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小贷公司的玩法

原标题:香港小贷公司的玩法

编者按

近年来,有关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准入门槛和监管机制,包括P2P、现金贷、小额贷款、网贷的融资方式、利率、存款用途、风险控制、客户保护等普惠金融领域的热点问题引起了国内监管者、专家学者和实践者的共同关注。各界呼吁尽快出台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对以上问题进行系统性监管,保证行业朝着可持续方向健康发展。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香港在小额信贷、现金贷领域已经有多年的实践和经验积累。香港的做法或许可以为中国内地的行业监管者、实践者和专家学者提供一些经验,为中国大陆小额信贷、现金贷、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发展提供一个可借鉴的窗口。

下文是中国内地一位从事金融行业30余年的专业人士在港工作期间对香港小额信贷领域深入调研后的经验分享。希望读者通过此文能够了解香港在小额信贷领域的实践。

香港街上到处有银行,也到处能看到财务公司的招牌,还时不时猛抬头,发现身边是一个典当行,却很难见到小贷公司。你可能会在街头小报的缝缝里、街角乱糟糟的招贴中和网络上看到小贷公司的广告。不过,你不用怀疑,这些小贷公司都是合法的,他们都有警署发的放贷人牌照。

香港是个很容易借到钱的地方,有银行、财务公司、小贷公司、“二叔公”当铺,实在不行,还有黑社会。最近出现了一些网贷公司。不管怎么说,只要你想借钱,总有适合你的债主。

既然是小贷公司,贷款额度当然就很小了。一般不超过一万,是个人小额信贷。期限最长6个月,年化利率52%。据说坏账率在8-10%。

香港小贷公司的客户很难简单地用层级来形容,倒是可以说形形色色各色人等。朋友告诉我,贷款用途主要是救急,比如马上要开学了,孩子买书本、交学费的钱一下子还没有着落;比如突然受伤,医药费一下子凑不齐;房租贷;炒股票的“孖展”(英文margin的粤语音译,即保证金)等等。也有些用途很奇葩,很搞笑。

奇葩用途比较多的是上船赌博。香港法律不准赌博。赛马是公益。香港人要赌,除了亲戚朋友打麻将怡情,常见的是坐船去澳门。另有坐游轮到公海赌一个晚上。当然打擦边球的也有。赌桌上借钱,进九出十三。向小贷公司借,便宜多了,赌起来爽快些。

也有的借来付保险费。应该是期缴型的,不能错过交保期限,临时救急的。

朋友说,还有更奇葩的,问小贷公司借钱存银行。我很惊奇,问,为什么?朋友说,这些人一般都是小老板,不缺钱。但有了钱怕自己拿去赌或者搞没了,就定期借钱放在银行里,逼着自己“理财”。我总觉得这讲不通。或许是为了表示自己有钱,或者表示自己流动性没有问题,时不时需要在银行户头里有些钱趴着吧?不过,既然是奇葩用途,也许是有这样的吧。

据朋友说,现在小贷公司也抢了一些当铺的生意。香港规定,当铺如果没有放债人牌照,一张当票只能借5万港币。许多人当的一块表、一只包,往往就值十几万。于是小贷公司就抢了这些二叔公(当铺掌柜)的生意。

放贷款的生意,说来说去,最终还是风险评估与管理。只是针对不同的客户、不同的业务,不同的放贷人有适合于自己的不同的方式和套路。

客户要贷款,可以在网上申请,但正式贷款时还是要当面填表填资料的。审核的内容与银行差不多。至于如何审查、评估借款人的信用,朋友介绍说,他们有自己的“法宝”:他们自己的“征信系统”。香港有正规的征信评分系统TransUnion,简称“TU”,而他们小贷公司圈有自己的征信系统叫做“TE”。小贷公司的信贷经理们在Whatsapp里建一个自己的群,将借款人、曾经在哪里借过钱、现在在外面欠了多少钱、赌了多少钱等等有关情况都放到群里交流。一方面只要发生了业务、获得了借款,就随时在群里互通有无,进行交流;另一方面,也有人定期发布总结,然后各家公司按自己的需要把群里的内容写到自己的评分系统。这样,对于借款人的资信情况基本上能做到一查一个准。

同行,在市场有竞争,但更有合作。为了能持久地生存,相互的合作反而更重要。相互颠覆、封锁信息,最后只能是恶化市场、相互损害。

贷款出了风险怎么办?最小的小贷公司连老板带员工可能就三、四个人,客户有700个左右。一旦出了风险,催收工作根本做不过来。所以,除了正常的催款,收贷工作就都外包了。至于承包人是用什么手段收贷的,他们就不管了。在香港,报纸八卦经常有一些小店门窗被泼油漆了等等的消息。我估计大概就是这样的勾当吧。前段时间看到内地报道,有人已经动用广场舞大妈催收贷款了。相比而言,香港的手段明显还停留在来料加工的年代。

香港小贷公司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它的制度安排。除了公司必须有放贷人牌照外,每个小贷公司还必须有一个RO才能开业。RO是受规管持牌人。就是说,小贷公司必须有合资格受规管的信贷经理或者运营经理。RO首先必须身家清白,其次是经过考试获得牌照,这应该是德才兼备的意思了。换个说法,就是机构和业务人员,都要有牌照。这跟银行、投行、证券公司办理证券业务一样,机构要获得一、四号牌,还必须有一定数量的拥有一、四号牌的RO。要做保荐业务,机构要获得六号牌,同时也要有拥有六号牌的RO。要做财富管理业务,就需要有九号牌和拥有九号牌的RO。香港规定,一家小贷公司如果进行欺诈、业务经营不善,RO要负全部责任。朋友说,监管指标再精密,也不及有真人愿意用身家清白做担保来得放心。

一家小贷公司必须有一个RO才能开业,多则不限。一个RO,好像可以同时给几家小贷公司做持牌人。朋友说,见到过一个RO同时给五家小贷公司做持牌人。

在香港,RO制度不仅在金融行业很普遍,在许多行业都有。比如眼镜店、美容业、珠宝业等等。RO的牌不仅要考,RO执业更有许多相应的行业规矩。违反了规矩,就失去了牌照,也就失去了在这个行业混的资格。所以,它叫“受规管持牌人”,是要受“规管”的。从事一个行业,不仅需要具备从事这个行业的能力,也要遵守这个行业要求的规矩。所谓职业道德、职业精神,不仅仅是教育出来的,更是规管出来的。因为参与的机构受规管、参与的人员受规管,所以市场才能相对比较健康地运转。

说到“规管”,顺带说一下最近出现的网贷公司。这些年内地互联网金融如火如荼,各种创新层出不穷,搞得一地鸡毛,逼得政府出手进行监管,各种监管制度陆续出台。香港作为一个商业动感之都,当然不会缺少想要开展网络贷款的人。香港除了“银行条例”,还有“放债人条例”。“放债人条例”规定,以“点对点”模式放债,必须持放贷人牌照。但到现在还没有专门针对P2P网贷的法例。于是,那些想要开展网贷业务的人们就等啊,等啊,等着监管对网络贷款有清晰的规定。他们不知道,内地同行们等到监管出条例,行业已经由欣欣向荣转向一地鸡毛了。香港肯定有在监管之外的放贷者,那就是地下钱庄和黑社会。用什么科技,在他们是百无禁忌的,但有一点,他们一定不敢大张旗鼓地以科技的名义、以创新的名义、以普惠的名义要求合法化,要求名正言顺地不受监管,甚至要求被扶持、被鼓励。

几年前,终于有忍耐不住的,冒出了几家网贷公司。目前最大的是Welab,创始人是从渣打出来的,香港内地两边都做,在两地各有一个网贷平台,内地的客户远远多于香港的客户。看来还是内地的土壤肥沃啊!还有一家叫Monexo,创始人是一个印度人,花旗信用卡老总出身,专做房租贷。Monexo虽然没有等监管出法例,但他自己要求自己,做业务必须满足香港现行的两大指引:反洗钱;确认客户身份。他不接受香港以外的客户,网上双重认证,网页保安级别与银行相同。同时又主动跟随英国监管的要求,自己找托管行,绝不碰客户的钱。对客户,除了需要身份证、护照、住址证明,还要银行月结单、报税表、房租协议,还要TransUnion信用评分。收费280港币。这跟银行放贷款几乎没什么区别。也因此,Monexo把自己搞得没有什么竞争力,业绩也就很一般了。由此可以看到,香港人虽然商业头脑很灵活,但骨子里还是守规矩,习惯于在一个有规则的市场里搏击。朋友说,“所以,我们反而要反思一下我们的‘现金贷’。其实‘现金贷’跟香港这些小贷公司的贷款是差不多的,也跟外国的payday loan道理一样。但是,我们为什么就做得这么乱?”

规矩,是规管出来的。但是,被规管者也不是完全被动的。市场的参与者,固然是到市场来赚钱的,虽然要创新要竞争,但是,一个竞争的市场应该是在互助中竞争,而不是互害中竞争。这应该是市场参与者的底线。人们对市场竞争的理解,往往是套用对战场的理解,认为是你死我活的零和竞争。殊不知,在商场上倒下的,最主要的是不适应市场的变化,问题是在自身,而不是对手。其次是互害。成功,绝不是因害人而成功的。通过害人而成功的,往往是一时的。进入市场,虽说“法无禁止皆可为”,但如何为,自己还是要有一定的规矩,不等于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当出现纠纷时,虽然做的事情无所谓违法,但纠纷本身还是要按一定的法规进行处置的。所以,“可为”与“如何为”,不是一回事。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个市场,必须是一个规范的、清洁的市场,是一个受法律规管的市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