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回顾 | 极友汇正式成立!极友盟友,一生朋友!

原标题:活动回顾 | 极友汇正式成立!极友盟友,一生朋友!

8月6日,EMBA国际联盟极友汇于北京正式成立。

EMBA国际联盟(以下简称“联盟”)迄今为止共组织过百校E友南极活动2次,北极活动1次,累计极友超过500人,参与者多为工商业界翘楚,肩负着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使命,同时承担着改善国民思想观的重任。因此,极友汇的成立不仅为新一代企业家群体提供一个更为广阔的思想平台,更加标志着以诚信为基的联盟将在未来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极友汇”成立仪式

中为EIC理事长徐殿龙;

右二为中山大学极友、极友汇主任委员贺志军;

左一为北大国发院极友、EIC 联席秘书长极友汇成员杨梅;

左二为北大国发院极友、极友汇成员周洲;

右一为香港城市大学极友、极友汇成员匡慧。

因此,极友汇的成立不仅为新一代企业家群体提供一个更为广阔的思想平台,更加标志着以诚信为基的联盟将在未来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在南极,我们明白了一生朋友的意义,也是在南极,我们触摸到了地球脉动的气息。本次活动诚邀众多南极极友敞开心扉,分享极地感悟。

极友分享会之南极篇

鲍呈特邀极友

美克思丽墙纸

“我们不要破坏南极的那份宁静。”

第一次和我提到这个想法的人是中央美院油画系的刘刚老师,也是嘉德拍卖行负责油画的艺术总监。他从五六岁开始学习艺术,自言四十多年来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每天都处在高强度的学习和工作中,但来到南极的这些天,睡得特别踏实,即使手握卫星电话,也不必担心外界的叨扰,南极给了人类另一个世界。

冰泳的极友们,互相打闹嬉戏

我是游泳运动员出身,所以在南极时主动下水尝试冰泳,目标500米,这个距离对受过系统训练的运动员而言轻松加愉快。但当游过10米之后,身体立刻就出现了断崖式的强烈反应,漆黑一片,可以看到水面下深不见底的黑暗,却连浮游生物都不存在。继续向前,双腿开始发麻,人本能的反应就是恐惧。这片南极冰海纯净得让人心生敬畏,我们应该保护地球上仅存的几处纯净之地,保护南极。

管弦悦

金科君创资本董事长

“我希望世界是很美好的状态,无论是谁,都可以和谐共处。”

首先感谢联盟和心友汇的组织,照料200多人的大船,极友休息时工作人员继续工作,这些我都看在眼里。这么多人一条船上共度10天,所谓的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非常有缘分。先来介绍一下自己,2012年我辞去了公职,否则南极定然无法参与。现在管理的资产超过了6亿,但我还是坚持选择与自己有着相同价值观相同的人一起做事,不会公开路演,也并不是有名的创业者我们就会投资,因此从公司层面上我就提出“携君子之手,共创美好未来”的想法,希望助推科技成果实现商业价值。

我喜欢追求世界本质,喜欢真诚的人,特别强调责任。也特别希望每个人能够在兴趣之下做事,就像极地的救援队员和探险队员,很多人本身已经是科学家,他们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来到南极,有着独特的极地情结,希望用专业知识和奉献精神为来到南极的游客提供服务,同时也告诉他们南极的纯净,希望所有人共同来爱护,船员们自由开朗的性格很感染我,人生就是要追求美好的生活。

南极登陆

一进入南极圈,心里的感觉就变得肃穆圣洁,看到人类的渺小之后,内心非常平静且喜悦,这种喜悦由内而发,从心理洋溢出来,让我自然而然的意识到,只有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人类社会才会发展得更好。

管弦悦和她深度参与的渐冻人公益项目旗帜

我特别欣赏《教父》中的一句话,在有能力之后一定要帮助善良的人。有些事情我们知道很难,但仍然要执着去做。

匡慧

香港城市大学极友

香港宝钜证券金融集团董事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会员

“和谁一起去非常重要。”

我是极2的极友,来自香港,在1年之内走完了南北极。在一段时间内走完南北极对地球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首先体会到的是极友间的帮扶,爬升对我来说存在体能上的弱势,加上自身的恐高,很难依靠自身力量追随大部队前往高海拔处。香港的山分为1-5星,我能够完成的基本维持在1星半左右,因此在南北极的每次登陆都离不开极友的帮助。

参加南极活动时有一位来自广州的张叔叔,军人出身,为了照顾我始终走在队伍在后边。有极友看到我前行困难,递给了我一个登山杖,这意味着他在后期要付出更多的体力,拖着一个体力不支的队友也意味着同行的极友要牺牲掉欣赏美景的时间,这种共患难的感觉是暖从心来的。在其中有一天的登陆中,我的棉袄半路被汗水浸透,笨重的外衣加剧了爬升的困难,我当即脱掉了棉袄,这时一位极友立即拿出我的外套,他一路上都在替我负重,我意识到,南北极虽然是成熟的旅游项目,但和谁一起去至关重要,只有无私的人,才会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红裙子下是防水的大棉裤和雪地靴,困难都是自己想出来的。

今年在北极,我们到访了爱斯基摩人的村庄、亲眼目睹了北师大科学家程晓教授和他的博士生在北极试飞中国首个遥感无人机、向随行的科学家请教极地知识,所有一切经历下来之后,眼界是不同的。而我也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又一项小挑战,在行进途中,心友汇组织了皮划艇的体验项目,报名人数不多,所有人都觉得我会掉到海里,但我战胜了意念中的恐惧,即使在滑行的过程中仍然有一点胆怯。

北极皮划艇上的匡慧(左)

南北极之后,我在异国他乡碰到老极友,亲切感油然而生,也会有一起再次出行的打算,遇到有着相似价值观的极友,是人生珍贵的财富。

田巍特邀极友

中央电视台资深记者

“上了心友汇的贼船发现下不来了,在此严厉的投诉。”

南极之行后,心中生出诸多不爽,第一个不爽,德雷克海峡过于风平浪静,传说中恐怖的西风带一点也没有出现,丝毫没有晕船,回来的路上,徐一钉(著名证券分析专家)都提议我们在船后拉个救生艇吧。

第二个不爽,漂在大洋上10天,每天吃吃喝喝却没有新鲜菜式,中途极友实在无法忍受,终于接管了法国人的厨房,作出了水煮肉和水煮鱼,在5楼餐厅开了蛋炒饭排挡,教会了法国大厨,结果导致排队很长。到了长城站,人家都是去送物资,我们临走拿了20个馒头20个鸭蛋,刚进厨房发现一盘新鲜的炸花生米,我看到有人往兜里揣了一把,足以表明我们对中餐甚是想念。

第三个不爽,从南极回国后,时差半个月倒不过来,张琦(天津大学极友,深圳市晶宫设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总经理)专门搞了聚会,要求大家都要熬过1点才能睡,否则时差没法正常,无论走到哪里,仿佛都能闻到企鹅屎味。

另外爆一个料,我亲眼看到老贺(贺志军,中山大学极友,EMBA国际联盟极友汇主任委员)在冰山顶裸奔。

刘宽新特邀极友

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

“净静敬,南极是有生命的。”

我去过2次南极、1次北极,都是和心友汇同行的。南极不准航拍,但我想方设法航拍,我是个取得了国际无人机机长驾照的摄影师,不到南极航拍一次毕生都留有遗憾,用生命来实现艺术理想,这是我的人生信条。我们首先和船长谈判,连沙大使(沙祖康,联合国前副秘书长)都出马劝说,船长被打动之后,连续2次拿着我的证件上报,不料最终结果还是不尽如人意,船长说我很理解你的探险精神,但是很遗憾。最近有新消息放出,说南极有可能对航拍解禁,因为无人机航拍对南极的影响最小,但必须要有驾照,业内正在探讨,我深表赞同,南极不属于哪个国家,没有人为的束缚和权力限制,我们去拍南极是出于敬畏而非破坏。

刘宽新摄于南极

这张照片我是有功劳的,船头很窄,当时望远镜头没有随身携带,转身去取必然来不及,因为极友已经开始聚拢,所以当时我连拍5张,没有重复,回去用1个小时把照片拼接,再加一个合成进去的人,才做出这张绝无仅有的照片,一次成功,非常珍贵。只是把照片做了很大的夸张,使用照相机扩展了视角,让图片中有了弧形的效果,但实际上是非常狭窄又平直的船头。所以,一张好照片对旅行来说太重要了

南极可以用三个jing来概括——净、静、敬。

,南极的干净不可比拟,一脚踩下去再拔出来,你会发现底下的冰是蓝色的,因为冰雪里面没有空气、没有杂质,像玻璃一样。100多年前,人们在欺骗岛捕鲸,工厂旁边的火山爆发,整个工厂被烧毁,这次本想进入废弃工厂拍摄,但被坚决禁止,如果在南极做了不好的事情,一定会遭到惩罚,南极的干净和我们心里的不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低级趣味的人数不胜数,前往南极的真正意义就是去朝圣,面对那份洁净,反观我们自身。

安静,我赞同鲍呈所说的,我们不要破坏南极的那份安静,立戒浮躁,好好思考生命的意义,自我检讨,南极其实是有生命的,她在静静的注视着走近的每个人。今天我们对南极做了宣誓,只是单纯的保护,这个题目不足以表达对南极的感情,从南极回来,让我们的内心应该更纯净,精神更加高尚和强大。

,用内心的礼敬,我认为摄影的最高境界是哲学。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航拍时,我看到了贝隆夫人及阿根廷名人陵墓,当时就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把它拍下来,让大家看到它在市区的位置,非常醒目,进入陵园却进入没有一点恐惧。之后到机场我又留意到一副装贴画,画上面全是坟墓,请人翻译后才得知,这是本国在和英国人交战时候牺牲的烈士。黑格尔说,一个民族一定要有人仰望星空,要心存理想,我们最高的理想就是实现精神价值追求,完成这样的理想,我认为联盟理事长(徐殿龙)是我们的领头人。

心友汇携手EIC第三次走进南极

经过两年的探索,

2017年的南极之行,注定不凡

“一次南极,一生朋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