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 “八·一三”淞沪会战中的两位爱国将领:张治中、冯玉祥

原标题:文史 | “八·一三”淞沪会战中的两位爱国将领:张治中、冯玉祥

“八·一三”淞沪会战历时三个月,国民政府军累计投入70余万人,日军亦达20余万人,这场双方将近百万人的惨烈大战无疑对中日战争的发展影响甚巨。战役初期,张治中、冯玉祥先后负责指挥作战,千秋功过,历来说法不一。今年年初,笔者有幸参与民革“观故居,走多党合作之路”学习活动,实地走访了位于安徽省巢湖市境内的张治中故居、冯玉祥旧居,对于两位民革先辈的抗战历史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转自公众号文史e家(ID:wenshiyijia2016),作者/冯杰,转载已获授权。

▲淞沪会战中的冯玉祥和张治中

张治中调离前方之经纬

1936年2月,南京国民政府为了准备对日作战,划全国为几个国防区,中央军校教育长张治中兼任京沪区的负责长官。战备工作需要秘密有效进行,张治中就在军校办公室的边上设置了一个高级教官室,选调一批文武干部筹划一切。“高教室”后来移驻苏州僻静之地狮子林,随着人员增多再移留园,改名“中央军校野营办事处”,继续掩人耳目。张治中率领第5军参加过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做起抗日准备工作用心良苦,他说:“我当时对所有的工作人员,有一个很严厉的规定,绝对不许对外泄漏工作的机密。因而,没有一个外人知道,这个小小的机构,竟是日后揭开全面抗日战争序幕的司令台。”

▲淞沪会战期间,中国军队赶赴前线增援

卢沟桥变起之时,张治中碰巧在青岛养病,急忙返回南京接受京沪警备司令官的职务,指挥第87、第88师和江苏省、上海市保安团队等部枕戈待旦。不久,第2师补充旅到达苏州,根据上级指示,张治中下令该旅第658团改称宪兵第13团,进驻松江;第659团乔装为保安团,第1营进驻上海虹桥机场,第2营进驻位于龙华的淞沪警备司令部,第3营和团部驻吴县。8月3日,蒋介石明确指示“上海一切军事行动皆归张治中集中负责”。4日,蒋介石反复思考上海“应先取攻势之利害”。消息灵通的日本驻沪海军听到风声,企图刺探军情,遂引发了虹桥机场事件。12日,京沪警备司令部改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仍任总司令。13日,中日两军对垒,步哨上开始接触,长达三个月的淞沪会战由此拉开帷幕。

▲张治中

张治中的首要任务是“扫荡上海敌军根据地”,结果几天下来进展缓慢。军政部次长陈诚建议中央突破,先把日军截成两段,再分别扫荡。张治中采纳陈诚的意见,下令扩张战果至汇山码头,“截断敌左右翼的联络,向东西压迫,一举而歼灭之”。但没有及时投入生力军,致使日军获得喘息机会,结果攻进去的部队仍是站不住脚。不久,南京公布陈诚为第15集团军总司令,由南京、苏州转南翔,会同张治中“重商总攻部署”。令人不解的是,张治中似乎并不了解战斗序列出现的明显变化,24日从太仓赶至嘉定,反而引起第18军军长罗卓英的疑问:“张总司令为什么会跑到我们这里来?”据张治中的说法,仔细一问,他这才知道“自蕴藻浜以北地区的防务,统归十五集团军,由陈诚指挥了”。于是又找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了解情况,岂料引来一场轩然大波。蒋介石在电话中质问张治中为何不在前线,跑到苏州后方?张治中本来一肚子气,声音也不小:“罗卓英归我指挥,我不能不去看看,我不知道他已划归陈诚指挥了!”蒋介石越发厉声责问:“为什么到苏州?为什么到苏州?”张治中再也按耐不住:“我到苏州与顾祝同商量问题的。我一直在前方,委员长究竟怎么样?”

▲1937年,淞沪会战,国民革命军地方部队隐蔽在路障背后

怀着委屈心情,张治中“引咎辞职”,通过陈诚提出“调大本营朱一民(朱绍良)的缺(请调朱为黔省主席),或调黔省主席”。9月4日,陈诚电呈蒋介石,替张治中说尽好话:“文白兄两旬以来,在前方指挥作战,异常奋励,夜以继日,至为辛劳。惟因一切后方交通通信等机关组织,未臻完善,种种准备,未能周密,而成现在之局。职意用人在用其所长,……(可否)使文白兄担任大本营总务部长。伏乞鉴核。”张治中本人也给蒋介石写了一封长信,恳切表示辞职的至诚,最初总是不蒙批准,说可以批准了,忽然又不准,为何如此周折呢?原来蒋介石嘱咐侍从室第一处主任钱大钧电话询问顾祝同调张治中回京意见,顾祝同说:“现在乃整个问题并非某一人之过错,似可不必调回也。”白崇禧视察前线,张治中又托其关说,白崇禧就以张治中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在前方指挥为由,说服蒋介石、顾祝同等,允许张治中请辞。22日,调令终于下来,张治中回到南京请求回家休养一段时间。蒋介石和蔼地说:“好,但你先就了职再走。”

▲淞沪会战,抗日将士在防御工事内阻击日军

日本情报人员当时听到一些风声,乘机四处挑拨:“张治中的建议不被采纳,而且与陈诚闹意见,所以辞职。”幸好张治中心里明白:“我对于这些流言,始终不存芥蒂。”事实上蒋介石、陈诚对张治中确实存在看法,认为张治中过于“注重宣传”,“责其在前方屡向新闻(界)发表意见”,蒋介石为此专门通令前方各军官不得任意发表言论,并严戒通电招摇。另一方面,蒋介石亦不满张治中的作战部署,气愤之时甚至在日记责骂张治中“浮薄无识”、“怯弱无能”。曾振时任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参谋处第一课课长,他晚年回忆说:“张治中在上海初期作战时,喜欢在报纸上发表战况,委员长见报,便屡次告诫,不要发表谈话,他哪里忍得住悠悠之口,而上海那些记者,偏偏每天必来。委员长来电话斥责,张治中在电话中答复说,报告委员长,我明天不说了。但是第二天的报纸上仍然有张治中发表的谈话,这样一斥一答有好几次。”曾振同时也认为张治中确实辛苦,“整日忙于指挥作战,也没有理发,夜间睡眠不足,蓬头垢面,甚是狼狈”。

冯玉祥为何落寞收场

卢沟桥事变发生之后,北方军事日渐吃紧,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致函蒋介石:“国家多难之时,凡想到的、见到的不敢不说。一、北平、保定等处防空器械应提前发给。二、平、津、保三处之军械弹药应早日发给,并特别补充。三、黄村至永定门之铁路再补一条,可避免丰台之扰乱。四、长辛店以南至大灰场到门头沟应速补修铁路一条。”其实援军早已动员北上,不过冀察地方苟安思想严重,并不欢迎同为西北军旧部的友军进入平津地区。一般以为,统帅西北军抗日非冯玉祥莫属,邹鲁访冯玉祥说:“既然要打,北方军队应由您指挥才好。”冯玉祥谦虚地答道:“北方军队复杂,总以蒋先生为宜。”

▲1937年8月,淞沪会战,前线官兵向日军射击

8月上旬,南京发表冯玉祥兼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负责范围包括江苏省长江以南和浙江全省,司令长官部中将参议葛云龙认为“这不能不说是南辕北辙的决定”。实际上蒋介石可能早有此意,京沪区乃重中之重,由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挂帅理所当然。还在6月初,冯玉祥就曾视察苏浙边区抗日准备,在张发奎陪同下实地走访嘉兴、乍浦、澉浦等地的国防工事。任命下来,冯玉祥没有手下幕僚那样感到“不对劲”,15日即赴苏州就任新职。张治中和冯玉祥是安徽巢县同乡,第一时间表示欢迎,冯玉祥复电:“此后共在一区,抗敌救国,互相策勉,尤愿一致在大元帅(蒋介石)领导之下,牺牲小我,而谋民族复兴。”

▲冯玉祥

冯玉祥的抗战热情极高,仅仅过去几天,就把前方所见和心中所想报告蒋介石:“此次对日作战,恐非短期间所能结局,即预备一千万后备军,亦不为多,至少应先成立二百万方能足用。各地环境不同,人才因之而异,各有长短,各有需要。例如江苏一带财富之区,人文蔚起,谋略有余,对于征兵,反有所惧。最好北由冀、鲁、豫、皖等省,南由滇、黔、桂、湘等省,迅速招兵,不至误事。各地方因军事长官开往前方应战,以致后方多负责无人,防空防奸,及后方医院,均未能周备,极应指定专员办理。”日军增兵上海后,冯玉祥致电蒋介石:“敌源源增援,分扰沿海各要点,时有登陆之举,虽登陆后,又被击退,然其力量已日渐雄厚,故我方增兵,实在必要。上海附近陆上之敌人,应速解决,以免其援兵获得掩护,继续登陆。敬乞钧座于一周内再调拨十万大兵,增援首都以东之战区,以固此全国精华之要地。”

蒋介石十分客气,有一次从南京打电话给冯玉祥:“前方的将领都太年轻,勇敢有余,经验不足,望大哥多多指教,不要客气。”冯玉祥说:“决不客气,现在我们前方的各将领都是有血性、有良心、勇敢善战的革命青年。他们在前方拼命、流血,我在后头的任务就是作几首歪诗,再一个就是等死罢了。”冯玉祥认为“对敌抗战,非唤醒民众不可”,拟就抗日救国问答十条供蒋介石参考,文字通俗颇具推广性,比如“不抗日可以不可以呢?不可!不抗日就要当亡国奴了。不仅自己当亡国奴,子子孙孙都要当亡国奴的!怎样才能不当亡国奴呢?只有信仰我们的政府,信仰我们的军队,信仰我们的军事领袖,大家一致抗日,才能不当亡国奴。”蒋介石回复:“所陈各节甚当,已令饬各有关机关,参酌情形,负责进行办理。”

▲1937年11月5日,由杭州湾北岸登陆上海的日军增援部队

然而无需讳言,因为历史和地缘的关系,冯玉祥与中央军将领素少渊源,指挥调度并不能得心应手。白崇禧几度赴前线视察,据其回忆,冯玉祥很怕空袭,“白天不在战区长官部,住在离上海约150华里之宜兴张公洞,除偶尔夜间到战区长官部,白天就把私章交给顾(祝同)副长官,公事由顾处理”。白崇禧的表述有些问题,顾祝同是副司令长官部,在前方负责实际运作,宜兴张公洞名义上仍是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不管怎么说,冯玉祥确实落寞,他后来在日记中这样吐槽:“三战区为人家(指蒋介石)直属部队,我曾作一月无言之司令长官。”当然,冯玉祥在公开场合又是另一番道理,他说:“我们只要能抗日,不必军队一定要听我的指挥。我们只要能救国,不必一定自己处很高的地位,此间军队,我都不甚熟悉,若必处处听我指挥,必致败了大事。”

白崇禧察觉其中微妙,回到南京与军政部长何应钦商量:“我以为西北部队如宋哲元、石友三、石敬亭、孙连仲、刘汝明、冯治安等有爱国之热诚,又是冯玉祥一手造成之部队,他们对程潜之指挥不大接受。不如在黄河以北、山东北部、河北等地,开辟一新战区——第六战区,由冯玉祥负责,兵力若连同韩复榘部至少有15万人以上。”蒋介石采纳建议,觉得自己不方便出面,便叫白崇禧问问冯玉祥的意思,冯玉祥说:“在抗战的时候,只有唯命是听,统帅有什么命令,我都是遵从。”9月11日,军事委员会划出津浦线为第六战区,任命冯玉祥为司令长官。不过事与愿违,西北军旧部都不欢迎这位老领导,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第六战区撤销,冯玉祥只好继续做他的副委员长。

来源:转自文史e家(ID:wenshiyijia2016)

作者:冯杰

声明:本文转载已取得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文史e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