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碑帖|三国魏《东武侯王基碑》

原标题:高清碑帖|三国魏《东武侯王基碑》

《王基碑》全称《东武侯王基碑》。隶书,三国·魏,魏元帝景元二年(261)四月立。在洛阳关林。清乾隆初年,河南洛阳城北十五里处农民掘地得之,后移至洛阳城明德中学中,嵌于壁间。初出土时,仅刻其半,碑之上段尚未刻凿,朱书灿然。惜因未加保护,书丹之字很快磨灭。这块碑因此成了一块很特殊的碑。清毕沅《中州金石记》云:“三国时刻石惟有《九真太守》、《天玺纪功》(《天发神谶》)、《国山碑》及《受禅》、《上尊号》、《封孔羡碑》数种,久为世所传摹。迩年创见诸碑尤多,奇伟若予在关中访得褒城李苞《石门》题字,孙孝廉星衍游句容访得吴《衡阳太守葛祚碑》及此皆金石家所未著录;足与史传发明,殊可宝也。”同时,它虽然是一块残缺不全的碑,但却成为汉魏时碑刻系先书丹后镌字的有力的实证。碑主王基,字伯舆,东莱(魏治掖,今山东掖县)曲城(故城在今掖县东北)人。历文帝、明帝、齐王、高贵乡公、元帝五代,文武兼备,勋著魏室。官至东武侯,魏元帝景元二年卒,追赠司空,谥“景侯”。《三国志·魏志》有传,业绩、官职与碑文多合。

《王基碑》的书法与魏之《受禅表》、《上尊号》以及《曹真残碑》近似,结法严整,用笔斩截,风神雄健清隽。其运用所谓“折刀头”的笔法更为强烈(参见《受禅表》条),不少字的形貌已直如楷书,故评家亦指其“上托隶源,下开魏齐风范(由云龙《定庵题跋》)。

王基少年丧父,靠叔父抚养成人。黄初(文帝曹丕年号,220—226)年间,举为孝廉,先后在青州刺史王凌、大将军曹爽手下为官,后召秘书郎,擢中书侍郎。他刚正不阿,直言敢谏。魏明帝继位后,盛修宫室,百姓劳瘁,王基上疏谏诤,语言激切,明帝有所收敛。任安丰太守时,恩威并行,加强边防,边境百姓得以安宁。任荆州刺史时,明制度,整军农,兴学校,深受称颂。

诸葛诞任扬州刺史时,吴国集兵建业(今南京市),扬言进攻扬州。诸葛诞与王基商量对策。王基认为,吴国嫡庶纷争,大臣不协,将才缺乏,集兵建业不过是安定内部,不敢贸然出击,结果不出所料。

公元249年(魏嘉平元年),王基加封扬烈将军,随征南将军王昶击吴。王昶率大军至江陵,王基率部攻夷陵。夷陵守将闭门自守,基佯为进攻,暗派精兵奇袭雄父(吴军粮仓所在地),城中守军失粮,不攻自破,王基因功赐爵关内侯。

当时,朝中伐吴之声甚高。明帝征求王基的意见。王基分析形势,认为军粮储备不足,运输河道修治不利,虽积兵江内,无经久之势,难以渡江作战。明帝采纳了他的意见。

曹髦立,封王基为常乐亭侯。

255年(正元二年),毋丘俭、文钦作乱。王基任监军,随大将军司马师前往讨伐。俭、钦以勇称于世,魏军多有怯敌之意,朝廷诏令王基停军观望。王基认为南顿有大粮仓,占据南顿为平贼之要,于是上违诏命,下拒众议,率军抢占南顿,对平贼起了很大作用。叛乱乎息后,迁为镇南将军,都督豫州诸军事,领豫州刺史,进封安乐乡侯。

257年(甘露二年),诸葛诞在寿春叛乱。王基与司马昭进围寿春,吴国派遣朱异来救诞。时,诏令王基引军转据北山,基认为撤寿春之围,则使敌内外会合,而自己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遂围城不懈。诸葛诞突围不成,城中粮尽,军心大乱,寿春遂拔。司马昭遣诸将轻兵深入,王基力谏:“大捷之后,上下轻敌,轻敌则虑难不深,且兵出逾年,人有归志,不宜穷追。”司马昭遂罢。

261年,王基病逝,追赠司空,谥曰景侯。皇帝下诏称赞他著德立勋,治身清素,久在重任,家无私积,身没行显,足用励俗。陈寿《三国志》作王基传,称其为“国之良臣、时之彦士”。

《王基残碑》在清钱大昕《潜研堂金石文跋尾》、毕沅《中州金石记》、武仪《授堂金石跋》、王昶《金石萃编》等书中均有著录。《校碑随笔》称:早期拓本“ 兼、致、文、柔、司、典、麾、爵、举、无、废、册、远、车”等字尚完好。人物传记王基(?~261),字伯舆,三国时魏国东莱曲成(今招远县西部一带)人。王基少年丧父,靠叔父抚养成人。黄初(文帝曹丕年号,220—226)年间,举为孝廉,先后在青州刺史王凌、大将军曹爽手下为官,后召秘书郎,擢中书侍郎。他刚正不阿,直言敢谏。魏明帝继位后,盛修宫室,百姓劳瘁,王基上疏谏诤,语言激切,明帝有所收敛。任安丰太守时,恩威并行,加强边防,边境百姓得以安宁。任荆州刺史时,明制度,整军农,兴学校,深受称颂。诸葛诞任扬州刺史时,吴国集兵建业(今南京市),扬言进攻扬州。诸葛诞与王基商量对策。王基认为,吴国嫡庶纷争,大臣不协,将才缺乏,集兵建业不过是安定内部,不敢贸然出击,结果不出所料。公元249年(魏嘉平元年),王基加封扬烈将军,随征南将军王昶击吴。王昶率大军至江陵,王基率部攻夷陵。夷陵守将闭门自守,基佯为进攻,暗派精兵奇袭雄父(吴军粮仓所在地),城中守军失粮,不攻自破,王基因功赐爵关内侯。当时,朝中伐吴之声甚高。明帝征求王基的意见。王基分析形势,认为军粮储备不足,运输河道修治不利,虽积兵江内,无经久之势,难以渡江作战。明帝采纳了他的意见。曹髦立,封王基为常乐亭侯。 255年(正元二年),毋丘俭、文钦作乱。王基任监军,随大将军司马师前往讨伐。俭、钦以勇称于世,魏军多有怯敌之意,朝廷诏令王基停军观望。王基认为南顿有大粮仓,占据南顿为平贼之要,于是上违诏命,下拒众议,率军抢占南顿,对平贼起了很大作用。叛乱乎息后,迁为镇南将军,都督豫州诸军事,领豫州刺史,进封安乐乡侯。 257年(甘露二年),诸葛诞在寿春叛乱。王基与司马昭进围寿春,吴国派遣朱异来救诞。时,诏令王基引军转据北山,基认为撤寿春之围,则使敌内外会合,而自己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遂围城不懈。诸葛诞突围不成,城中粮尽,军心大乱,寿春遂拔。司马昭遣诸将轻兵深入,王基力谏:“大捷之后,上下轻敌,轻敌则虑难不深,且兵出逾年,人有归志,不宜穷追。”司马昭遂罢。 261年,王基病逝,追赠司空,谥曰景侯。皇帝下诏称赞他著德立勋,治身清素,久在重任,家无私积,身没行显,足用励俗。陈寿《三国志》作王基传,称其为“国之良臣、时之彦士”。

三国时期魏《王基残碑》拓片残本隶书,12行(完整者19行),高110厘米,共存220字。碑左侧有清朝光绪八年河南府训导杜梦麟刻跋。据考证,《王基残碑》是三国时期魏国景元二年(261年)刻石。乾隆时出土于河南洛阳安家沟村,后来移至洛阳存古阁,后又嵌于洛阳明德中学壁间,现藏河南洛阳博物馆。三国时期禁立碑石,存世量极少,自然拓本更少。《王基残碑》拓片其波磔翻挑和扁长字形构成了曹魏隶书的时代特征,同时期的《上尊号碑》、《受禅表碑》多已残破漫漶,故《王基残碑》是可卓然鹤立于三国时期的碑刻遗存了。

《王基碑》是三国魏明帝时物,其碑姓氏不存,从文中所记内容和《三国志》相考,为魏《王基碑》。乾隆初年於河南洛阳北十五里安家村筑寨掘得,移存洛阳存古阁,后嵌在洛阳明德中学壁间。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杜梦麟刻跋於末行后。相传出土时尚有未刻完之朱书文字,“惜无人辩识,付之镌工,遽磨拭以没“。(见《授堂金石跋》)。据杜跋云:上方未刻者前三行每行一字,徐行每行二字;下方则每行各缺五字。无立碑年月,但碑云基於景初二年(公元238年)四月辛丑薨,并云”策镌石表墓则亦奉敕所立。”可知碑当立於基死后不久。《王基残碑》书法与同时的《受禅表碑》、《上尊号碑》等,似有不同。笔法圆润,转笔渐趋圆柔,多有篆意,点划已是书雏形。

銘刻內容:子有成父者出仕于齊獲狄榮如孫湫違難??大夫遂/ 稟天素皓爾之質兼苞五才九德之茂慈和孝友?著於/ 景山林元本道化致思六經剖判?言綜析無形文辯贍/ 柔民忠正足以格非兼文武之上略懷濟世之弘規初/ ?孝廉司徒辟州輒請留以自毗輔後壁大將軍府拜/ 國典惟新出?安平安豊大守敷崇?訓典□惟明四/ 躬以允帝命遷荊州刺史揚武將軍又遷使持節?南/ 穴朱旗所麾前無交兵克敵獲?斬首萬計賜爵關?/ □諸夏震蕩王師雲集公翼亮/ 無遺策?無廢功故能墅戰則飛虎摧翼圍城則鯨鯢/ 於九有也比進爵常樂亭安樂鄉東武侯增邑五千?/ 之算征有獨克之威而忠勤之性乃心帝室屢奏封章/ 彌留年七十二景元二年四月辛丑甍公天姿高素與/ 亡則令儉斂以時服於是/ 將矩奉?追位司空贈以東武侯蜜印綬送以輕車介/ 奉山之速頹恨元?之未遂俯仰哀歎永壞慘悴以?/ 策鐫石表墓光示來裔其辭曰/ 塞憲章墳素昭此物則居則利貞在公畢力化流二邦/ 寧民是用息升降順道德讓靡忒會不?遺我說明與詮釋:《王基殘碑》又名《司徒東武侯王基殘碑》。三國魏隸書碑刻,19行,每行21或22字不等。景元二年(261)立於洛陽。清乾隆初年在河南洛陽出土,碑石僅存下半,碑字原未刻全,即廢入土,其未著刀處猶可見朱書痕跡。初出土時,朱書尚完好無損,出土不久朱筆字即失,其文未傳。碑刻上無王基之名,據《三國志》考為王基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