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毕竟是法治,克林顿总统为这个美国青年求情也未能免除鞭刑

原标题:新加坡毕竟是法治,克林顿总统为这个美国青年求情也未能免除鞭刑

新加坡毕竟是法治,克林顿总统为这个美国青年求情也未能免除鞭刑

江上小堂

1994年6月9日,美国青年迈克尔•费伊在新加坡被判鞭刑。原来费伊和他的一班朋友在新加坡境内公路上肆意破坏交通指示牌,并用喷漆涂鸦20多辆轿车。新加坡法官判处费伊6次鞭笞并坐牢4个月。

消息传出后,数十名美国要人写信给新加坡驻华盛顿使馆要求改判,就连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也亲自出面向新加坡总统王鼎昌为他求情。虽然新加坡在诸多方面仰仗美国,但新加坡并没有卖这个人情给美国,让费伊免于处罚。新加坡总统王鼎昌回答克林顿说,新加坡是司法独立的国家,他作为总统只能尊重司法的判决。新加坡内阁在总理吴作栋主持下进行讨论,看在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面上,请法院考虑可否为迈克尔•费伊减去两鞭。法院最后判决,迈克尔•费伊的鞭刑从六鞭减为四鞭。总费伊只得乖乖领受4鞭并坐满4月监牢。出来后,他心有余悸地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新加坡”。

英美等西方国家认为新加坡的鞭刑已落后于时代,野蛮而不人道。出于让自己的国民免于野蛮的处罚,才出面说情。这也情有可愿。美国总统没少干这事。一是美国人满世界跑,又骄傲自大,触犯所在国的禁令或者作奸犯科的事不少;二是美国政客要讨好选民,贵为总统也得屈尊纡贵向他国求情。还是克林顿,卸任后,2009年8月飞抵朝鲜,向金正日求情,救回了两名美国记者。这两名女记者被朝鲜控告犯有“非法入境罪”和“敌视朝鲜民族罪”,判了12年刑期。

新加坡虽然是个小国,但法律严峻,不会因人废法。鞭刑确实很伤人体面,但在没废除之前,那也应当一视同仁,不应法外开恩。说起来,新加坡的鞭刑也是大英国帝国殖民统治留下的。虽然英国早已弃之,但新加坡却完整保留下来,并加以精细完善。似乎新加坡人还挺喜欢鞭刑,认为行之有效,看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废除。新加坡的一位法官说:“我相信,对付目前在新加坡泛滥的某些罪行,在司法中使用‘鞭打’是必要的。对那些环境恶劣,赤着双手混饭的人来说,监狱生活未尝不惬意。只有鞭打才能产生实在、长久的效果。”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位教授也这么说:“新加坡民众多数支持鞭刑。……鞭刑的结果是在他们的屁股上留下终身鞭痕,这正好达到教育的目的,永远提醒他们再也不能犯罪。”

后来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谈及此事说:“美国媒体对自家男孩被别人剥下裤子鞭打屁股勃然大怒。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名美国青年是自食其果,他受过这次处罚后仍然恶习不改”。意思是说,美国的法律太过宽松,这位美国青年没有吸取教训。如果换在新加坡,他就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不然鞭刑伺候。

专制国家则与法治国家不同,法律不具有至上的权威性。法律往往成为专制统治树立权威和彰显权力的工具。人们很难根据法律来预料专制统治的作为。他们可能一会儿非常强硬,与其他国家锱铢必较;一会儿又非常慷慨大度,对他国有求必应。喜怒无常。可能的解释是,专制统治不受限制的权力会让人喜欢上对他人予给予夺、唯我独尊的快感。

2017年11月17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