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同性恋,丁克

原标题:精英,同性恋,丁克

图片来源:凤凰艺术

也就是说,当你拿到一本书后,不是从第一页开始,一页页地往下翻到最后一页。而是要先看书名、序言,研究目录,读读出版者的介绍,再挑几个跟主题相关的章节看;最后再随意翻翻,挑几段或者几页看看。

这个看似很简单吧,但我敢打赌大多数人看书会跳过检视阅读。

检视阅读的方法给我的启发就是,看书不再省略前言、后记、索引等等过去觉得不重要的部分。就是这个思路,让我看到了《未来简史》的“致谢”部分。《未来简史》的作者也是《人类简史》的作者。

“致谢”最后一句话是:

最后要感谢我的另一半兼经理人伊茨克(Itzik),已经成了我的万物互联网。

最后要感谢我的另一半兼经理人伊茨克(Itzik),已经成了我的万物互联网。

这里的“他”包含了一个重要信息,为什么呢?因为作者Yuval是位男士,我在混沌大学app里看过他的演讲。而这本书的出版社是中信出版社,印刷包含这么重要信息的字,出错的概率极小。所以“他”字意味着,Yuval是一位同性恋者。网上搜索了下,证实了我的推测。

所有看过《未来简史》,却没get到这个重大信息的读者,都该好好反思下自己的阅读方法了。

同性恋者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闻,《霸王别姬》、《断背山》、《春光乍泄》、《蓝宇》等经典影片国人也耳熟能详。但发现Yuval也是同性恋者时,令我产生一个幻觉,即自己关注的精英阶层中,同性恋的比例似乎变高了。

比如,畅销书、创业者的宝典《从0到1》作者Peter Thiel,相信很多读者听说过吧,毕业于斯坦福法学院,1998年创办了Paypal,后来与Elon Musk的公司合并,2002年以15亿美元价格卖给ebay,接着,就创办了全球对冲基金管理公司Clarium Capital;2004年,投资Facebook,成立了Palantir,做国防安全和金融领域的数据分析;2005年,创办了Founders Fund基金,投资了LinkedIn、SpaceX等科技公司。据说,他的私人财富约有22亿美元。

据报道,Peter Thiel今年十月中旬与男友在奥地利完婚。Thiel是同性恋者的新闻,最初是2007年被美国媒体Gawker Media报道的,这个新闻可能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负面经济影响,因此Thiel很不开心。

到了2012年,Gawker曝光了美国摔跤明星Hulk Hogan的一个不可描述的视频。Hulk Hogan随后起诉Gawker侵犯自己隐私权,要求Gawker赔偿一亿多美元。2016年3月,注重个人隐私的美国法院判决Gawker赔偿1.15亿美元。

5月,Thiel向媒体透露,他向Hulk Hogan方提供了约一千万美元的财务支持。同年6月,Gawker向法庭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

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美国精英阶层一边倒地反对Trump、支持希拉里时,Thiel独独支持川普,并于10月宣布捐赠125万美元支持Trump的竞选活动。

以上事例足以说明Thiel这位精英,在政治、经济、科技、娱乐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与《人类简史》作者Yuval,《从0到1》作者Peter Thiel一样是同性恋者的精英,并且他们的产品或者节目我很喜欢的有:

苹果公司CEO Tim Cook;

《生活大爆炸》谢耳朵的演员James Joseph;

《康熙来了》的主持人蔡康永。

我关注的精英群体中,除了发现不少是同性恋者,近来还发现,有好些是丁克。比如连岳,及另外两个我了解较多的人,他们所处社会阶层都比较高,也都是丁克一族。在关注搜狗时,无意中发现它的CEO王小川,39岁,仍然单身。搜狗不久前刚刚成功在美上市。

同性恋者、丁克、单身主义共同的特点就是不生育下一代。

《自私的基因》一书中写道,人类是基因的载体,基因为了复制自己,世世代代永生,方法是驱动人类无意识地走结婚生子的标准流程,让人类在做跟生存和繁衍相关的事情就感到快乐,否则就感到痛苦。

人类的意识,是基因自我复制过程中的副产品。它渐渐也找到了永生的方式:

以文字、语言、建筑、饮食、工具、习俗、艺术等方式世世代代传递下去。

放弃生育下一代的群体,要想让自己的基因永生,一种方法是对抗死亡。例如在《未来简史》中介绍,硅谷富豪Thiel,没错,就是上文中的Thiel,正在研究长生不老的方法。比如投资了低温学公司,希望在死后将身体冷冻起来,以便在将来医学技术进步后复活;他还投资十万美元给遗传学教授,试图复活4000多年前灭绝的长毛象。

另一种方法是放弃基因永生,而让自己的意识永生。比如以各种传统媒体形式传播自己的思想观念,比如作家连岳,用文字传播他极力推崇的自由主义。

还有一种以程序语言传播意识的方法。

以王小川为例,他认为基因、细胞、企业、宗教、计算机程序等等,跟人类一样,都是一种生命,都有自我意识,因为它们都有稳定的性状,面对环境变化时能够适应,并且能够自我复制。

他认为编程就是创造一个生命。对他来说,编出一个能够展示技术、注入思想、对美的理解,能够自行独立演化的计算机程序,就跟大多数人生孩子养孩子是一样的意义。这类程序,现在被称为AI(人工智能)。

我开始以为,是这些非传统的群体人数增多了。后来查了下,以同性恋者为例,其人口比例大约是5%。但很难确定现在同性恋者在精英中的比例显著高于5%,毕竟没有确切的数据证明。

但有一点可以确信,就是从前的非传统婚育者(同性恋、丁克、单身族)精英,其影响力必然没有现在的影响力大。

比如,被视为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开拓者的图灵,1912年生。先后就读于剑桥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获博士学位。二战期间协助军方破解了德军的著名密码系统;在人工智能发展领域提出过图灵测试方法,至今每年都有比赛。他还是长跑运动员,跑赢过奥运会银牌得主。

但这样一个优秀人物,因为是同性恋,被英国政府起诉并定罪,后来因食用浸过氰化物的苹果而亡,终年41岁。

反观现在的Thiel,因为Gawker报道他的同性恋身份,给他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于是选择在恰当时机,反击Gawker,最终让其申请破产保护。这是图灵时代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说明一点,从前的少数派、弱势群体,随着科技、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的发展,虽然人口比例没什么变化,但是社会对少数派变得更加包容,心态更加开放。

受到社会较为平等的对待后,少数派的优势便体现出来:他们不用生育下一代,由此多出许许多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去钻研历史和新知,去应用新知;由于没有传统婚育观念和事务的牵绊,他们观察的角度也很独特新颖,由此,似乎更容易创新,再搭乘上互联网的浪潮,他们的力量也就放大了许多许多倍。

当这种变化出现时,未来的发展趋势会不会也相应发生变化?原来的少数派,会不会壮大?同性恋者也许主要由先天的生物因素影响,比例不会有太大改变,但丁克和单身却是普通大众能够选择的生活方式。

所以未来社会里,传统婚育者看到丁克和单身族的力量因为有更多的剩余时间,更多的经历,去积累练习实践新知,力量也因此变得强大时,传统的风向会不会发生改变,逐渐倒向少数派?

在这个趋利避害、都希望比别人过得更好的人类社会里,这个变化趋势很可能会发生的。而在科技开始有能力对抗死亡、改写生命定义、热衷人工智能的时代,这个改变实现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了些。

猎豹CEO傅盛在混沌大学思维大课演讲中提到的:人类未来由胎生改为卵生,似乎也不仅仅是个玩笑而已了。毕竟,林志玲、徐静蕾都已经冷冻了9颗卵子,朝这个方向迈出了第一步。

当然,如果你因为看这篇而决定加入少数派,那将是你的选择,你需要担负全部的后果:享受它的好处,也要承担它带来的痛苦。

坚守传统婚育观念的人们现在也不必惊慌,这种改变不会很快、至少不会在当前一代青年中普遍发生。

王小川:热爱,会让你克服掉所有困难 -凤凰网

Peter Thiel,图灵,James Joseph -维基百科

混沌大学的思维大课演讲

人类简史

未来简史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