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打扮成老太婆

原标题:打扮成老太婆

— 接上文 —

“我和她曾经有个孩子叫阿信,可是找不到了。如果阿信还活着,应该和你一样大了。”

爷爷无力地垂下肩,一丝凄凉从他眼睛里划过。

“老太婆因为失去阿信才发了疯。她把所有的小孩子都藏起来了,把有的变成了玩偶,甚至是青蛙。唉!”

一个渔民插嘴道:“不仅如此,她还要消除父母们的记忆,让人们记不起自己的孩子。幸亏海爷爷带我们逃掉了。可是,我们永远只能在大海上漂泊,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所有人都悲伤地低下了头!

“也不知道那个毒誓里的千真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呀。”一个阿婆嘟囔着。

什么,千真?难道是在说我吗?“千真,千真是我的名字呀!”我忍不住插嘴道。

“什么?你叫千真吗?”爷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仿佛根本不敢相信似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无法言语的喜悦。

“千真?你是千真?快救救我们的孩子呀!”

“我,我……”我怎么可能有本事救出他们的孩子呀?我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了。

“你真的是千真吗?”爷爷喜出望外,把我抓得紧紧的,生怕我逃掉似的继续说道,“阿信就藏在风婆婆的城堡里。当年水婆婆发下了毒誓,只有千真才可以找到阿信呀!”

一个渔民着急地插嘴道:“把阿信还给风婆婆,她就会把孩子还给我们的。”

我根本没有见过阿信,该怎么找他呀?我一丁点儿法术都不懂呀,根本打不过那个可怕的风婆婆。水婆婆又是谁呀?一想起又多出一个老妖婆,我害怕极了,拼命摆着手开始耍赖。

“不,不,我不是千真……不不不,我是千真,可我不是你们所说的千真呀!”

“求你了,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人们可怜巴巴地掉着眼泪,阿婆和婶婶竟然“扑通”跪倒在我的面前。一瞬间,我惊慌失措了!

“不不,不要啊,我真的不行呀!”

可是人们一点儿都不相信,每个人都祈求似的望着我。婆婆苍老的眼里含着泪,海爷爷也眼巴巴地快要哭了。好可怜呀,我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些善良的人们伤心呀。

“那好吧。”我点了点头,可话刚一出口就后悔死了。

“千真终于回来了,我们的孩子有救了!”人们激动地抹着眼泪,仿佛立刻就能见到自己的孩子似的。

按照人们的说法,我是那个唯一可以找到阿信的人,而且会帮所有人找到自己的孩子。这怎么可能呢?无论如何我都不敢相信呀!

那天夜里,我昏昏沉沉地半梦半醒,满脑子都是那个老妖婆可怕的影子。

清晨,人们都来送行了。海爷爷很担心地叮嘱我说:“可千万要小心,一旦被风婆婆抓住了,没准儿你就会被变成怪物的!”

什么?我后悔死了!

“千真,婶婶给你化个装!”说着,婶婶就在我的脸上抹了起来。哎呀,她竟然把炉灰涂在我脸上。“要打扮成个老太婆才行。依你现在的漂亮模样,还没进城就被抓起来了!”阿婆脱下宽松的大衣服往我身上套,爷爷还给我裹上了头巾。喏,一小会儿的工夫,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老太婆了。

“还有啊,城里的人都失去了记忆,被风婆婆变得怪模怪样的,都不记得之前失去孩子的事情了。而且每个人都认为,小孩子是最让人厌恶、最让人讨厌的东西!”

“嗯嗯!”我一边仔细地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那么,风婆婆的城堡在哪儿?”

“在那儿呢,在云里。”

什么?我抬起头,只见头顶的天空中一大片白色的云团,鲸鱼一样飘着。“鲸鱼”的背上,若隐若现有一座神秘的城堡!天!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也太奇妙了!

“千真,准备好了吗?”

我心口慌慌的,默不作声。

“去找阿信吧,拜托你了。”说着,爷爷撑起伞,蘑菇一样的魔法伞递到了我的手里。我越发迷茫了,究竟该怎样才能找到阿信呢?伞飞起来了,冷不防用力一拽,拉着我的脚离开地面。

“啊,快放下,快放下我!”我吓坏了,拼命地踢腿大叫。

“千真,拜托你了!”不管我再怎么喊,人们只管仰着脸向我挥手。我只好死死抓紧了伞柄,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我越飞越高,就快要飞到云彩里了,人们的影子越来越小。

我这才注意到,从天空看大海,连着片的蓝色美丽极了!我轻叹了一口气,开始享受这美妙的飞翔。我试着张开一只手臂,“啊”一声,声音飘到了云彩里。

我的头顶是巨大的白色“鲸鱼”。摸到了,摸到了,我飞到那谜一样的云彩里了。飞呀,飞呀,我什么都看不到了,也许我就要进入那神秘的城堡了。

“扑通!”我掉了下来,掉在城外的一片原野里。不好,伞被刮走了,随着风飞上了天。

“回来,快回来,我要去爷爷那里告你!”我眼巴巴地追着跑,可是伞越飞越远,像断了线的风筝,抓不到了。当我无奈地停住脚步,四下里望去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周围是一些奇怪的石像,浑身长满了绿色的青苔,光秃秃的圆脑袋上一张大嘴巴快要咧到耳朵根儿了。每张脸上都是一种捉摸不透的笑,仿佛正在嘲笑我似的。我吓了一跳,在草地上慌张地向后躲。可是老半天了,它们除了取笑我,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伸出舌头对那些石像做了个鬼脸,然后拍了拍手从草地上爬起来。

放眼望去,我好像站在一个山坡上,远远的一架大风车正在尖顶的房子上转呀转。啊啊!从原野的这一边一直到另一边,连成片的大风车美丽极了!

我不由叹了口气,朝着一架风车走去。窗户像两只眼睛,风车会不会是鼻子?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活过来吧。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起风了,风车下的门洞“呜呜”地怪叫着!我赶忙拽住了被风吹起来的袍子,又有点儿害怕了!黑乎乎的门洞像张开的可怕嘴巴,该不会飞出什么老妖怪吧!天哪!一想到这里,我吓得浑身一激灵!逃,快逃,我头也不回地拔腿跑向山坡!跑呀,快跑呀!

— 未完待续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