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阿朵《死里复活》:回到初心的动听与长情

原标题:阿朵《死里复活》:回到初心的动听与长情

文 / 摄人张

阿朵是一个擅于打破常规的女歌手。

她有着醉美流畅的声线,具有着充沛体力的舞功,是一个综合属性极佳的女歌手。但就是这样一个女歌手,却仿佛被她异常耀眼的话题和外形忽略了音乐性。

过去的几年,在乐坛是没有阿朵的消息的。所以当她选择继续出现在世界面前的时候,她依然选择了使用自己的音乐。只是这一次,她用音乐对抗外界争议的力量更加强劲。

这张新的专辑叫《死里复活》,听起来有一种收复失地的来势汹汹,但却没有了霸道的逼人气势,只有一种纯净的回归感。

从专辑的介绍来看,这是她过去五年的积累。值得一提的是,这张专辑的作词和作曲是由阿朵全部完成的。

五年的积累,足以改变一位歌手的风貌。阿朵既然有信心以新人的姿态出发,自然要拿出点高水准的东西出来。于是她集合了大量的的民族元素,经过了漫长而苛刻的制作,才诞生了这张专辑。

这张专辑的结构非常完整,像极了一部华丽的歌剧,符合它把自己作为“原声专辑”的定位。而且它营造的格局也足够恢弘,传达的信息与内涵也已经超过了普通的唱片,值得乐迷花更多的心思去聆听。

国内的民族音乐其实有很多,但是能将民族的元素为之所用,满足听者的听感刺激,做出符合现代人悦耳的音乐其实并不多。从这一点上讲,这张专辑真的做到了,就像张惠妹的《阿密特》。

这张专辑的格局之恢弘,除了企划的野心之外,也是因为这张专辑请的几组制作人。他们分别是:香港知名创作歌手方大同、幻世狂想乐队的键盘手侯珺硕、神游舞曲唱作人陈伟伦、美国的电音新锐制作人Soulspeak等等,同时阿朵本身也担任了制作人之一。

从这个阵容看的出来,这些制作人都是在流行、电子领域里游刃有余的高手,这次却要迎战大量的民族元素,不可不说是难度非常高。但是,他们并没有让听者失望。

专辑的第一首歌叫《起初》,它用了雷声等音效,表达出了它想表达的“开天辟地”的气势。阿朵干净的人声后,是一段急促的类似系统报错的声音,让这个娓娓道来的故事立即进入了剧情。

这样的设立与其说是歌词带来的画面感,更不如说像是一幅华丽的歌剧电影的开场曲。这首歌的画面感十足,却没有俗气的遵守流行歌曲的一般结构与规律,是自成一派。

这首歌的制作人是来自幻世狂想乐队的键盘手侯珺硕,他是一个喜欢打破常规的制作人,擅长电子乐。在这里,独特的理念却与这首歌“起初就要掀起一番风雨”的理念不谋而合。这首歌也成功的在专辑的一开始掀起了风雨。

我一直都认为阿朵是一位非常会唱抒情歌的女歌手,这点在《如你遇见她》里就得到了体现。这首歌的使用的敲打音效,是来自于苗家日常使用的器皿,尽管也用了大量的民族元素,但它兼具了流行歌曲的结构,并有着极其真挚的情感。副歌部分,阿朵的颤音发挥的极为真挚动人,将歌曲诉说的凄美哀愁演绎的极为惊心。

先前不久曝光过的歌曲《扯谎哥》则是这张专辑气势磅礴的最好表现。这首歌的制作人是方大同,他将大量的电子乐、土家鼓、苗家人声等元素,如同魔幻现实一般快速的穿插在音乐中,配合阿朵润泽的声线,给人一种极为刺激的畅爽感。所以如果听这首歌,也对耳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你有一个好的耳机,一定要煲起这首音色变化极为高频的歌曲。

《等待的新娘》可以视作是《如你遇见她》的后续,他们都有一样企盼和等待,如果说《如你遇见她》是一种凄美的哀愁,那么《等待的新娘》就是一种更加绝望的迷离。但就这样一种绝望的迷离,阿朵用深情的吟唱,更加慰藉了听歌者的心灵。

《那里是哪里》的制作人也是侯珺硕,这首歌里穿插了大量的重金属的元素。如果说五年前的《烟雨凤凰》是烟雨弥漫的温柔感,那这首脱胎出来的歌曲则是猛烈的狂风暴雨,试着去拍醒麻木的城市人。

《死里复活》作为专辑同名主打歌,是这张专辑里最恢弘的歌曲。这种歌曲的恢弘是一层一层递进的,随着人声越来越多,乐器的音色也越来越多。如同一开始是阿朵一个人在娓娓道来的吟唱,却绽放了整座村子的光芒。与其说这种复活是孤寂的,不如说它独立的,是属于阿朵自己的凤凰涅槃。

现在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越来越多的歌手选择了出单曲而不出专辑。而阿朵作为一位“女歌手优等生”,她不仅出这张13首歌的专辑,还选择了偏门的民族音乐学科,这本身就是一种勇气与自信。

整体而言,整张专辑确实就像一部华丽的歌剧一样,有故事,有剧情,有转折,有展望。如果民族元素的音乐都能像阿朵的这张专辑这样实践,民族的音乐才能真正走进城市与世界。

做好民族音乐,从来就不是用了一些民族的乐器、找了一些民族的人声那么简单,更需要的是一种初心和长情。初心是与生俱来的感应世界的能力,长情则是历久弥新的专心致志。在这两点上,阿朵都做到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