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达夫:我不远千里赶来上海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魔都的滋味

原标题:郁达夫:我不远千里赶来上海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魔都的滋味

1934年8月,日本加快侵略步伐全面进逼华北,中国国土上一篇凋敝萧瑟之景。

一代文人郁达夫(1896.12.7-1945.9.17)在《故都的秋》里写过这么一段话: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郁达夫一路北上,也一路南下,在上海留下了点点足迹:他不远千里赶来上海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魔都的滋味。

魔都的滋味大概与情有关。

不知为何,那个时期的文人总是在辜负和被辜负中流连。

郁达夫1922年与夫人孙荃、儿子龙儿的合影

这张照片是郁达夫和原配妻子孙荃、长子龙儿在1922年拍摄的。那时的郁达夫还没有遇到后来令他神魂颠倒、抛妻弃子又因误会而决裂,引得流言四起的王映霞,而孙荃也刚生下可爱活泼的儿子龙儿不久,三人正是幸福美满的时刻。照片中的孙荃端庄静雅,而才子郁达夫则随性地微微倚靠在椅背上,和谐美满。

然而战乱年间郁达夫四处的奔波,由于经济拮据,孙荃在家照顾儿女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在1926到1927年的日记中,郁达夫多次写下感激荃君、对不起荃君的自白。1926年旧历端午节,照片中可爱的龙儿早夭,郁达夫无比悲痛。可郁达夫似乎注定是多情的才子,1927年初,他与王映霞相遇相爱,不可自拔。

郁达夫与王映霞

孙荃在郁达夫离开她后,终生未再嫁,只用心抚养着儿女们,甚至连郁达夫死去的噩耗,都是在报纸上读到的。

辜负与被辜负到此才刚刚开始。

要说郁达夫的上海,最为人熟知的要数尚贤坊40号——他和王映霞在那儿一见钟情。

今日尚贤坊

于是1927年1月14日,一个星期五的傍晚,时年30多岁的郁达夫走出光华书局,来到尚贤坊同乡兼同学的孙百刚家,一进门,就被长身玉立的王映霞迷住了,竟一头坠入情网。

王映霞

郁达夫认识了王映霞的第二天晚上,他以送还孙百刚放在他那里的译稿的名义到尚贤坊孙家,与王映霞再次相会,把她带去天韵楼游玩,因为人多不方便交流,又去不远处四马路(今福州路)豫丰泰酒楼喝酒吃饭。

王宝和老店即豫丰泰酒楼旧址

在郁达夫,猛烈地追求下,不久两人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后,郁达夫夫妇最初住在赫德路(今常德路)嘉禾里1476号,1929年搬到毗邻的嘉禾里1442号,一直住到离开上海。

傍晚时分,郁达夫和王映霞常走出嘉禾里,到树下散步。在极司斐尔路(今万航渡路)和愚园路,有时会遇见从曹家渡过来的独轮车揽生意,他们便分坐在车的两侧,手牵着手,一路上和后面的推车人聊着天,别有一番滋味。

昔日郁达夫夫妇散步场所今日风光

要说文人的圈子和现在的娱乐圈所差无几,胡适、鲁迅和郁达夫三人就在不断地尝试着分道扬镳和重修旧好。

早年,胡适和鲁迅曾在《新青年》杂志任编辑,是一对志同道合的密友,但因为对女师大风潮截然不同的态度两个人分道扬镳,以致后来鲁迅时不时或直接或间接地批评胡适,而在鲁迅生前,胡适则一律采取“老僧不见不闻”的态度,从不公开应战.。

而郁达夫跟鲁迅交好,从1923年开始相知相交,直到鲁迅去世时,俩人友情相交长达十三年之久。1927年10月初,老友鲁迅也从广州来到上海,郁达夫更是喜出望外。这一时期的《鲁迅日记》不时可见郁达夫或一人或偕王映霞访鲁迅的记载。

对鲁迅来说,郁达夫是他所有朋友中,最为知心的一位,也是最为了解自己的一位。1936年10月19日,鲁迅与世长辞,10月24日时,郁达夫在上海写了一篇文章,即《怀鲁迅》。

郁达夫与鲁迅

一如鲁迅对胡适的态度,郁达夫曾毫不含蓄地挑战当时文化界的权威胡适:

1922年8月出版的《创造季刊》1卷2期,发表了郁达夫的《夕阳楼日记》。该文主要内容是指摘一本译著的错误并批评翻译界的粗制滥译,刚刚崭露头角的作者突然以凶猛的火力向文化界权威挑战。他毫不含蓄地骂道:我们中国的新闻杂志界的人物,都同清水粪坑里的蛆虫一样,身体虽然肥胖得很,胸中却一点儿学问也没有。有几个人将外国书坊的书目来誊写几张,译来对去的瞎说一场,便算博学了。有几个人,跟了外国的新人物,跑来跑去的跑几次,把他们几个外国的粗浅的演说,糊糊涂涂的翻译翻译,便算新思想家了。

胡适

其实,在《夕阳楼日记》发表的三年前——1919年10月,正在日本留学的郁达夫回国参加外交官考试期间曾主动致书已经暴得大名的胡适,表达“钦羡”之情,并提出见面的请求。这封信很能说明郁达夫并不在乎名人的骄傲气质,而既不在乎却又要表示敬意请求见面,其间的矛盾心态也就显露无遗了。

郁达夫

但国仇家恨的大背景下,如此小吵小爱显得如此不值一提。

著名画家郁风是郁曼陀(郁达夫胞兄)的女儿,她最了解自己的这位三叔。为此她不无感慨更不无崇敬地为郁达夫的这段人生写下了这样一段评语:

以他那样一个早已成型的惯于赤裸裸地自我表白的人,却必须伪装成虚情假义的商人;以他那样一个对于日本侵略强盗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却不得不为其作通译,并整日强颜欢笑;以他那样一个嗜酒如命的人,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却只能守着自家的酒厂而滴酒不沾;以他那样一个崇尚美、追求美的人,为了隐蔽自己,却只能选择了一个‘何丽之有’的侨生女人作妻子;以他那样的一个文弱书生,面对出卖民族利益的汉奸特务,竟能挥起手掌怒打对方的耳光;以他那样的一个具有着豪放性格的名士,为了掩护战友的安全,竟然也能煞费心机为其排忧解难……

郁风

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地下工作者”。著名华侨陈嘉庚先生曾无比感激地说过:“达夫先生不仅掩护了我,还援救了许多被俘的侨领。”

马来亚的一位共产党领袖也曾公开地表示过:“这位赵老板真了不起,没有他的帮助,我们的组织就会遭到不可补救的损失。”   

然而,郁达夫的真实身份最终还是暴露了。

那是1944年的下半年,他被两个汉奸——一个是中华中学的校长,一个是日本宪兵队的译员洪根培,无耻地出卖了。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险恶形势,不少文化人都惊慌失措,开始做逃离的准备。郁达夫没有慌乱,亦没有留下任何的文字来表明自己的处境和心情,但他却留下了一份遗嘱,以此证明自己的视死如归。——那是1945年的正月初一,华人们都在欢天喜地过春节,而他却认真地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

中年郁达夫

1945年的8月29日,也就是日本宣布投降后的第十四天,正在家中与朋友聊天的郁达夫被一个土著青年叫出了门外。当时天已擦黑,刚刚吃完晚饭的他甚至没来得及换下身上的睡衣和脚上的木屐,便匆匆离去了;然而这一走,却再也没有回来,却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音信……   

直到数年之后,人们才在众多史料的查寻中发现了最终的线索:他被日本宪兵队残忍地杀害在了武吉丁宜附近的荒野之中,尸骨无存!这便是他人生的终章。

他不远千里赶来上海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魔都的滋味,如今尝够了——劫后,没有余生。

郁达夫手书:我们这一代,应该为抗战而牺牲。

►原创才是生产力,原创才能高逼格,期待您的留言,鞭策取走进步。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取走”所有。

转载请通过后台与“取走”取得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