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王泷正这回可能真红了

原标题:王泷正这回可能真红了

采访:闪电娱乐

摄像:闪电娱乐

编辑:二三

《白夜追凶》在豆瓣上变成了评分9.1的良心神剧,悬疑探案推理剧火热了起来,这一次,是通过网剧的形式。

潘粤明凭借本剧从颓死了也没人找的局面中破局,当然,《白夜追凶》带火的不仅仅是他一个,王泷正这位80后也顺势成了“周巡”,那位看似散漫却心细如发的警探。

王泷正其实长相很帅,演技也不差,却一直奇怪地不火。2017年初秋,伴随着《白夜追凶》的周更升温,可能,他的大势终于来了。

01

10年话剧淬炼演技

出生于1980年,王泷正童年生长在天津的一个大杂院里,后来“稀里糊涂”被选进了体操专业队,每天过着半军事化管理的生活,从训练馆到宿舍,再到食堂,三点一线。“我的童年和少年太简单了”,王泷正说,青葱时光仿佛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完。

在北方,天津是曲艺胜地。王泷正这个土生土长的天津人,似乎天生自带表演天分,打小就喜欢模仿孙悟空,学马三立说单口相声,他说自己虽然个性腼腆,“可是模仿就是拦不住”。

长大后,体操带来的伤病,让他的父母开始担忧。妈妈在报纸上看到北京几所艺术学校招生的消息后,带着他去报考中戏,他居然又一次 “稀里糊涂地考上了”。

后来他曾经问过招考老师,为什么选他。老师的回答是,其实每个考生,会什么不重要, “感觉和气质是关键的,更何况,我们更希望你是一张白纸,才好画出最漂亮的图画。”

中戏给予了他很多很多技巧、方法和理论。那四年里,王泷正的感觉好极了,“我知道我挺帅的,我又是那一届毕业大戏的男一号,虽然赶上非典没演出,但真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上学时,我一心以为,我毕业了一定会成为演员,成为明星。”但没想到,毕业之后,王泷正却发现事情走向变了:根本没人找他演戏,连小角色也没有

我是不是人生最高峰就是考中戏面试的那一刻?”他怀疑了。

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某一天,王泷正和几个同样前途渺茫的同学,在麦乐迪最便宜的下午场唱K,忽然接到了孟京辉导演的电话,问愿不愿意参演他的新话剧。问他愿不愿意参演他正在排的王泷正一口答应,“就算是跑龙套,我也来!”那一版《恋爱的犀牛》,主角是段奕宏和郝蕾。

但其实当时的王泷正挺懵的,“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话剧,也不认识孟京辉导演。很多师哥师弟说孟京辉导演是先锋派旗帜啊,我说,什么先锋派?根本不懂……

话剧初体验是痛苦的。从温润的象牙塔直接切换到孟京辉的先锋戏剧,王泷正完全找不到话剧的表演逻辑,一遍又一遍的尝试,一次又一次的被否定,他一度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走演员这条路。“我已经全面崩溃了。”王泷正说。

话剧排练

谁知道,王泷正和孟京辉断断续续的合作,保持了差不多10年。“非常感谢这次崩溃。导演后来也说,他是故意的,将我在学校里的那些东西全部打碎,完全摧毁,让我从身体里重新发生和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感觉。”

我明白了那些所谓的技巧,不是真正的好。之前以为自己懂得了的东西,其实一直在隐藏自己,把最本真和本我的东西藏了起来,只是学到了出招。后来,在和孟京辉导演合作的很多年里,我一点点摘掉技巧,尽量找出最真诚的本我,再表演出来,我发现,这才是最好的。”

02

一不小心从反派变成硬汉

在花美男、玄幻剧、穿越剧和大古装剧流行的年代里,王泷正却走出了一条“硬汉”道路,还挺反套路的。问到这里,王泷正笑了,“我也曾经花美男过,但那会儿没戏拍不是吗?”他很干脆地讲了实话。

没主角可演,没红的阶段,王泷正是怎么过的?

其实我算是同学中幸运的了,”王泷正说。“有戏演,能养活自己,在圈子里能生存下来,本身就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中戏的一个表演班里,三分之二的人最终都转行,或者做了幕后,“能继续做演员的人,目前已经很少,做得不错的就更少了。”

王泷正和孟京辉导演陆续合作了近10年,后来从导演工作室出来,做了一段时间新闻资讯类节目主持人,又接了一些日本反派类的角色,直到遇见了五百导演,去拍了《心理罪》。这是一段漫长的过程,王泷正说,“我还是觉得自己挺幸运的,遇到很多优秀导演,他们给我了一个特别正确的方向,给我建立了很大的自信。”

在《我爷爷和奶奶的故事》、《枪火》和《秘密小分队》里,王泷正演的都是日本反派。也许是他的脸部轮廓长得比较日系。“去演日本反派有什么想法?没什么想法,能有戏拍就谢天谢地,”他突然大笑道,“再能赚点钱养活自己就更好不过。”

从反派变成了硬汉,王泷正并非刻意转型。他从没想过要当硬汉,只是按照剧本提炼,加上自己的一点小经验和审美,尽量找到一种最好的表达形式。成就他的,是漫长的表演累积,“那些年的每一部戏都不是白给的,不管演了什么角色,或多或少都会吸取一些经验,最终变成你自己的。”

五百导演找到他演《心理罪》时,王泷正对网剧的概念,也挺懵的,“我以为网剧就有点学生作业那种感觉,都是小片,”但和五百聊完,一股热血冲向每个毛孔,王泷正坚定的认为这部戏“必须要拍”!演完《心理罪》,播放了,专业圈里口碑很棒,观众也特别喜欢。王泷正想,哎呦,我火了,“我觉得自己可能要大红大紫了”。《心理罪》确实引起了人们对剧本身的热议,但王泷正本人呢?“走在街上好像有一两个人认出来我,叫着邰伟,要签名,然后这事儿就过去了……

粉丝为《心理罪》创作的素描作品

这是王泷正演员经历里比较魔幻的体验,倒也让他明白了吃咸看淡的道理。“做演员,必须要保持心中的平静。做到了平静和坚持,才能真正做到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欲望变大了,这是挺可怕的一件事”。

03

《白夜追凶》里最接地气警察

从《心理罪》到《白夜追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多。

以为自己要红,结果没怎么样,难受,不难受,那整个过程已经经历了。”王泷正看着镜头,也似乎在对着自己说,“对,人来就是一片平静的水,到湖边,加点朱砂,加点墨水……最终还是会回归平静,哪怕底下是静水深流。”

《白夜追凶》找到王泷正时,他看了看故事大纲和几页剧本,听导演讲了一遍故事走向,没有什么犹豫,就答应加入剧组。

《白夜追凶》中,王泷正和潘粤明演的前刑警队长关宏峰,犯罪嫌疑人关宏峰的弟弟关宏宇,以及兄弟俩互相假扮的对方,有大量的对手戏。“表演其实是走钢索,战战兢兢,没法踏实。”《白夜追凶》的周巡,在散漫、吊儿郎当的背后,却是缜密、心细如发的另一面,而王泷正,在表演周巡式散漫和周密交错的同时,也经历着一场心理多重奏。“没看到观众反应的时候,永远不知道会怎样。只能说自己某一场戏我很过瘾,我很享受。但观众看到了会不会上瘾,会不会夸赞,那很可能是另一件事。”

对王泷正来说,唯一能做的,只有孤注一掷演好每一场戏。他依然记得凌晨两点和潘粤明的第一场打斗戏,“拳拳到肉”的痛感很真实,但是戏缝对手的痛快也着实酣畅。

从《心理罪》到《白夜追凶》,王泷正都在演警察,被网友们誉为“最接地气的警察”。

“我们演员演警察,错了可以NG,再来一遍,但他们真的是不允许犯错。他们在保护人命财产安全的同时,可能随时会丢了自己的性命。他们会经常也会像演员一样,做卧底、行动、变换身份……所以真的是非常了不起。”对于如何演好警察的角色,王泷正的心得是,“真听真看真感觉,在规定情景里,深入到人物的特性中!”

《心理罪》 邰伟

《白夜追凶》最近的剧情已经深入到了最核心的部分,而王泷正也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了出来,被夸赞为“要血性有血性,要脑子有脑子,简直不要太帅!”。更现实的好处是,他接到了越来越多的合作邀约。有别于《心理罪》时的沾沾自喜,现在的王泷正对成绩看淡许多,“一切都没什么改变,还是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演戏。”

04

闪问闪答

问:最近正在追的剧?

答:《白夜追凶》(颇为机智地笑了)。

问:最近最奇特的一个癖好是什么?

答:没注意。

问:目前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什么?

答:周巡和邰伟有什么不一样?

问:那你通常都怎么回答?

答:邰伟是邰伟,周巡是周巡,但这两个人都是我。

问:经常忍不住会唱起来的一首歌?

答:有时候唱这个,有时候唱那个。唱歌传染,早上听见哪首歌,哪首歌可能就自动播放一整天。

问:拍完《白夜追凶》之后的一个小毛病或者小习惯是什么?

答:抠手。

问:会想如果自己不是演员会从事什么行业吗?

答:想过挺多的,医生、军人、包括真的警察。可能我是比较爱幻想的双鱼座吧。

问: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答:懒。

问:符合自己的星座特质是什么?

答:想象力还行。比较能编故事。

问:以后可以去当编剧?

答:那个不行,太累了,在角色里面还可以编一编。而且双鱼很敏感,这个非常好,演员的敏感是非常有必要的。

问:拍片现场做喜欢导演说什么?

答:OK、过。收工也是。

问:享受演戏的那一刻还是播出来的那一刻?

答:这两个不一样,那个是在角色里面和对手之间的碰撞的享受,这个是你完事后理性看了自己一遍,关系不一样。当观众时,在挑自己很多的毛病。

问:你看自己演的片会经常看吗?

答:会。那时我就变成了挑剔的观众。要不断的丰满自己,积累,在看播出的时候,这你等于又重温了一下之前所有的东西。

问:口头禅?

答:那就这么着

如果读者们还有其他关于《白夜追凶》或王泷正的问题,欢迎在文章下方或@闪电娱乐派 给闪电君留言^^

End

| | | | | | | | | |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