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李荣浩《嗯》:多元的曲风从容的心

原标题:李荣浩《嗯》:多元的曲风从容的心

状态的变化是李荣浩第四张个人专辑《嗯》中,最显著的转变。

相比他《模特》时的厚积薄发,《李荣浩》和《有理想》已经展现出他步入更大舞台时,施展才华的快意和自信。

到了第四张专辑《嗯》,李荣浩周遭的环境已然发生更大改变:更广舞台上的密集巡演,全新舞台上电影的开画,手游领域他亦“开黑”唱上主题曲。

一切都表明,李荣浩已经更深度介入娱乐业。他也在熟能生巧中变得从容不迫。

新专辑10首作品中,多元风格的尝试是最大特点,但更重要的是,其间体现出了一种适度的放松感。

比如专辑名定为一个简单的“嗯”字,看上去随意极了,似乎没有任何压力。就像蔡依林唱道,管你小众大众我“呸”,李荣浩的新专辑则表现出,管你如何看我我“嗯”。好像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怎么看,他都照单全收,以不变应万变。

这通常需要一种内在的丰满作为支撑,即对作品的足够自信,从而透露出随性。

同名单曲《嗯》体现得尤为明显。这首被认为是写他自己18岁时的歌,用厚重的贝斯裹挟一种玩世不恭的恣意(“他上山打过鼓/下山打过虎”),却又透露出强烈的个人态度(“拒绝一切认输/从来都不服”)。

其实这种叛逆的玩乐感一直在李荣浩的专辑中有所体现,比如在第二张专辑中的《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只不过当时的他还需要借助翻唱崔健的作品来实现自我表达,如今,他已经可以只用十多个“嗯”音节组成洗脑旋律,把之前并不多碰触的摇滚写进专辑开篇。

其背后,对自己作品的自信。

接下来,无论是《裙姊》以梅兰芳为灵感的有感而发,还是《后羿》作为手游代言的“命题作文”,李荣浩都带上一种玩乐的态度。

这两首作品中,《裙姊》把嘻哈与中国风相融合,用电吉他模拟“男旦”音色,巧妙有趣。《后羿》疾风骤雨的舞曲编配与古筝交相辉映,捕捉到沙场快意的手游质感,烘托热血氛围。

在外界担忧李荣浩音乐呈现同质化的趋势时,这些跳脱的作品给出了不一样的听感。但从演唱上来看,李荣浩都表现得轻松自然,并没有为了刻意融入角色而做一些用力过猛的尝试,比如在《裙姊》来一段京剧,亦或在《后羿》中放肆嘶吼。适度感被他把握得很好。

反倒是在比较擅长的情歌领域,李荣浩改变固有唱腔。典型的“李荣浩式”情歌《就这样》,随着主歌到副歌的情绪递进,他的演绎由平静过渡到哭腔,再演变为“呐喊式”,层次分明。《少年》中,他以Acapella清唱开场,让人得以更近距离观察他的声音底色。

当然,他也留了一些作品强化固有风格。比如用《戒烟》写出戒不掉感情(“戒了烟/染上悲伤/我也不想”),仍然是他擅于从生活场景中汲取灵感,描摹感情的写法。《歌谣》《我看着你的时候》等回归暖心创作,带着平静生活的余温。

能感觉出,在这张专辑里李荣浩并没有想太多,他聚焦的点就是把每首歌、每种风格完成到一种恰到好处的程度。当然,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作品作为单曲都不错,但放在专辑中,风格或会略显庞杂。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似乎也恰好印证了他这张专辑的主题——“嗯”。不管多庞杂的曲风,如何多元的外界看法,他都照单全收,只做好自己的事情,以不变应万变。这也是他现阶段需要保有的状态。

就像在台北举行的新歌演唱会上,即便感冒严重,他仍能以不错的状态完成演唱,尽管现场一度出现话筒失声等突发状况,他也能幽默地调侃几句,然后重唱一遍,看不出一丝刚登上台湾舞台时的紧张。

而这仅仅经历了四张专辑的时间。《模特》《李荣浩》回答了“谁是李荣浩”的问题,《有理想》解答了“为什么是他”的疑问。如今,《嗯》则用多元曲风给出了“李荣浩还可以怎样”的答案。

但歌手永远无法满足外界对其的所有期待,李荣浩没有被大众或好或坏的舆论裹挟而走,只是做好自己的音乐,用一个“嗯”字对一切照单全收,踏实做自己。在多元风格的尝试外,这是《嗯》和他现阶段艺人生涯里,最值得被肯定的事情。(文/梁晓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