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连载】川藏行•18 之 日喀则

原标题:【连载】川藏行•18 之 日喀则

川藏行•18 之 日喀则

日 喀 则

孙虎林

傍晚时分,抵达日喀则。这座古老的城市是西藏第二大城,已有600多年历史。美丽的日喀则地处西藏东南部,喜马拉雅山北麓。西藏最大河流雅鲁藏布江与其主要支流年楚河在此交汇。日喀则,藏语意为“最美好的庄园”。历史上,日喀则曾经贵为后藏的政教中心,也是历代班禅的驻锡之地。

一般而言,人们习惯上把拉萨和山南地区称为前藏,日喀则地区称为后藏,整个藏北高原称为阿里。前藏是达赖的地盘,后藏是班禅的属地。在藏传佛教中,达赖和班禅是黄教(格鲁派)中并列的两大宗教领袖。达赖是蒙古语“海”的意思,喇嘛在藏语中意为“上人”。达赖这一称谓本是明代时蒙古可汗赠给三世达赖索南嘉措的尊号。清代时,清世祖福临正式册封五世达赖罗桑嘉错为“达赖喇嘛”,从而承认了达赖在西藏的政治与宗教地位。班禅一词的解释则比较复杂。班是梵语“班智达”的音译,意为“学者”。禅是藏语“钦波”的音译,意为“大”。额尔德尼是满语,意为“珍宝”。1713年,清朝康熙帝封五世班禅为“班禅额尔德尼”。班禅的驻跸之地为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现任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于1995年11月30日上午,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举行了隆重的坐床大典。

次日一大早,晨风清爽,碧空如洗,我们来到著名的扎什伦布寺。扎什伦布寺与拉萨的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以及青海的塔尔寺,甘南的拉卜楞寺并列为格鲁派六大寺庙,也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在后藏地区的最大寺庙。扎什伦布,藏语意为“吉祥须弥寺”。

进入寺庙大门,但见蓝天映衬下的尼色日山坡上,遍布着一大片殿宇群落,壮丽非凡,令人敬畏。这时,身边一位导游大声说道,扎什伦布寺规模远比布达拉宫大,只是没有布宫雄伟。但我以为,扎什伦布寺在山坡上几乎平行排列,似乎缺乏一种巍峨气势。也许,是顶天立地的布达拉宫先入为主,左右了我的审美眼光。

顺势而上,山坡上时见红白二色的殿宇楼房。我们仿佛走进一处集镇,一处庄严的住宅区。为数众多的修行者散居于此,这片宫殿巍然的地方因而显得特别尊贵。正值清晨,三三两两的红衣喇嘛缓步徐行,头上戴着半圆形的金黄色帽子,状若鸡冠,十分抢眼。这种奇特的帽子已经成为藏传佛教黄教喇嘛的鲜明标志。有人认为这种帽子是为了有效地遮挡高原上强烈的紫外线,不知确否。这时,对面走来两位十岁左右的小喇嘛,说说笑笑,活泼可爱。我急忙将镜头对准他们,小喇嘛竟然不约而同背转身子。

尽管高处的山顶一片荒凉,稍显旷远。但扎什伦布寺内却长着不少大树。这些大树已经有些年头了,树冠茂盛,绿意葱茏,树身粗壮沧桑,令人震撼。巨大的树干竟然不是圆形的,而是炸裂开来。那种苍古虬曲的生存形态,触目惊心。这些巨树似乎在以非常方式默默述说着扎什伦布寺久远的历史。路上铺就的大青石,与山石镶嵌的建筑外墙浑然一体。这些青石在历代膜拜者的足下,早已变得光滑圆润。涉足于此,令人遐思不已。

这座被尊为小布达拉宫的寺院驰名天下,许多人就是冲着它的名气来日喀则的。它那高低错落的宫殿,幽深曲折的巷道,尊贵迷人的红墙,辉煌灿烂的金顶,随风舞动的经幡。还有深蓝如宝石的天空,面露虔敬地游客。这一切的一切,均令人肃然起敬。是的,这景色鲜明、美好吉祥的扎什伦布寺,无时无处不在提醒你,这是一片超越尘世的净土,这是一片净化灵魂的圣地。只可惜,我们无缘走进神圣的佛殿。扎什伦布寺轻易不让普通游客踏进殿堂,只许在院内走动拜谒。

这时,我突然看见两位藏族老阿妈坐在寺内一张椅子上,低头微笑,窃窃私语,一脸的幸福与满足。走出寺院大门时,许多手摇转经筒的藏民正在陆续走进寺庙,他们是来礼佛的。那一刻,我好羡慕他们。羡慕他们忠贞不渝的信仰,羡慕他们平和坦荡的虔诚。相对于这些藏民而言,我们毕竟只是匆匆过客。因为,扎什伦布寺属于真正有信仰的藏民族。

离开日喀则时,我看到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我想它应该就是韩红深情歌唱的那条河,西藏最著名的大河雅鲁藏布江。这条汹涌澎湃的大江流向天边,流向远方。将美好的祈愿,带向灵魂栖息的天堂。

写于2016年9月1日

继续悦读

孙虎林,岐山县凤鸣镇人,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学高级教师,民盟盟员,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多年来笔耕不辍,在各级报刊发表散文作品一百多篇。作品散见于《宝鸡日报》《陕西工人报》《语文周报》《教师报》《秦岭文学》等报刊。散文《树殇》获第一届“古风杯”全国散文大赛优秀奖。散文《马道巷》入选《宝鸡文学60年 散文卷》。出版有散文集《青春祭》。现任教于宝鸡市某中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