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自由、爱纯真、爱幽默,爱米罗

原标题:爱自由、爱纯真、爱幽默,爱米罗

《哈里昆的狂欢》是第一幅超现实主义的图画

胡安·米罗(Joan Miró,1893年4月20日—1983年12月25日),西班牙画家、雕塑家、陶艺家、版画家,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是和毕加索、达利齐名的20世纪超现实主义绘画大师之一。

米罗艺术的卓越之处,并不在于他的肖像画或绘画结构,而是他的作品有幻想的幽默——这是其中一个要素。

上图,《哈里昆的狂欢》是第一幅超现实主义的图画:在一个奇特的空间逆转感。室内举行着狂热的集会,只有人类是悲哀的,那人带有颇为风雅的胡子,叼着长杆的烟斗,忧伤地凝视着观者。围绕着他的是各种各样的野兽、小动物、有机物,全都十分快活。没有什么特别的象征意义,画家充分地描绘了一种辉煌的梦幻形象。

米罗认为,情欲是最自然、最合乎本性和情理的现象,是生命的原动力。

他对女性的魅力十分着迷,可以说他终生探讨最多的也是女性和关于男女性生活。

但在生活中,米罗不沾女色,他一生只爱过两个女人: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

米罗从小对大自然的风景非常热爱。画画对于安静及敏感的小米罗来说,似乎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工作。

“The simplest things give me ideas.”

“最简单的事物给我以观念。”

早年接触过许多前卫艺术家,如梵高、马蒂斯、毕加索、卢梭等人的作品,也尝试过野兽派、立体派、达达派的表现手法。逐步形成了完全属于自己的超现实主义艺术风格。

当然,这成功还得益于他家乡美丽的自然环境和深厚的文化艺术传统,尤其是受到二维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民间艺术以及罗马式教堂的壁画的影响。

“What I am looking for… is an immobile movement, something which would be the equivalent of what is called the eloquence of silence, or what St. John of the Cross, I think it was, described with the term ‘mute music’.”

“我寻找的是……一种不动的运动,某种会成为所谓沉默之雄辩的等价物的东西,或者,十字架的圣约翰——我想是这样的——用‘暗哑的音乐’这个术语来描绘的那种东西。”

米罗的艺术是自由而抒情的。

他的画中往往没有什么明确具体的形,而只有一些线条、一些形的胚胎、一些类似于儿童涂鸦期的偶得形状。

正如米罗自己所述,“当我画时,画在我的笔下会开始自述,或者暗示自己,在我工作时,形式变成了一个女人或一只鸟儿的符号……第一个阶段是自由的,潜意识的。”但是,“第二阶段则是小心盘算。”

“The painting rises from the brushstrokes as a poem rises from the words. The meaning comes later.”

“绘画出自于笔刷正如诗歌出自于词语。意义是后来才有的。”

颜色非常简单,红、黄、绿、蓝、黑、白,在画面上被平涂成一个个的色块。看起来,这些画自由、轻快、无拘无束。但是,如果你认为它们是漫不经心一蹴而就的,那你就错了。它们其实是艺术家自由幻想和深思熟虑相结合的结果。

“The works must be conceived with fire in the soul but executed with clinical coolness.”

“必须用灵魂中的火来构想作品,但必须以临床的冷静来完成它。”

尽管米罗的画天真单纯,仿佛出自儿童之手,但它们绝没有儿童画的稚拙感,它们是缜密思考后的流畅活泼。

他的艺术代表了超现实主义的另一种风格,其超现实主义作品主题来源于记忆和梦境,即有机的超现实主义。

带有怪异和幽默的特征,包括扭曲的形体和古怪的几何结构。

他企图要毁灭理性和逻辑的主宰,把无意识和非逻辑心灵的冲力从中解放出来,且探测不可见领域和视觉世界的奥秘。米罗后来把形体和结构抽象为点、线和爆发的色彩。

米罗是非常多产的,画风始终如一而又多样变化。以至想要一般性地追述一下都十分困难。早期作品受塞尚、梵高和毕加索及野兽派画家的影响,作品或带有极为精雅的色彩和线条的运动,或具有立体主义的作风。

1928年他访问了荷兰,受到荷兰少有的几个大师的影响。他制作了一系列的绘画,题名为荷兰的室内,那是从真实到幻想变形的实例。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米罗就定居在帕尔马·德·马略卡。在与战争隔绝的年月里,他需要沉思和重新评价一切,这促使他阅读了一些神秘文学作品,并且聆听莫扎特和巴赫的音乐。

到了1942年,他制作了一些标题为星座的小幅水粉画,这些作品是他的最错综最抒情的构图,又恢复了他1920年代作品的优美和华丽。

但是,艺术家这时所涉及的是飞翔和变形的构思,是他所瞑想的鸟儿迁徙、蝴蝶群季节性的更替以及星座和银河的流动等变体画。

《加泰隆风景》

《加泰隆风景》中的幻想,虽然神秘但很生动。在画中,黄色和橙黄的两块平面,相交于一条曲线。猎人和猎物都画成几何的线条和形状。一些不可思议的物体散置在大地上,有些可以辨认,有些好象暗示海上的生物或显微镜下的生物。

“Throughout the time in which I am working on a canvas I can feel how I am beginning to love it, with that love which is born of slow comprehension.”

“在我在画布上用功的那段时间里,我能感受到,我是怎样开始以那出自于缓慢理解的爱来热爱它。”

米罗艺术的卓越之处,并不在于他的肖像画或绘画结构,而是他的作品有幻想的幽默——这是其中一个要素。另一个卓越之处就是,米罗的空想世界非常生动。

米罗的超现实主义绘画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简略的形状、强调笔触的点法、精心安排的背景环境,奇思遐想、幽默趣味和清新的感觉。

米罗的作品是令人愉快的,其画面洋溢着自由天真的气息,往往人见人爱。

他的有机物和野兽,甚至他那无生命的物体,都有一种热情的活力,使我们觉得比我们日常所见更为真实。

“My characters have undergone the same process of simplification as the colors. Now that they have been simplified, they appear more human and alive than if they had been represented in all their details.”

“和色彩一样,我的人物也经历了同样的简化的过程。由于被简化了,它们看起来也就比它们在以全部细节得到再现的情况下更加人性也更加具有生命力。”

在米罗的画中,使观众不可抗拒的魔力到底是什么呢?

是形吗?在他的画中没有什么形,而只有一些成份,一些形的胚胎,一些类似小孩子在墙上乱涂乱画的原始形状,类似原始人在山崖上刻下的标记。

是色吗?米罗的颜色简单到只有几种基本色:蓝、朱、黄、绿,他精打细算地使用它们,可准确之极。

米罗作画以漫不经心地笔画在画布上自由弯曲伸展游动,毫不考虑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空间深度的要求,血红色或古蓝色的各式形状,散布在深浅不同的背景上,大小相间着的黑点、黑团、黑块,像爆炸四溅的宇宙流星。

这些假装漫不经心乱涂出来的稚拙形状,被脐带缠得乱七八糟的胚胎,似鬼魂、石珊瑚、活动的变形虫、各种乱针线,它们共同构成一个反复无常的滑稽世界,一个多彩多姿的梦幻世界。

布雷东说:“米罗可能是我们所有人中最超现实主义的一个。”

当我们看厌了画室作品、美学示范、华丽词藻之后,在米罗的画中找到了清新的水源,它平静地清洗我们的一切陈规俗套。

“I try to apply colors like words that shape poems, like notes that shape music.”

“我试图像使用塑造诗歌的词语,塑造音乐的音符那样来应用色彩。”

他是位拒不承前,也不想超越任何人,更不想启迪后人的画家,他只是以史前人类或儿童的方式去作首次的发明。

“I feel the need of attaining the maximum of intensity with the minimum of means. It is this which has led me to give my painting a character of even greater bareness.”

“我感到以最少的手段来实现最高的强度的需要。正是这点,引导我给我的画一种甚至更加赤裸的特征。”

他不讲我们时代使用的任何语言,而是我们这个时代人人梦想和思念的伊甸园。

他简单之极、天真之极,他在现代艺术中占有一席不是最高的,然而却是无人争夺的地位。

《静物和旧鞋》

《静物和旧鞋》的形象是明确的,有旧鞋、酒瓶、插进叉子的苹果,还有一端变成一个头盖骨的一条切开的面包。所有这一切都有安排在一个捉摸不定的空间里,色彩、黑色和凶险的形状令人厌恶。

这件作品并不是特别的象征,而是反映了米罗对发生在他所热爱的西班牙事变的痛感和厌恶之情。

他是以物体、色彩和形状来声讨腐朽、灾难和死亡的。

在这个时期,米罗画了一幅线描自画像。瞪大的眼睛和紧缩的嘴唇,反映了他的恐怖观念。严酷的绘图和催人入眠的正面化形象,标志着他继承了自己的早期风格。

《静物和旧鞋》 显示了这位非政治的艺术家,为反对西班牙内战的法西斯分子而做出的深切的反应。

“For me an object is something living. This cigarette or this box of matches contains a secret life much more intense than that of certain human beings. ”

“对我来说物乃是活物。这根雪茄或这盒火柴都包含着一种比某些人的生命更激烈的,秘密的生命。”

爱自由,爱纯真,爱幽默,爱幻想,

来看米罗。

爱艺术,爱画画,

来梨花公社,跟赵老师学画画。

下图:赵丽华老师在米熊直播课上为学生们画出米罗的《加泰隆风景》和《蓝星》。

一节课,教会一幅画。

你学,你也行。

跟赵老师学画画的两种方式:

一、来梨花公社,手把手的教。

二、网络直播课,一笔一划地教。

——

5708839

zhaolihua39

赵丽华

zhaolihua3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