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被抹黑为草包,却在最富庶地区称王,虽然没建国,但一直受到祭祀

原标题:被抹黑为草包,却在最富庶地区称王,虽然没建国,但一直受到祭祀

元末明初是个动荡的时局,由于元朝的腐败和贪婪,致使各地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当时就有一个叫朱重八和一个叫张九四的农民揭竿而起,朱重八就是后来建立明朝的朱元璋,当然这都是后话。这个叫张九四的人,就是当时元朝和朱元璋强有力竞争对手张士诚。张士诚是反元势力中最有实力的一个人物,也是比朱元璋都有能力问鼎皇位的人,但后来却一败涂地,失去了逐鹿中原的机会,虽然失去了天下,让他稍有安慰的是:他得到了富庶江南地区人民的爱戴。

张士诚是泰州兴化白驹场人(今属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世代家族以贩盐为生,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张士诚没别的谋生之路,一副扁担,带着弟弟士义、士德、士信一起挑盐贩卖,从中找点差价。贩盐这营生历朝历代都是禁止的,官方禁止的东西,一些盐警也不完全不让你卖,而是敲诈勒索你的钱财。本来就不挣钱,被那些元朝官员一折腾,简直没法活了,张士诚和兄弟几个加上朋友李伯升等一共十八个人,史称“十八扁担起义”趁黑夜把盐警乱棒打死。一不做二不休,张士诚干脆拉起众“盐丁”造反,张士诚当时想:反正也是死,倒不如死的轰轰烈烈。

公元1353年,张士诚与弟士义、士德、士信、率盐丁起兵,攻下泰州、兴化、高邮等地。次年,在高邮称“诚王”,国号周,年号天佑,率军渡江攻取常熟、湖州、松江、常州等地。

公元1356年,张士诚攻下平江,然后把平江(苏州)改为隆平府,他从高邮迁都到这里。就以承天寺为办公场所,盘腿坐在大殿中,在梁上射三箭作为标识,表示自己从此自立为王了。

就在同一年,朱元璋也攻下集庆(今江苏南京),他派遣杨宪向张士诚传达友好的意思。这就是朱元璋高明之处,你强我就向你示弱。这也是朱元璋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霸”的战略战策。朱元璋想和张士诚示好,愿意彼此割据一方,不互相侵犯,但张士诚表示不服,扣下了杨宪。朱元璋大怒,派徐达和汤和两人去吊打张士诚,结果张士诚损兵折将,这才写信求和,请求每年送给明军粮食二十万石,黄金五百两,白金三百斤。朱元璋回信,限令他放回杨宪,每年只要他送五十万石粮食就行了。

朱元璋、张士诚和元朝三者之间,彼此相互攻打,此消彼长,各有所得所失。但后来张士诚判断失误,以至于势力范围逐渐缩小,朱元璋的明军却越来越壮大。

公元1363年,张士诚攻下安丰,杀红巾军领袖刘福通,自称吴王。但此时的张士诚乃强弩之末,后屡为朱元璋所败,疆土日蹙。二十七年秋,平江城破,被俘至金陵(今江苏南京),不为朱元璋诱降, 自缢而死,时年47岁。

在元朝末年抗元起义领袖中,有“(陈)友谅最桀,(张)士诚最富”之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成王败寇是真理。张士诚被明朝抹黑为草包是必然现像,只有他的昏庸、草包才能衬托朱元璋的高大。同时历史也是由人民书写的,这从当时张士诚统治的地区百姓的风俗可以说明这一切。

在苏州市中心观前街南不远处,有一条叫王府基的小巷,本地人称作“皇废基”,这里曾是张士诚王宫所在地。苏州至今保留着一个奇怪的风俗,每年农历七月三十晚,古城的大街小巷里就会有星星点点的香烛插在地上,俗称“烧久思香”,据说那天是地藏王生日,张士诚起兵时自称是地藏王转世,而“久思”正是其小名“九四”的谐音,这香便是苏州百姓烧给他的,明祭“藏王”,暗祭“张王”。是为报答张士诚的功德而设,此俗从明初延续。

张士诚,踞苏十余年,保境安民,轻徭薄赋,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烧“久思香”,是吴地人民对张士诚的怀念。据说,朱元璋曾因此生疑,命地方官查询,民间谓之为祭祀“地藏王菩萨”。苏州人,怀念张士诚的仁德,每年农历七月三十日,为张士诚烧香,托名为“地藏菩萨”烧香,实际上是烧“久思香”(九四香)。

今天苏州每年农历七月三十日,民间虔诚供奉的九四香,就是对他绵延六个世纪的纪念。一柱香火,却也证明一个真理:只有人民,才可以公正评价一个人!

(文/秉烛读春秋,点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