提到过这所学校。

“……小学我是最好的小学生之一,我们去参加重点中学考试全军覆没,第二年再度全军覆没,后来实在没有中学要我们,就把我们改成杭州天水中学。在杭州历史上只有一所小学改为中学的,改了一年后实在不行后来撤了……”

2

天水中学的回忆

天水中学仅存的那段日子,濮师傅和马云都因为个头小而坐在教室第一排,共用同一张课桌。

两人都生于1964年,马云是9月10日,濮师傅是11月17日。他俩今年都50周岁。

回忆起三十多年前那段同桌的日子,濮师傅说他脑子里能留下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惟一能记起的是马云英语特别好,星期天喜欢去西湖边找老外聊天。濮师傅说,其实那时候自己英语也算不错的,当然和马云不能比。马云一家住在皇亲苑,自己到他家去过几次,他爸好像是曲艺团的,他上面有个哥下面有个妹。后来天水中学没了,两人分别去了不同学校,后来在延安中学又遇上,同一年级,但不同班,经常见面但很少说得上话,留在脑海的印象几乎没有。

真正分开是1982年高中毕业。

那时能考上大学的凤毛麟角,绝大多数同学一毕业就找单位上班。马云当年高考落榜,数学只考了1分,后来一边打工一边补习,考到第三年才总算考上杭师院。濮师傅报考过几家国营单位,因为视力不行没被录取,后来在武林广场(那时叫红太阳广场)边摆了个摊,做起生意,后来学过驾驶,当过洗纱工,管过仓库……马云大学毕业去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当了英语老师。

3

不同的人生路

1995年6月,这两个同为31岁的男人先后找到人生的新起点。

濮师傅进入杭州一家本土食品企业当销售员,这家公司后来业务蒸蒸日上,拳头产品就是大名鼎鼎的“长鼻王”。那一年马云第一次去了美国,第一次见识互联网,从此认准方向,披荆斩棘义无反顾。

12年后,濮师傅因为对公司新管理层不满而辞职,40出头又开始在社会上打零工。那一年11月,他的同桌带领阿里巴巴B2B在香港证交所上市,募集资金14.9亿美元,创下中国互联网公司融资之最。

2009年,濮师傅参加过一次同学会,在西湖柳浪闻莺一间茶室,那天去了30多个同学。濮师傅那时还在打零工,觉得自己“混得不行”而始终窝在角落里不太吭声。其实大可不必,他的同学大多和他差不太多,上班挣钱,做一份平凡工作,靠辛勤养家糊口。

4

孔胜东,公交司机、全国劳模、马云的同学

大家都觉得,他们那届学生里出了两个“名人”:一个是马云,互联网巨头,世界级大企业家。另一个是孔胜东,28路公交车司机,全国劳模,每周六晚百井坊巷的义务修车摊在杭州无人不知。

问到马云,孔胜东说,他俩的确当过一个学期同学,记得是延安中学初二(5)班。

孔胜东今年也是50周岁,生日是9月1日,比马云只早9天。他说那时候自己个头也算矮的,座位在教室前排,和马云分在同一个学习小组。马云家离学校近,印象里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要去他家做家庭作业。马云因为长相比较“另类”,有时会被别人取笑。孔胜东从小脾气温和宽厚,和谁都合得来,因此马云跟他十分要好,两人经常形影不离。初二下半学期,孔胜东转到了别的班级,虽然每天在校园还能见到,但来往就少得多了。

相比马云和濮师傅在市场上摸爬滚打,孔胜东的人生履历要简单得多:1982年6月高中毕业,11月进入市公交公司,10年机修工,4年乘务员,17年28路公交车司机直到现在。上世纪80年代“学雷锋”陷入低谷,他在自家附近摆起义务修车摊。90年代初全民“下海”,没人肯当乘务员,他主动打三次报告要去。1996年28路改无人售票乘务员转岗,客车司机又苦又累没人肯干,他又主动向领导要求开车……

孔胜东和他的修车摊

1999年秋天那次初中同学聚会,那天孔胜东因为去北京接受劳模表彰错过了,回来听其他同学讲,马云去了。那时候阿里巴巴公司成立不久,业务刚刚起步,马云也还不算太忙。

孔胜东说他上一次见马云,是记不清哪一年的“五四”青年节,杭州市政府搞了个表彰会,他和马云都是代表,两人一见面就忆起当年,马云还递给他一张名片。

从那以后,就再没见过。

濮师傅和孔胜东,一位是马云的同桌,一位是马云的同学,记者在采访时,他俩在讲到这位老同桌老同学时,表情和语气都相当平静。

濮师傅说,他也知道,这位同桌早已和他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了,“各人都有各人的日子要过”。

而孔胜东觉得,不管首富还是平民,关键是心态要好。“公交车有起点有终点,但是对我来说,为人民服务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对他(马云)来讲也是一样,美国上市也不是他的终点,是一个新的起点……

孔胜东最后这句,让曾经采访他多次的记者再一次对他刮目相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