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历史:女子网球抗争与进步 WTA成立推动女子网坛发展

原标题:历史:女子网球抗争与进步 WTA成立推动女子网坛发展





为了杜绝职业球员假冒业余选手参赛而从中牟利的恶习,网球运动自1968年开始就引入了公开赛的概念。但是这一举措并没有改变当时女子网球的现状;事实上,男女运动员奖金上的差距被越拉越大。此外,那个年代没有任何一项赛事为女球员专门提供大舞台,她们通常都会被发配到外围球场,这一点更加雪上加霜。

1970年夏季,颇具威望的西南太平洋公开赛所设男女奖金比例居然达到了夸张的8:1,这一过分的做法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几位女球员中的佼佼者开始为更加美好的未来规划蓝图。她们欣然响应了业内权威人士、世界网球杂志的创始人兼出版商格拉迪斯·海德曼(Gladys Heldman)的号召,开始为争取男女平等而奔走。海德曼也得到了一些商界伙伴的支持,当时的烟草业巨头菲利普·莫里斯公司主席约瑟夫·卡尔曼就是其中之一。

尽管受到了一些网球协会的威胁,声称要禁止她们参加大满贯比赛并且剥夺她们的世界排名,九位女子球员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追随自己的信仰。1970年9月23日,她们和海德曼签署了著名的“一美元合约”,宣布参加在休斯敦球拍俱乐部举办的弗吉尼亚香烟邀请赛。这项总奖金额为7500美元的崭新赛事也具有开创性意义。

这九位球员后来被尊称为“Original 9”,她们分别是比利·简·金、卡萨斯、里切、道尔顿、里德、朱莉·海德曼、佩珍、巴克维茨以及泽根芙丝。在最后的决赛当中,卡萨斯击败了道尔顿夺冠。不过她们所有人共同证明了这是一种可以顺利运营的模式。

休斯顿的试水成功极大地激励了海德曼和卡尔曼。他们宣布将于1971年在美国举办一系列赛事,统一以弗吉尼亚香烟冠名。传统赛事必须要增加自己的筹码,否则将面临着逐渐衰退的风险。借着这股变革的东风,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在1973年正式成立,女子网坛自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签订合同出战1970年弗吉尼亚香烟邀请赛时,简·巴克维茨(Jane "Peaches" Bartkowicz)只有21岁。她在青少年时期就已经大获成功,赢下多座国内大赛头衔,并且在15岁那年摘得温网青少组女单冠军。成年之后,巴克维茨继续大杀四方,击败过像韦德和古拉贡这样的大牌球员,在1968年和1969年的美网都打进了1/4决赛,并且赢下了1968年的加拿大公开赛。此外,她也是1969年美国队在联合会杯夺冠时的参赛成员之一。巴克维茨于1971年退役,但在1974年曾短暂回归网坛。

“我们需要做些什么,这一点谁都知道。所以当休斯顿比赛开办之后,我毫不犹豫就加入其中,尤其是有格拉迪斯·海德曼在背后推动。”她说,“她拥有一家网球杂志,是一名女性,女儿也在打球,我就知道她会对我们感兴趣。说实话,我有些怕她。她很强势,但是为人善良,我知道她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如果你在网球运动当中开了这个先河,或是在任何领域当中牵头,就会引发多米诺效应,最终所有人都能得到帮助。”

罗西·卡萨斯(Rosie Casals)在1970年的世界排名最高来到第3位,她在休斯顿击败道尔顿夺冠时也仅有22岁。她的名下有11个职业单打头衔,曾经两次打进大满贯决赛,且都发生在美网——1970年决赛不敌考特,1971年负于比利·简·金。她在双打领域的成就要更加辉煌,职业生涯一共赢下112个双打冠军,其中的九个大满贯女双冠军里面有五个都是和比利·简·金搭档在温网获得,仅次于纳芙拉蒂诺娃。此外,她还赢下了三个大满贯混双冠军。卡萨斯曾多次代表美国队出战联合会杯,七次助力祖国夺冠。她在1996年入驻国际网球名人堂。

“毁掉拿大满贯参赛机会应该是我们和旧体制抗争所冒的最大风险了,”她说,“我们还能拿什么做赌注呢?我们本来就是网坛的二等公民,正规比赛都是男女合办,事实上也是所有比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什么可输的。从另一方面看,大满贯是我们当时的全部希望。不仅是奖金,也关系到你能否得到认可,获得参赛资格,或是因为表现出色而得到公平奖励。”

朱迪·道尔顿(Judy Dalton)当年32岁,她打进了弗吉尼亚香烟邀请赛的决赛,但最终输给了卡萨斯。在职业生涯当中,道尔顿一共赢下九个大满贯双打冠军,其中五个是搭档考特获得的,并且实现了职业生涯双打全满贯。单打领域,她在1968年打进温网决赛,晋级路上爆冷淘汰了考特和里切,决赛不敌比利·简·金。自1967年温网到1977年澳网(之后不久,40岁的道尔顿宣布退役),她在20次大满贯参赛之旅当中有10次都至少打进了八强,并且两次助力澳大利亚赢得联合会杯。

“在网坛发起政治运动非常艰难,但是在我们签下一美元合同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她说,“我帮忙在美网期间分发调查问卷,征询公众对于女子网球的看法。有些男性观众表示他们更喜欢看女子比赛,因为他们能把从长回合对决当中学到东西,应用到自己打球过程当中。现在来自世界各地的球员都能够同台竞技,我们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能看到网球发展成为如此国际化的运动。”

格拉迪斯·海德曼的女儿朱莉·海德曼(Julie Heldman)那年25岁。在职业生涯当中,她一共赢下了25个冠军头衔,其中包括意大利公开赛,并且在三项大满贯单打比赛当中杀进四强。在1969年,海德曼已经高居美国二号女单,世界排名在第五位。她曾经三次助力美国队赢下联合会杯,最终在1975年宣布挂拍。

“当时的形势非常紧张,每个人的生活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说,“男子球员和管理者们都站在我们的对立面,要知道,当年网球运动的高层当中没有一位女性。我们完全是向着未知的领域进发,大家必须要做出决定,我认为所有人应当团结一致。我没花多久就把我们奋斗的目标和更大的图景联系到了一起,因为各行各业的女性都出面支持我们。”

比利·简·金(Billie Jean King)被很多人尊称为“大姐大”,她在1970年牵头参加休斯顿赛事时还不到27岁。截至当年,她已经赢下了职业生涯12个大满贯单打冠军(全部类别共39个)当中的前五个,并且单双打都曾登顶世界第一。不过她在赛场内外的成就还远不止于此。作为网坛男女平等运动的先驱者,她在70年代上半期的影响力达到了巅峰。光是1971年——弗吉尼亚香烟巡回赛完整运营的第一年——比利·简·金就包揽了17个单打冠军,成为了首位单赛季奖金突破10万美元大关的女子运动员。1973年,她在著名的性别大战当中击败了鲍比·里格斯(Bobby Riggs),成为了WTA的创始人和首任主席。

“我们深知,女子网球要想在未来稳定发展,我们就必须设立巡回赛,举办一系列成体系的赛事。”她说,“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心怀梦想,也有远见。我们希望世界上每一个小女孩都有机会参与竞争,如果她足够优秀,就能够通过网球自食其力。我们也讨论了那些超越体育范围的东西,说到了整个社会的变革。当时女权运动刚刚孕育,我们很高兴能够赶上这股文化潮流,并且为之做出贡献。”

1970年,28岁的南希·里切(Nancy Richey)已经是两届大满贯单打冠军得主——她于1967年澳网和1968年法网夺魁——后者也是网球进入公开赛时代之后的第一项大满贯。在长达20年的职业生涯当中,里切赢下了69个单打冠军,世界排名在1969年高居第二位。此外,她名下还有四个大满贯双打冠军。在1978年美网之后,36岁的里切宣布退役。她在2003年入驻国际网球名人堂。

“在业余时期,我就已经尝到了网球运动的艰辛。那时我们要背着球包从市中心坐地铁前往森林山,然后再搭地铁回来。装满湿衣服的球包变得更重了。”她说,“我们没有钱,没有吃午饭的餐厅,什么都没有。现在网球比赛奖金动辄上百万,女子球员也能得到同样的报酬,这项运动在不断进步。这简直是太美好了。每次来到法拉盛公园我都会提醒自己,因为这是我们那时追逐的梦想。”

凯莉·麦尔维尔·里德(Kerry Melville Reid当年23岁。她在职业生涯当中一共赢下22个单打头衔,其中包括1977年在本土大满贯澳网折桂。此外,她还在其他40站比赛里面打进决赛,其中包括1970年澳网、1972年美网以及弗吉尼亚香烟巡回赛元年的年终冠军赛,这项赛事演变成了如今的WTA年终总决赛。她是70年代TOP10的常客。此外,里德还斩获了三个大满贯双打冠军,包括1978年温网。

“我想争取更多利益,但是我并不会把自己归为女权主义者的类别。”她说,“我的父母当时有些顾虑,但是我们有一个强大的领袖——比利·简·金是最优秀的球员,非常有话语权。作为Original 9当中的唯二澳大利亚球员,我和道尔顿一度在国内遭到禁赛,但是后来一切都解决了。有些球员花了更长时间才加入我们的阵营,但是我能理解她们,这是关乎自己职业生涯的重大决定。”

九位创始人当中最年轻的成员是克里斯蒂·佩珍(Kristy Pigeon,当时她还只有20岁。在赢得全国青少年女子组冠军和温网青少组冠军之后,她在成年组比赛当中继续闪耀,于1968年和1969年温网杀入十六强,一度跻身美国女子网坛TOP10。此外,佩珍还代表美国出战威尔士公开赛团体赛,并且赢得冠军。她在1975年正式退役。

“我曾经在奥克兰和伯克利念书,这些地方女权主义思想盛行。我还记得贝蒂·弗莱顿(美国作家和女权主义者)来到学校做讲座,不过在我看来,很多初期的女权主义者都没有抓住问题的核心。”她说,“某种程度上讲,她们并没有掀起太大浪潮,不像我们在网球领域带来的变革。我们向全世界宣告,男女运动员应该一视同仁。女子比赛也很激动人心,也能让人们全身心投入其中。对我来说,这是推进平等运动的更加有力的方式。”

最后一位成员瓦莱莉·泽根芙丝(Valerie Ziegenfuss当年21岁。她曾经在三项大满贯单打比赛当中打进十六强,并且在1972年于俄克拉何马举办的弗吉尼亚香烟巡回赛当中杀入决赛。她的单打排名最高位居美国第七,并于1967年成为美国双打排名最高的球员。

“全年16周的比赛里面我会参加14周,不过我没什么可抱怨的。我们想拥有自己的巡回赛,所以总有人要更加辛苦一些!”她说,“当然,推广的责任也落在了我的肩上,但是我非常享受,我觉得自己也做得很好。我们都倾尽所能,全力推进巡回赛发展。我们也收到了特德·廷灵的感谢礼物。他送给我一件黑色的天鹅绒系带背心,领口处装饰着莱茵石,和我的银色裙子非常相称。这是专门为了大舞台而设计,在体育馆灯光的照射下漂亮极了。”

文章转自WTA中文官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