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雅昌专稿】在路上2017:一群青年锐不可当的新媒体艺术

原标题:【雅昌专稿】在路上2017:一群青年锐不可当的新媒体艺术

由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支持,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共同主办的“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暨青年批评家论坛”于2017年11月11日在关山月美术馆举办,本届提名展和论坛将媒体艺术作为研究和展示的对象。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暨青年批评家论坛”海报

当代艺术是当下最活跃的艺术现象,对于当代艺术的关注和研究是当代美术博物馆重要的社会文化责任。自2013年开始,在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以及当代设计艺术研究两个主要学术方向的基础上,关山月美术馆推出当代艺术项目“在路上·中国青年艺术家作品提名展暨青年批评家论坛”。

目前,“在路上”已制定了六年计划——前五年的项目以媒介作为主要的分项依据——油画、水墨、版画、雕塑、新媒体,每年组织一个分项,通过展览、论坛和出版等方式,全面立体地梳理和研究不同类别和主体的青年艺术。第六年举行综合的文献展,集中呈现并讨论这五年活动中反映出来的学术问题。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展览现场

截止到2017年,关山月美术馆已经成功举办了四届——2013年,举办了以青年油画为主体的首届展览。2014年,举办了以青年水墨为主体的“新水墨艺术展”,2015年,举办了以青年版画为主体的“实验版画展”,2016年,举办了以青年雕塑为主体的“空间艺术展”,2017年,举办以青年新媒体艺术为主体,探讨当下新媒体艺术发展的多种可能。

“在路上:2017”提名展和论坛将媒体艺术作为研究和展示的对象,在对国内以“70后”、“80后”为主要创作力量在新媒体艺术领域相关的当代艺术现场进行梳理和分析后,最终从16位专家提名的110余位艺术家中挑选了32位在这一领域有着实验性以及有着持续的思考,并且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面貌和审美品格的优秀青年艺术家参展,展出的30余件/组作品也代表体现了“70后”、“80后”的知识结构、审美理念、学术指向。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展览现场

展览共分为五个板块——

感官世界: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先锋艺术留给当代艺术的遗产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观念艺术,这使得艺术中被注入极强的理性主义成分,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新的先锋艺术家看来,人和人文主义因此被挤压到边缘,因此转而强调极端的感觉和体验。这种艺术理念的对峙在依托于新媒介和新技术发展起来的艺术中尤其明显。如何在外在于人的设备与人的内在之间建立联系,并构筑有机系统,成为许多新媒体艺术家讨论的重要主题,也正是在该主题的指引下,互动、参与和分享成为艺术家热衷的新方式。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展览现场

机械伦理:人工智能的无限前景使得今天的人们对人机关系,尤其是基于社会学的伦理讨论极度扩展。但是,这一论题却并非是今天才有的新命题,在工业革命之后的历史中,它一直伴随着我们对未来的构想。人机伦理关系围绕基于人文主义的人与机器的主仆地位而展开。其先决条件是人与机器的自我认同和二元划分。这不仅对小说家和普通人有强烈的吸引力,也对艺术家产生了极大的作用,尤其是在人工智能崛起的今天,更是如此。然而,在未来,人和机器人真的依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吗?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展览现场

景观社会:从海德格尔到本雅明、德波、鲍德里亚,“图像”不再仅仅是一种工具化的再现方式,而是深刻的与世界本质、社会结构、意识形态、日常生活复杂纠缠在一起。而且,图像与这一系列现实的关系并非是被动和单向的,而是双向互动的。在这个意义上,静态和运动“图像”之观念与实践,将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进行了一次完整的改造和重组,成为现代人认知、思考和行动的基本方法、媒介和渠道。因此,对“图像”自身的思考,也成为艺术家可资利用的新方式,从而介入到我们时刻生存的现实世界中。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展览现场

万物生长:在拉斯科的洞穴壁画中,动物和植物以有灵的方式存在,从丢勒的水彩插图开始,它们逐渐转变为以人为中心的外在的研究对象,从而建立起人类学、动物学、植物学等现代科学,而在从库奈里斯到YBA的这一短暂现代进程中,动物则被残酷的使用,以挖掘人类不可模拟和再现的极端感受。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区,动植物都被以不同的方式被观察、认识、使用和消费,即便是在今天,依然如此,通过对动物在艺术中运用,无疑可以洞见社会的现实,也许不同人都使用苹果手机,但这并不是现实的全部。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展览现场

全景未来:时光倒退100年,甚至是30年,我们对未来的预期一定与今天大相径庭,原因并非在于未来变了,而是“今天”变了。人们总是按照自己存在的“当下”对未来做出预期,因此,《大都会》和《科学怪人》是那样的,而《银河系漫游指南》和《三体》则是这样的。但无论如何,人们都试图通过对未来的想像来洞见今天的世界,并以此为基础构建一个批判性的劣托邦或理想主义的乌托邦。在一个人类被空前发达的交通和物流联系起来的时代,在一个信息生产和交换极度扩张的现实中,人们常常也期待一个清晰的宏观未来。

▲“在路上·2017:中国青年艺术家(媒体艺术)作品提名展”展览现场

部分作品导览——

▲陈陈陈 《自杀机器人——米诺曹一代试验机》

“自杀机器人”是一个大型项目,主要开发制作不同型号的自杀机器人以及一些视频,绘画等等周边作品,最后烘托出一个世界观。

▲《分享小明的一天》放射能工作室 新媒体动画 1920x1080dpi 2016年

▲《分享小明的一天》 放射能工作室 新媒体动画 1920x1080dpi 2016年

《分享小明的一天》是一个时长约6年的影像作品。“小明”是由放射能创作的概念人物,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艺术形式和身份想象,开放叙事,不断变化。

▲冯晨 《boggie woggie》 影像

▲冯晨 《boggie woggie》 影像

图像的出现和消失是冯晨在作品想要表现的核心内容。同样,时间这个概念也是其作品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在他的影片中, 同样的镜头会不断地循环交替出现。冯晨将他的摄像机瞄准构建生活的事件和人物,但是他通过层层剥离它们的表象,将其转换为某种令人疑惑的呈现方式。冯晨的作品质疑媒介的权威性。他试图通过摄像机解构并且重建这种操控权,转换它们运作和再现世界的手段。最近他试图解剖录像中视觉听觉之间的同步,再通过他的作品重新连接,导致观者产生质疑,到底是我们应该信任感觉还是感觉有可能在说谎。

▲黄可一 《击鼓传花》NO42作品截频

《击鼓传花》以艺术家黄可一从淘宝购买国画牡丹“样本”的行为作为起点,重建了一个传统主题的当代美学与商业的双重模型,其中不但包括他对洛阳牡丹村的社会调研,也包括基于3D图形的计算机多维模拟、复合媒体表演,还包括对“产品”的线上众筹与出售等后续推进。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和绘画的典型符号,牡丹肇始于人工培植,其美学也建构于近千年中国人世俗哲学的吉祥心理。在今天,伴随着商业和消费的迅速崛起,这种审美迅速演化为一种社会现象。通过“击鼓传花”,黄可一力图深入探讨历史与现实、艺术与社会、个人与集体在今天的复杂融汇。

▲黃智銓 《dist.solo(相距·独)》

《dist.solo(相距·独)》这个作品的灵感来自眼神接触的刹那间和人与人关系中的变化。“dist”是距离的简称 。它也是广泛用于距离计算的数学和编程的术语。在这作品中,它代表了人际关系和数学的距离。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与他人有短暂交流而产生的情感连结。我们不时地互相吸引和排斥,依赖和分开,像两者舞蹈般的瞬间离合关系。这项作品涉及钟摆运动的动力学和数字传感器的组合。定制软件随机决定可移动重量的位置,改变平衡,因此摆动的节奏总是不规律的。机械和 LED 屏幕有意地结合理性和非理性规则,以不断变幻的节奏,表达艺术家当时对人际关系的个人情感。

▲李俊成 “What is the Control of Our Body” 影像

▲李俊成 “What is the Control of Our Body” 影像

“What is the Control of Our Body”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让我从我们本身出发,去探究整个过程。李俊成用试错的态度去探索、研究,从自身的演变组成到所在的空间环境,然后将整个过程中所想到或是在草稿上所画的图整理成动画。运用“试错理论”来对命题“是什么控制了我们的身体”进行艺术实践后,得出了并不能肯定是大脑控制了我们的身体这一结论。在这一过程中,进行了各种猜想,并逐一实践,这种试探纠错(试错)获得进步(渐进)的方法或技术,也即是一种猜想反驳理论。通过这一允许犯错误的这一个“原则”,李俊成做了不少看似无意义的实践,将过程中所提出的不同问题和答案放在一条时间线上,让我们对这一个命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林欣 《错误的秩序》 数字动画装置

▲林欣 《错误的秩序》 数字动画装置

《错误的秩序》系列一如其名,意图突出数字图像本身错误性的美学个性,解构之前作品所呈现的完整精美的形象。这一系列新作,是林欣对一块现实的矿石数据进行了各种尝试和解构,用数字手段进行扫描、点线拉扯等等,保留它在虚拟状态下被修改、被破坏的过程和痕迹。通过特意保留错误的形态,去定格一个物在转变中的状态,固化一种转瞬即逝的空间形态,从而表现一种非常态的心理感受。所以这是一种刻意的保留和节选,是林欣在虚拟图像的汪洋里节选出来的图形样本。林欣希望把三维虚拟创作的过程和异趣从电脑世界拉到现实的维度中来,让数字的bug延伸到现实空间,突破屏幕的屏障,就这样不经修饰地凸显在我们身边。

▲刘真辰 《这儿,那儿》 高清视频

▲刘真辰 《这儿,那儿》 高清视频

▲刘真辰 《这儿,那儿》 高清视频

《这儿,那儿》刘真辰在欧洲工作生活了十几年,在欧洲的时候时常觉得中国的生活是一场梦,而在中国的时候却觉得欧洲的生活是一个梦,有时候醒来后需要反应几秒钟自己是在哪里。视频的内容是刘真辰自己拍摄的“这儿”的现实和“那儿”的梦,或许是“这儿”的梦和“那儿”的现实。视频之间的“混合” 可以理解为“时空”的错位,形式所引发的想像使得内容游离于醒和梦之间。

▲卢意 《失踪者》剧照 影像截图 54'45'' 2015年 (1)

▲卢意 《失踪者》剧照 影像截图 54'45'' 2015年 (2)

▲卢意 《失踪者》剧照 影像截图 54'45'' 2015年 (3)

《失踪者》是一个悬疑故事,在启动这个项目的时候,主创团队来到台州椒江的一个小城,这个地方非常奇异,与其一街之隔便是现代商品房建筑,但街的另一边是一片古宅,还保留了很完整的海边小镇的味道。在一个体积不算大的小城镇同时出现了天主教堂、道教场和佛教堂,宗教信仰扎堆汇集于此。在镇子的中心有一条神秘诡异的算命街,街道上一直坐着一些神秘的墨镜人。另外还有镇海殿、观音像、半荒废的游乐场,及几个托老院,一切的因素似乎都是为了等待一个悬疑故事的到来。

▲卢杉 《基因糖》视频截图1 2015-2016年 ⾼高清视频 17分18秒

▲卢杉 《基因糖》视频截图2 2015-2016年 ⾼高清视频 17分18秒

即便在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我们也无法完全解开基因的秘密,我们生命为何延续,为何异变,为何如此不稳定。宏观上看,人类的独立性与进步在大的宇宙历史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土,微观上讲,人类可能只是基因实现自我延续自我进化的容器罢了。于是,卢杉在影片中围绕着基因的不稳定状态,把它扩大异化,人的身体随时会因为基因的异变而变化成各种生物。从而来看看,在这种具有科幻色彩的设定下,人类社会将会发生什么。同样在真实生活中,我们也在面临各式各样的基因危机,如何看待基因的异化与杂交,是进化还是退化,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是卢杉在影片中试图去探讨的问题。

编辑:陶一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