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从黑网吧到鸟巢,中国电子竞技走了多久?

原标题:从黑网吧到鸟巢,中国电子竞技走了多久?

2017年12月4日,业内朋友给我分享了一篇新华网的稿件《电子竞技闯出独特产业化之路》,作为一个在游戏圈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人,没想到有一天也能看到官媒报道电竞这种游戏相关的内容,感触颇多。

当《英雄联盟》S7世界总决赛的巨龙在鸟巢赛场咆哮降临,多少人关于电子竞技的梦由幻想走入了现实。从2006年SKY李晓峰在意大利蒙扎摘得第二块WCG冠军奖牌开始,到2017年鸟巢的电竞盛世,中国电子竞技从黑网吧到鸟巢的这段路一共走了11年。

S7《英雄联盟》世界赛决赛,鸟巢内座无虚席

黑铁时代:2006~2011

2006年,这是属于中国电子竞技启蒙的年份。李晓峰的WCG二连冠与那首《Beyond The Game》燃起了中国电竞人最初的梦想。但除了梦想外,彼时的电竞从业者还留有些什么呢?

在主流社会的看法中,电子竞技等于网络游戏,职业选手类似网瘾少年。在随处可见且烟雾缭绕的黑网吧内,酝酿出了第一批中国电竞职业选手。

身披五星红旗的SKY是无数电竞人的启蒙者

面黄肌瘦,在镜头前唯唯诺诺的羞涩少年,便是那时职业电竞选手的统一形象。在电子竞技的黑铁时代,虽有成熟的韩国电竞产业在前可以效仿,但中国电竞的发展更多时候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电竞产业的不规范体现在各种方面,2014年夺得DOTA2国际邀请赛冠军并斩获百万奖金的王兆辉曾简单描述过那一段苦日子:“没有烟抽的时候就去捡地上别人抽过的烟头。”功成名就后的他对于生活的要求仅是“希望让父母过得好一点。”

王兆辉的经历是所有早起中国电竞职业选手的真实写照

作为中国电竞主体组成成分的电竞职业选手,在2011年以前过得便是王兆辉这般朝不保夕的日子。他们不仅要面对强大的国外选手以及他国先进电竞产业制度的降维碾压,同时也要与饥寒交迫的苦日子作斗争。

坐20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奔赴外地打比赛这种事在那时的电竞职业圈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生活总是不易,若只需面对不便的交通、微薄的薪资倒也还好,但职业选手还需承担随时可能失去比赛奖金的风险。

电子竞技世界杯(ESWC)起源于法国,它与CPL和WCG一起,被称为当今世界三大电子竞技赛事。即使是这样的世界级大赛,也曾爆出过拖欠选手奖金的丑闻。根据2006年《反恐》1.6的巴西冠军、MIBR战队的经理Velloso的说法,他们一直等到2007年才拿到自己的奖金。他说:“我们在2007年5月11日收到了赢得的38485欧元。”就这样,世界级电子竞技大赛ESWC整整拖欠了选手一年的比赛奖金。

连奖金都拖欠的世界级赛事

世界级大赛尚且如此,中国电竞的小型线下赛更为猖獗。在没有规范的电竞行业内,比赛主办方多由当地老板出资举行,这种随意组织的线下赛对于选手而言毫无保障。著名电子竞技选手陈尧曾经说过:“我们都很怕拿冠军,因为冠军奖金太多往往并不会发给你,相反亚军至少能拿到钱。”

不成熟的电竞产业不仅令职业选手个人承担着风险,其所在俱乐部更是朝不保夕。随着2009年经济危机的到来,不仅是国内电竞俱乐部飘摇欲坠,国外豪门更是纷纷裁撤选手、解散分部。其中较为著名的便有:瑞典常青树SK-Gaming和丹麦童话mTw,两者皆通过裁员来控制《魔兽》分队的运营成本。丹麦“梦之队” MYM则更是解散其《魔兽》和《星际》两个分队,电竞明星“月魔”MOON与“兽王”Grubby瞬间失业。

梦之队在现实面前也只能破碎

2009年的经济危机引发的电竞寒冬对于正蓬勃发展的中国电竞而言无异于当头棒喝。在8年前的那段电竞寒冬中,无数电竞人离开了这片伤心地。不过冬天过后总能迎来春天,经过两年的挣扎,中国电竞终于迎来了下一个时代:白银时代。

白银时代:2011~2017

资本的力量,始终是难以估量的。谁也未曾想到推动中国电子竞技进入下一个时代的竟然是这样一位富二代:王思聪。2011年8月份,中国首富之子高调入驻电竞圈,扬言要整合电竞圈的他收购CCM战队,挖角老牌电竞豪门LGD战队4位选手,组建了属于自己的电子竞技俱乐部:IG。自此,属于中国电子竞技的白银时代拉开了帷幕。至少,中国电竞职业选手不再会为了没有稳定工资而提心吊胆,也不再有出国比赛睡在大街上的窘境。

IG与WE的德比之战也是当年LPL一大看点

电子竞技的发展绝不是一个人能够推动的,但王思聪却绝对是一针有效的催化剂。除了资本家的力量外,优秀的电竞项目与正规的代理运营商也开始令中国电竞走上正途。

2011年9月22日,《英雄联盟》由腾讯正式在国内代理运营。相比于已败在2009年经济危机下的《魔兽争霸3》与当时国内无人看管的《DotA》,《英雄联盟》无疑拥有着成长为中国电子竞技首要项目最好的基础。

2012年,由若风等人组成的WE战队夺得了第一个属于中国《英雄联盟》的冠军——IPL5。也是从这个时刻起,关于《英雄联盟》的电竞种子也开始越植越深。

IPL5的夺冠确立了WE在LPL历史中的地位

王思聪等资本家的强势入驻为电竞职业选手及俱乐部解决了温饱问题,但相比于2011年以前,中国电竞行业的规范依然未能建立。混乱的比赛规章制度以及复杂的劳资关系依旧深植于中国电竞的骨髓。自2012年起,腾讯和Riot便开始着手建立完善的赛事体系,从业余到半职业、职业,再到顶尖赛事是初步规划,体系健康、上升渠道完善、基础扎实、上层建筑也足够高是腾讯建立《英雄联盟》赛事体系的初衷。

2013年3月份,《英雄联盟》“大电竞”战略与其全球同时在线破500万的消息一并爆出。在这个计划中,官方宣布将对战队、俱乐部进行规范化的管理,并将大力扶植中小俱乐部,极大地改善了电竞选手的生存环境。深层次、多类型、广覆盖、高密度的电竞赛事体系第一次出现在了中国电竞的历史上。

用金字塔来形容《英雄联盟》的赛事体系最为妥帖。面向校园的高校联赛、校际精英赛,面向大众的城市争霸赛,以及更多高校和民间的自发赛事,是整个赛事体系坚若磐石的根基。而LPL、LDL联赛则是令中重度电竞玩家得以转化为电竞职业选手的最优晋级通道。作为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LPL则链接至金字塔尖的S系列世界总决赛、季中冠军赛、洲际赛等国际大赛。从全民参与到晋升职业再到为至高荣耀而战,《英雄联盟》此般成熟且完整的赛事体系并非一日之功。

金字塔结构为顶级电竞赛事提供了丰富的人才储备

赛事体系的建成,代表着中国电竞产业链条的骨架基本搭建完毕,要想为中国电竞抹上血肉令其变得鲜活,则需要更多精力的投入。

教育是中国电竞身上一块重要的“血肉”。电竞教育是个笑话吗?学校能够培养出电竞专业人才?放在以往,这些质疑必然拥有极其确定的答案。但自2016年9月“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出现在教育部公布的13个高校增补专业当中时,关于电竞教育的质疑已开始逐步淡化。

教书育人与电子竞技相结合是培养专业电竞人才的最佳办法

越来越多的院校开始着力电竞教育的普及与发展,中央美院将《英雄联盟》艺术画册:《英雄联盟瓦洛兰图志·卷一》选入为参考教育用书。腾讯电竞则与中国传媒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以及超竞集团联手,从课程开发、教材编写、研究课题,实习实践四个领域助力电竞教育在国内的发展。

毫无疑问,优秀的电竞教育能够为电子竞技输送专业型人才。今年9月,腾讯电竞造访美国著名高校麻省理工学院(MIT),举行为期3天的MIT中美电竞之声交流论坛。与会者共同达成了:未来电子竞技聚焦于人才能力培养的共识。

如何发掘人才也是当下中国电竞需要考虑的问题。在刚刚过去的11月,腾讯电竞汇集了北京科技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7所高校的专家学者,以及电竞行业多位优秀从业者,在深圳举办了一场以推动电竞教育事业发展为目的,旨在为未来培养更多电竞产业人才的“与‘识’俱竞”电竞教育研讨会。

“什么时候种一棵树最好?答案是10年前,其次便是当下了。”中国的电竞教育虽起步晚,却在良好的轨道上发展着。

除了电竞教育外,对现有电竞从业者进行规范化培训也同样重要。以往的电竞从业者会给人以如何的固有印象呢?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便是对于观众及玩家而言先入为主的印象。有里有面,不仅是当今主流社会对于电竞选手、从业者的要求,更应该成为中国电竞从业人员对于自身的规范及要求。

从近年来各大赛事当中可以看到,越来越多有过专业培训经历的主播、解说、主持人开始走向台前,他们不仅能够在镜头前保持着良好的仪态,同时也能够为观赛者带来专业的分析。这离不开腾讯旗下各电竞项目对主播、解说、裁判及其它相关赛事工作人员岗位的职业培训。

解说职业的规范化同样代表着中国电竞软实力水平的进步

电竞教育的起步、电竞职业的规范化都是中国电竞产业链条的血肉与羽翼。它们并未决定着中国电竞的下限,却代表了中国电竞的上限究竟能够有多高。

黄金时代:2017~?

2003年11月,体育总局承认电子竞技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运动项目,但电子竞技没有火起来。

时间向后推14年,2017年10月28日,国际奥委会同意将电子竞技视为“运动”,还有可能进入20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我想当时无数电竞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会和我一样振奋不已。

电子竞技的“奥运梦”越来越真实了

电子竞技从一个“正式”体育项目到被奥委会承认,用了整整14年。这14年,电竞人从灰头土脸的黑网吧走到了鸟巢。

14年,恍若一梦。

但是这梦依然在继续,电子竞技的赛事体系革新全面开启。以《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为首的国内主流电竞项目,相继开展了赛事联盟化改革。其中,《英雄联盟》LPL联赛已在今年正式对外公布了主客场制的具体实施方案,并将从明年春季开始实施,而KPL联赛的工资帽、选手转会等一系列联盟化制度也已经实际铺开。这一系列的举措令电子竞技更像传统体育靠拢,但执着于用“入奥”来证明自己的电子竞技却已不缺这种证明自身的手段,因为它本身就已足够强大。

《英雄联盟》4周年盛典期间周杰伦领衔战队与王思聪所在战队展开激战

从周杰伦大战王思聪开始,泛娱乐与异业合作也开始融入中国电竞的血肉当中。举一个近期电竞跨品牌合作的例子:超竞互娱携手腾讯电竞打造泛娱乐电竞产业园,双方计划在未来几年里,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等城市打造多个泛娱乐电竞产业园。多方面的异业合作以及泛娱乐化产业打造,开始令中国电竞以更具亲和力的方式触及普罗大众。

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曾在今年的腾讯电竞年度品牌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电竞已经步入“黄金时代”。

这是属于电竞的黄金时代,电竞赛事再升级

这是真的“黄金时代”吗?至少对于曾经的电竞从业者而言,他们绝未想到中国电竞能到今天登堂入室的地步,也能有今日这般在鸟巢共襄电竞盛世的场面。

虽然只有短短十几年,但中国电竞发展却已大不相同。那些在2009年因畏惧寒冬而却步的电竞人,他们虽然是聪明的,作为电竞从业人士的我也能理解他们的无奈与艰苦,但相比之下,我更钦佩那些始终坚持不渝的追梦人。对于中国而言,电子竞技这条路艰难险阻不必多言,暗流涌动更易令人心生胆怯。

如果问,中国电子竞技从黑网吧到鸟巢共走了多久。从时间维度上讲,是11年这没错,但对那些职业选手、电竞从业者来说,只用了4个字的距离:“坚守不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