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儿子考上音乐学院,父亲从国企辞职陪读,是伟大还是变相绑架

原标题:为了让儿子考上音乐学院,父亲从国企辞职陪读,是伟大还是变相绑架

一位名叫刘方的小伙子,在7月12日收到了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而在这份喜悦背后,是父亲刘文利放弃自己国企的工作到广州陪读两年的牺牲。

刘方的家在河南濮阳,为了让刘方受到专业的音乐教育,2014年他初中毕业考上了广州星海音乐学院附中。但一年之后刘方觉得自己的学习等各方面都跟不上学校的节奏,家里遂决定刘方的爸爸刘文利辞掉国企的工作到广州陪读。

刘文利初到广州找工作时经历了不少困难,有段时间只能靠出卖自己的体力来做搬运工:“为了孩子,一切都能忍受吧。”最后在附中的帮助下他找到一份打扫琴房的工作,并提供免费宿舍解决住宿问题。

学音乐的花销非常大,刘方用的琴是三年前考星海附中时买的,八千元左右;而他的同学用的都是5-10万一把的小提琴。学费、琴的保养费加上课外提升补习课等的花费,家里根本难以轻松承担,只能向亲戚朋友借,甚至把房子抵押了出去。刘文利与刘方的母亲达成了共识:“培养孩子,不惜一切代价。”

9月刘方就要到北京读书了。喜悦背后是更大的压力,刘文利只希望能快点找到一份新工作,筹措大学的学费。

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情可以理解,刘方也是一个争气的小孩,但这种几乎牺牲父母的一切只围着小孩的世界打转的做法实在是不敢苟同。

面对这种情况,首先要问的问题是,孩子是否愿意?从新闻报道的来看,刘方是喜欢音乐的,他只是觉得自己这么大了还要父亲处处操心内心很愧疚,于是用刻苦的学习和优异的成绩报答父亲的付出。

当孩子有热爱的事物,并且愿意为之奋斗的情况下家里人表示支持,尽心尽力地培养,可以确切地感受到他们对孩子无私的爱,这可以称之为伟大。如果小孩不愿意,是父母把自己的梦想加之于小孩的身上,那就是对小孩的强迫,对小孩自主选择权的一种剥夺。

第二个问题是,这种做法正确吗?对孩子的培养,是否应该在家庭能力允许的范围内,而不是只要有一分,就一分全都给孩子?

朗爸对青年钢琴家郎朗的培养也是这种“马拉松式”陪读,在朗爸的悉心照料下郎朗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种牺牲在旁人看来无疑是有点疯狂的,甚至有时候是孤注一掷的。说得好听点,就是一家人在追逐梦想,往同一个方向在努力。说得不好听,就像举家上下把以前、现在,可能还有以后的生活押在了一支“潜力股”上,这种偏执和冒险更像是一种赌博。万一失败了,孩子面对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失败,可能还要承受父母对他的失望,这就是一种变相的绑架。

许多网友对这篇新闻的评论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可“父母心”太过沉重,也会压垮孩子的肩。

文/梁颖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