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匠心造物 | 褚宏生:百年传承 中国风韵

原标题:匠心造物 | 褚宏生:百年传承 中国风韵

褚宏生,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龙凤旗袍制作技艺第二代传承人,从1933 年开始学做旗袍,80多年间练就了精湛的技艺,旗袍已经深入他的内心,一针线,一裁剪,都能见识他的功力。如今,他已将技法传授给了徒弟们,此去经年,改变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对于匠心的传承。

5 月的上海已经入夏,小满将至,雨水逐渐多了起来。始建于 1906 年的外滩22号,华灯初上正是热闹非凡。

2012年重获新生的外滩 22号,已经成为汇集全球高级定制品牌、时尚艺术盛宴的顶级会所式商业中心,被称为“东方巴黎”。从 2015 年 4 月起,每年如约而至的上海高级定制周都会在这里登场。

*图片源于网络

有人说高级定制时装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如梦如幻极富艺术性,又为服饰注入了生命。

而每每在上海高级定制周亮相的瀚艺 HANART,永远在讲述一个关于中国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梦。从《水墨中国》《本色中国》再到今年的《上海传奇》,旗袍美人的背影成为了外滩22 号最曼妙的剪影,而这一切,与一位百岁老人密不可分。

百岁老人的旗袍生涯用毕生力量,专于一技一艺,从事其职,完美其艺,这是大家对于匠人的定义。

褚宏生,瀚艺 HANART 海派旗袍掌舵人。翻开褚宏生的履历“1918 年出生,上海旗袍著名制作大师”几个字赫然入目,如今时光荏苒,喜爱旗袍的人依旧很多,但坚持用传统技法做旗袍的手艺人却越来越少。但是褚宏生这位百岁老裁缝,每次亮相都能引领旗袍的风尚。

1936 年夏天,那时褚宏生不过是一个年满 18 岁的小裁缝,从老家苏州吴江到上海拜当时赫赫有名的“朱顺兴裁缝店” 的头号裁缝朱汉章为师,也只不过三年的时间。

或许正是受了新潮风尚的影响,又或许是慧根使然,18 岁的褚宏生在为当时红极一时的女影星胡蝶做旗袍时,选择做一件与众不同的旗袍——法国进口的蕾丝,白色的半透视。虽然当时师傅不同意,褚宏生还是将这件融合了中国内敛与西方前卫两种风格的旗袍做了出来,并一举惊艳了上海。

中国的第一位电影皇后胡蝶,身着将自己的气质展现得淋淋尽致的旗袍,成为了褚宏生最好的活广告。

一时间,褚宏生成为了那个时代最负盛名的旗袍裁缝。在同一时期,褚宏生还曾为宋美龄、王光美、白杨等制作旗袍,杜月笙也是其忠实顾客。

褚宏生的拿手绝活——量体裁衣,最重要的一环就是与客人交流,不仅仅是要知道客人的身形尺寸,还需要了解客人的喜好、经常出席的场合、气质等等。

在褚宏生看来,旗袍的精髓就在于对客人准确的把握。这就是为什么手工制作的东西更能打动人心,更有质感。因为那是每一个手艺人生命中动人的故事,注入了他的体验和情感,而这种情感能打动的,也只有人和时光。

褚宏生亲眼见证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旗袍的风华年代,而他本人更是成为了经历海派旗袍流行与再次复兴的“活辞典”,风靡华人世界的电影《花样年华》剧组,就曾专门向他取经,他也被媒体誉为“最后的上海裁缝”“百年上海旗袍的传奇人物”

作为中国女性的传统服装,旗袍可以展现女性的体态美,让女性体曲线充分显示出来,并透着沉着婉约的气质。

大家对于旗袍的热衷,特别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情结,也是对自身美态的肯定和自信的表现,就凝聚在一针一线之间。

褚宏生手下的旗袍将女性曲线美、体态美展现到极致,这位老人用针线制作精致旗袍,也交错了百年历史间的沧桑变化。

2015年 5月,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馆成立 100周年,特举办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中国:镜花水月”特设专馆来展示中国旗袍之美。

作为中国唯一受邀方,瀚艺HANART 展示了褚宏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为黑白片影后胡蝶制作的蕾丝旗袍。

还是那件让褚宏生一炮走红的旗袍,光阴流转,一件传奇的旗袍,解开一段尘封的往事。此去经年,改变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对于匠心传承的认真。

褚宏生与瀚艺 HANART 的结缘,也是因为匠心。上世纪九十年代,周朱光偶识褚宏生,两人对于上海裁缝的品味与精神理念有着相同的认识,在上海创立了瀚艺 HANART,秉持中西合璧的海派理念,坚持以手工缝制。

在艺术领域的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对话中,瀚艺 HANART 向世界传递了对中国古典服饰文化的深刻领悟 , 并将其注入到海派旗袍的设计和制作中。

让褚宏生和周朱光欣慰的是,瀚艺HANART 已经成为国内外高级定制中佼佼者。基本都是依赖好口碑来传播、用最好的材料加以细腻手工所完成的独一无二的作品,具有强大的力量。

或许它并不是第一眼就抓住你,却如美酒般经久耐品,越来越有味道。正如手艺人们的人生,余味才是最耐人寻味的。

褚宏生被公认最绝的手艺便是“量体裁衣”,他的眼睛就是标尺,无论顾客高矮胖瘦,一看身形便知尺寸,这个绝活,他的徒弟们也都习得一二。匠人老去,匠心长存。

褚宏生承载了近一个世纪的花样年华,旗袍也是他一辈子都放不下的东西,这就是一个老匠人的执着和对自己坚持一辈子的事业的热爱

如今,他的徒弟们依然在传承着旗袍的手艺。顾师傅的眼力就得到了褚宏生的真传,海派旗袍尤重量体,通常要测量人体的二十多个部位,腰节、腹围、臀围、开衩、袖口、胸围、前胸宽、后胸宽等等直到今日,这些数字都还是以传统的皮尺进行衡量,不以公分而以尺寸记录。

量体之后,是制版、裁剪、制扣,共计四个步骤,在褚宏生和他的徒弟手中,这些工序不再是刻板的工艺流程,是女人身上流动着的气韵,是含蓄与性感之间微妙而隐秘的平衡。

但不管时代如何改变,褚宏生和瀚艺仍然坚持手工制作。

在变与不变之间,这些兢兢业业的老裁缝们,又找到了可以延续旗袍生命的元素。他们在遵循传统手艺人技法的基础上,不断地改进,融入新的元素,让旗袍在发展传承之中紧跟时代潮流。

正如褚宏生的徒弟所说,热爱旗袍这一行,是因为总能在旗袍制作过程中学到新的东西,也只有这样的旗袍,才能耐得住岁月的洗礼,正如多年前,还是 18 岁的褚宏生坚持要做的那件蕾丝旗袍一样。

一代又一代旗袍裁缝将自己对生活的理解灌注其中,什么是美的,什么是好的,全凭经验去表达,而使用者,用自己的五感去感受、去交流。美的物件,会有一种触手可及的生命质感直达心底,哪怕是岁月如歌,匠心依旧。

内容节选自《珠海》第373期

文 | 薛珊

图 | 由采访对象提供

微信编辑 | 小鲸鱼

zhuhai magazin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