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女足劲旅解散给足协出难题 球员月薪上万算高薪

原标题:女足劲旅解散给足协出难题 球员月薪上万算高薪

作者:北京青年报

昨天,天津女足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因为资金问题,正式退出职业联赛。刚刚重新集中的天津汇森女足一队全体队员前天在驻地已接到正式解散的通知。此事看似突然,实际却酝酿已久,支持女足19年的汇森终因力不从心放弃投资天津队,而由此给国内女足联赛以及国字号女足带来的影响也给中国足协出了一道道难题。

汇森早就萌生退意

前天一早,天津汇森女足一队重新集中。这原本是她们新赛季备战的开端,不承想却成为球队最后一次队会。会上,俱乐部宣布球队解散,原天津女足仅保留2003、2004年龄段梯队,以备战4年后的全运会。这个结果对外界来说突如其来,但天津汇森女足的队员们早有心理准备,有队员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喜爱女足的球迷对“天津汇森”的名字都不会陌生。这支球队成立于1999年,其前身是1985年成立的天津女足,津门名宿蔺新江、张贵来、严德俊等先后执教。在过去的19个赛季里,天津汇森女足在国内比赛中获得过8个冠军、13个亚军和9个季军。以这支球队为主力班底的天津全运女足还获得了今年全运会女足成年组亚军,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劲旅。这支去年还曾夺下杯赛与锦标赛双冠的老牌球队为何如此凄凉地解散?原因很简单——由于资金投入上举步维艰,汇森无奈撒手。而在宣布解散之前,一队的8名球员及梯队的5名年轻球员已确定加盟长春女足,条件是后者代表天津参加4年后的全运会。据知情人透露,汇森早在今年全运会前就基本确定退出,“如今女足俱乐部也流行资本运作,投资一家女超俱乐部,没有个三四千万,根本转不动,汇森作为一家私企扛了这么久,实在扛不下去了。”

球员出路尚无定论

在被长春女足收编的13名球员中,包括韩鹏、王珊珊、朱钰等5名现役国脚。那么其他球员何去何从?仅仅依靠天津、长春两家俱乐部交易是无法解决的。而在汇森女足解散的同时,中国足协主要领导都在武汉参加男足职业俱乐部工作会议,会上关于加大女足扶持力度的话题引人关注。但令人尴尬的是,在足协口号喊出的同时,却发生了汇森女足解散的事情。

和男足职业联赛一样,中国足协为了规范女足俱乐部赛事,也设计了一套竞赛办法以及球员流动制度。目前,足协允许各女超俱乐部每年按照“3+3”的额度引进新援,其中冬季转会窗口开启之际,各队至多能引进3人。如果原汇森女足8名一线球员最终被长春女足签下,那么她们能否获得明年联赛参赛资格就成了疑问。说到此,不得不提及5年前大连实德男足退出中超后其球员转会的事情,虽实德球员获得自由身,但由于“接壳”的大连阿尔滨单季按规定最多只能引进8名球员(含3名U21球员),因此部分原实德球员不得不“以练代赛”,荒废了至少半个赛季。一位女足专家昨晚表示,由于汇森俱乐部与队员有约在身,像冯雅荻、李香林、赵丽丽、刘艳梅,陈苗苗等老将还面临退役,因此队员与汇森恐怕还要进行漫长的沟通拉锯战。至于其他队员的出路,目前俱乐部并没有说法。

此外,汇森女足解散还可能引发联赛不公平竞争的问题。如果长春女足一下子将汇森女足精锐力量全部接收,就必须得到中国足协的特批,那么津、长两家俱乐部间的交易就必然对其他各队选援造成不公,进而影响联赛竞争的公平性。

国家女足也会受“牵连”

就在汇森女足解散的前一天,中国足协发布了《关于新建俱乐部(运动队)参加2018年成年女足比赛情况调查的通知》,明确明年女超、女甲联赛参赛球队不增加,足协将在2018年陆续出台女超、女甲俱乐部准入规定。然而汇森退出,意味着目前女超联赛只剩下7支球队。在此前女超升级附加赛中,获得2017赛季女超倒数第二名的河北队不敌女甲亚军河南队,河南队携手女甲冠军武汉队冲超。而汇森退出后,如果足协确认有一支球队递补参加明年女超,那么第一候选就是河北队。但如果仓促找寻替补,与上述通知“严格准入”的精神就会相悖。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天津汇森与长春女足集纳了多名国字号球员。一旦两队精英球员合并,长春女足就将成为国字号输送大户。众所周知,在国家女足先后挺进世界杯、奥运会八强之后,中国足协对于球队未来大赛成绩更上一层楼充满了期待,因此执意用冰岛少帅埃约尔松替换法国人布鲁诺出任国家女足红队主帅。而由于目前国家女足分设红、黄两队,且采取长期集训的方式,国青女足也因为备战法国世青赛而长期集训,因此国家队从国脚大户俱乐部征调球员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目前女足俱乐部投资人都非常看重国内赛事战绩,而按国际足联规定,俱乐部有权拒绝国脚长期集训,这也令中国足协在处理此问题上难上加难。文/本报记者 肖赧

背景

国内女足经营举步维艰

天津汇森女足解散看似是投资人独木难支无奈退出,实际上折射出的是目前国内女子足球生存与发展的艰难。在女足职业化、市场化举步维艰的今天,“男足反哺女足”的发展战略更具有现实意义。

2015年秋,权健集团向在女超中岌岌可危的大连女足伸出援手,后者在得到资助后,竟奇迹般地由降级热门跃升为当季女超亚军。大连权健女足接下来两个赛季连夺女超桂冠的结果证明,投入产出成正比的规律在女足一样通行。而据知情人透露,在确定资助大连女足之前,权健曾有意接盘天津女足,只不过汇森当时舍不得放下苦心经营近20年的这块女足招牌。

在前不久的一次女足工作会议上,权健代表还曾抱怨有关“女足经济条件糟糕”的说法失实,因为权健女足球员月薪已经达到了数万元的标准。一位女足业内人士昨天透露,国内女超、女甲俱乐部的投入也连年看涨,现在一支女超俱乐部单季的投入都要达到两三千万元,女甲俱乐部至少也要1000万元。所以,和几年前相比,国内女足也出现了高薪球员,比如在大连权健、江苏等女足俱乐部,国脚年薪少则三四十万,多则百八十万。巴西国脚克里斯蒂安妮这样的外援薪酬甚至达到了200万,俱乐部的经济负担可想而知。而权健模式在女足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2015年春天,乐视冠名女超联赛,双方初定合作期为5年。当时双方涉及的现金赞助额度就突破了每年500万元的标准。然而出于经济上的原因,双方的合作到2016赛季结束后不得不终止。今年,除比赛装备、用球赞助涉及少量现金以及某公司提供的联赛数据服务外,中国足协在女超联赛方面再无其他赞助。虽然足协将女超、女甲场地广告权益交给地方经营,但现场广告几乎都成为各俱乐部投资企业的独立广告展示台,营收无从谈起。目前中国足协每年用以支持国内女足赛事的补助大概在1000万元,但投入依然入不敷出。

在本周五男足职业俱乐部会议上,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表示,足协将与教育部门加强合作,与高校共建高水平俱乐部,打造女足高校联赛,以确保女足可持续性发展。不过就现实而言,女足仍需不计回报的扶持,“男足反哺女足”的思路更具可行性和现实意义。文/本报记者 肖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