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设计 | 建筑师上山下乡才是出路...

原标题:设计 | 建筑师上山下乡才是出路...

1、行业要回归历史常态

建筑设计行业的未来发展,看看发达国家的情况就知道,这行又辛苦,压力又大,收入一般,要求还高,一辈子看得到头。

不是真爱的千万不要来。

那么多跟我咨询要改行的,基本都被我劝退了。真正适合且能忍受这一行的人,真是凤毛麟角,如果不是真正在第一线做过几年设计仍然保持熬夜打麻将一样有激情的人,抓紧改行吧。

年轻人如果刚毕业,学个别的啥又不难,而且建筑学有个好处就是能力全面,特别适合改行学别的。别一条路走到黑。

这不是计划经济的年代了,没有人要求你一辈子搞建筑。我知道不但很多设计师转行了,很多老板也撤资做别的了。

人是活的。

巴菲特对纺织业的夕阳评价我就不重复了,我说个真事儿。去年一个深夜,我一个多年不联系的发小给我打电话借钱,说需要十万周转。我问他最近做的啥,他说在港口做煤炭和钢铁贸易... ...我说兄弟,不是我不肯借钱给你,但你要知道我也开公司了,我做的建筑行业。

他没有再说什么,两人挥泪而别。

这不是段子....

要知道产能过剩是市场经济的癌症,全世界为此所累,并没有什么像样的解决方法,只能不断的开发新行业,饮鸩止渴,然后继续产能过剩....

这次ua这个,不过是行业大趋势的一个缩影而已。我也想知道,到底全球经济循环出了什么问题?到底要怎么办?也许我们应该回到自给自足自我循环?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已经是无底洞的行业,就别往里面继续灌水了,你再灌十万亿,还是有去无回,不如割肉。我那钢铁煤炭的朋友,也不知道割了没有。

2、建筑行业从一线城市挤出

当然建筑设计行业作为几千年的古老行业,并不会就此消亡,只不过必然是以小众、微利(小亏)的方式存在下去。两千年沧海桑田,我们设计师什么没见过,不就是不挣钱嘛。

所以要来到我长期以来又在鼓吹的第二个问题,那就是建筑设计必然往二线城市挤出。

就像很多产业不断的从贵的地方转移到便宜的地方一样。没有什么丢人的。如果当初上海那么好混,我就在上海开业了,何必来南京呢。再过十年,也许南京都会太贵,我还得转战安徽云南呢。

没有利润的行业,控制成本是第一位的。

3、大型设计企业难以为继

第三个还是我长期鼓吹的一个观点,那就是大多数大型设计企业必然难以为继,如果没有实质性的突破,那只有小微事务所才能存活,看看国外发达国家的设计行业就很清楚了。如果没有中国和中东分部的话,大公司不过百来人,小公司几个十几个而已。

无他,就是降低成本。

大公司的成本和效率,大家都懂的,如果人工智能不突破的话,建筑行业必然无法形成大工业提高效率,大企业没有意义。

市场变小了,变碎片了,企业必然要做小做碎,做小微细分市场。巨大设计院们,考虑到一些政策因素,能存活几个就不错了。安藤忠雄事务所始终控制在25人以内,我想日本人是见识过经济衰退的。

4、小微设计企业要相互联合,设计师也需要相互联合

那么小微事务所势单力薄怎么办?这个发达国家也给我们做好了示范,就是集群组合嘛。这时候要提到逻辑思维的罗胖,虽然被知乎很多专业人士看不上,但我觉得他对商业的观点是靠谱的,那就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特别适合我们这个行业。

我相信优秀的设计师是无法雇佣的,大家只能合伙。除了年轻人是当做学徒来组织以外,无论设计师是大是小,我们都是合作模式

一起接项目,一起做项目,一起分成,这样也就没有什么欠薪还是裁员的问题了。

没项目的时候,个人自己负担衣食住行而已——但一线城市可是衣食住行也负担不起的。

我们都坐在谷底了,还怕什么呢?对于多数习惯于职位、年薪、办公室、职场的人来说,我们这个匠人(伪艺术家)行业就是个丛林,千万不要误入歧途。

当然我们这不算最不靠谱的,你看看艺术家行业,那才是朝不保夕,有时大富大贵,转眼家破人亡。

类似的,小微设计企业之间,也是要互相联合。

有大项目的时候一起来做,没有项目各自维持成本也不高。

这种模式,要求建筑师必然是能力全面,能忍受能干活,能自娱自乐,如同海豹突击队一般的全能手艺人,而不是大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如果你不是这个类型的,很难做下去。

同时,互联网实际上为我们二线以下小微全能设计公司和设计师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有了类似于ikuku这些在线平台,我们能够离开大城市和大企业,不但能生存,还能很好的生存。

5、出路在互联网支撑下的上山下乡

如果看到这里还有人想接着走建筑设计这条不归路,那么也不是没有利好。贴一个罗胖的 《为什么看好中国经济》逻辑思维:

我是看好中国经济的,但我相信行业的出路一定不在现在的那些大城市、大院、大量低质低价的设计模式。

我的专业是乡土民居和风景区,也就是上山下乡。

我相信建筑行业未来的出路在乡下,在山区,在二线以下城市,在细分市场,在跨界和多元化的服务,在互联网的支持,甚至在非洲和拉美。

不会有高利润,只会有艰辛和责任,不会有大项目,只有碎片化的细分市场。

但我从中能够看到价值,看到意义,看到乐趣,看到自由,看到微薄但可以长久的利润,也看得到不辉煌但永远微弱发光的未来。

来源:土木在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