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两会期间,交通部长杨传堂明确表示手机召车软件,政府是支持和鼓励发展的,但是利用私家车等社会车辆从事专车服务,均涉嫌非法运营。此言一出,专车未来合法化的条件就有了定论,只有具备运营资质并且在运输管理部门进行备案的车辆方能得到许可。一直以来甚嚣尘上的专车市场便以新闻不断吸引着公众的眼球,其中最大的争议莫过于私家车参与运营。

  上周网曝天津数百台出租车围堵专车,现场曾一度失控,到昨天郑州百名的哥打砸滴滴专车等一系列事件将抵制抗议活动愈演愈烈。2015年贵阳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Ub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出现引起了现场不小的轰动,在接受新闻记者采访时,卡兰尼克表示愿意与中国政府合作,让专车合法化。这几年城市化进程加快,大中城市居民增长快速,甚至有些城市已经比原来大了一两倍,但出租车保有量却还在原来的水平,汽车租赁公司业务模式基本还停留在对公业务层面,发展缓慢服务水准不高造成了消费者出行困难。

  

  专车通过互联网共享经济理念快速发展之后,参与车辆良莠不齐存在违规行为,但有关职能部门不能以担心专车安全问题而不去考虑更规范更合规的方式去解决。毕竟市场规模已经愈发壮大,而合法化的首要手段即是严禁私家车介入专车市场,目前各地合法租赁车辆保有量较少,无法满足市场的供需关系,就需要政府重新考量需求扩大共享车辆,开放与扶持出租及汽车租赁企业,以用车方便与价格低廉的优点减少私家车的出行,从而解决城市交通拥堵及环境保护的诉求。

  传统汽车租赁是公司提供车辆给客户,签订承租协议,其中大多租车客户为公司性质,私人租车由于价格昂贵等多种因素一直未形成气候。目前网络专车带来的巨大商机赢得了汽车租赁公司的青睐,专车运营解决了租赁车辆的闲置问题,又能让其自由的随时将车辆提供给长租客户。但租赁公司因规模及政策因素也存在发展的难度,据朝阳区某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刘先生表示:“传统租车市场越来越难做价格太透明,车辆回收周期正在延长,造成资金周转困难。现在专车市场很火,公司正投入部分车辆,收益还是比较满意。但苦于限牌因素及资金问题,无法做大做强。”

  

  随着汽车市场拥有量趋于饱和新车销售不断下滑,许多汽车厂家正在研究多渠道提升销售增长来改变以4S店为主要销售通道的单一模式。早在去年丰田便与神舟租车合作推出丰田致炫特价抢租活动,利用神州覆盖全国70多个城市的客户资源展开推广,通过租车客户的试乘试驾达到体验式营销的目的。今年上海车展丰田则与号称要斥资80亿建立汽车租赁产业的易到用车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将旗下车辆投入易到平台进行专车运营,这样每年将给丰田带来数十万次的试乘试驾机会,而随着汽车金融的介入,也解决了汽车租赁公司在重资产投入的压力,这种多赢的合作模式从多方面解决了企业自有发展的瓶颈问题。

  对于限制车牌的大城市而言,限牌本身的意义是控制汽车保有量以缓解交通压力,其中以私家车为主。当限制私人购买汽车的意愿后须有相应政策来提供更多选择。近几年一二线城市在公共交通领域都投入很大的财力来满足增长过快的出行需求,若能打破出租车及公交车的垄断地位,开放专车市场让社会资源参与进来,通过市场有序的竞争,使传统的汽车租赁企业、汽车厂家与互联网平台相结合,或许是唯一多赢的模式。

  当人们用养一部车的成本去租车,从而达到拥有一部车的生活质量,买不买车似乎不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