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辛巴:在我的歌里有金戈铁马 ,也有日月星辰

原标题:辛巴:在我的歌里有金戈铁马 ,也有日月星辰

2017年,《中国有嘻哈》几乎集结全了全国大大小小的说唱歌手,无论你曾痴迷什么样的音乐类型,嘻哈这个小众音乐都强势地由这档节目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中。《中国有嘻哈》的音乐总监刘洲也通过节目将一众优秀的嘻哈歌手招致麾下,其中也不乏battle小能手辛巴的身影。

“这是我经历过最好的一场演唱会”

12月3日,由刘洲创立的国内首个家族式嘻哈厂牌Door&Key与BRAVO Entertainment举办了国内首场家族式嘻哈演唱会,北京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的场馆内人声鼎沸,所有人都赶来参与这场嘻哈音乐的狂欢盛宴。

即使是与Gai、辉子、大狗、赵涛、王大痣、啊鑫、T$ong、蜜妞相比较,辛巴的说唱经验也算足够丰富,当这个在《有嘻哈》舞台上用battle强劲进攻对手的实力rapper,站在Door&Key演唱会的舞台上时竟然紧张到忘记向观众介绍自己。

“我给自己当天的表现...打80分吧。”因为前期高强度的彩排训练,导致演唱会当天辛巴的嗓子有些发炎,“我前面上场的是辉子,给他伴舞的dancer下台以后就在为我加油打气,因为嗓子的原因我在候场的时候状态不是很好,当时还是比较紧张。”

如果非要罗列的话,辛巴已经参加过大大小小十多个说唱类的活动了,说唱比赛的冠军也拿过三个,但他告诉我们上台前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过彩排的内容,另一边还需要利用大喊来麻痹自己的嗓子。

“上台一瞬间完全是靠着练习了这么久的肌肉记忆在运动,当时带着耳返听不太清楚台下观众的反应,但是很兴奋,如果身体没有抱恙的话,就会更好。”一个对自己超高要求的人不容许任何微小的瑕疵,演唱会当晚一首《Zero To Hero》、一首《Game Master》零失误的表演还是没能让他百分百的满意,“但还是很开心,感觉自己做到了。”

“不会拘泥于固有的平平仄仄 在善变的世界静观形形色色”

“最早接触到嘻哈是通过周杰伦、潘玮柏这些在歌曲里加入说唱的歌手,后来接触到国外那种冲击力很强的flow,逐渐开始模仿他们的发声方式、flow的排列方式和韵脚。”

在西安大学上学的辛巴,看到了一个地下freestyle battle的视频,从那会开始他真正走近了地下嘻哈,亲眼见证舞台上的输赢。西安这个文化气息浓厚的城市对辛巴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从那首传唱度最高的《兰亭集序》里就能看出:“亦如三月的烟雨,如铁马踏冰河,轻狂年少的允诺,被消磨而陨落 ”。这也是辛巴与其他rapper最大的不同,他的词汇里总是充斥着文人墨客、理想抱负。

说唱歌手等到了《中国有嘻哈》的腾空出世,但对于辛巴来说,他还没等到嘻哈音乐真正走到舞台上,“说唱歌手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认知度并没有什么改观,”他对于自己,对于说唱歌手现今的定位非常明确,“说实话,还是需要从说唱歌手自身的方面做起,滥竽充数的人太多,虽然关注度更高了,但我们的话语权还是不够。”

他想做的,正如《Ninja Grime》的歌词里写的那样“要从地下冲破高墙的警戒,断层中感受过寒风的凛冽,非法入侵让天性不被泯灭,文艺复兴这次让你全部领略”。《忍者神龟》里的角色都是underground的,但他们的名字都来自文艺复兴的四位艺术家,他也通过这个想法,在歌曲中与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多纳泰罗一起在嘻哈界开展一场“文艺复兴”,希望嘻哈音乐能真正得到社会的认可。

“任所有故事随风而去零零落落 感谢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芸芸过客”

这个私下爽朗,台上凶狠battle的男孩是少有的满身才华而有极富思想的年轻艺人,这 应该也是辛巴吸引到刘洲的原因,“我对洲哥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中国有嘻哈》里我和小白battle,虽然我们背景不同,但他很公平。”

加入Door&Key的辛巴在北京像有了第二个家,当我们提到NOUS UNDERGROUND的时候,他的眼神里还是满满的骄傲。“他们是一群特别有思想的人,也是一群特别聪明的西安人,当时能加入到NOUS真的特别开心。”而问到辛巴现今的感受时,他说:“现在最大的变化是我可以把嘻哈当全职了,希望全心全意在这方面有突破,自己的名字能真真正正地留下来。”Door&Key家族里的艺人地域特色都很强,来自川渝江湖气息深重的Gai,北京胡同巷里局气的辉子,西安古城的诗人辛巴......在创作风格上迥然不同,辛巴告诉我们“我不太给自己定义,不想把自己框死,所有东西都能成为我写歌的素材”,这大概也是他的词曲总是那么令人惊艳的原因。如果说他是嘻哈届的诗人,那也应该是但丁这般的级别,嘻哈文艺复兴的一位开拓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