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在中国车市数字的跳动,与汽车人的辛劳中,2017年倏忽而逝。对这一年,历史的笔墨业已凝固,而时代的发问仍有待回答。近30年来增速最低的一年,潜藏着轮回的宿命,涌动着革新的暗流。搜狐汽车原创账号【汽车咖啡馆】特推出开年策划——“请回答2017”,在喧嚣中反思发问,于无声处等待回答。此为系列第1篇:自主品牌高端化 这次来真的吗?

(文/搜狐汽车 杨亚楠)自主品牌高端化,这次是来真的了。

86427辆,WEY在2017年给出了这样的答卷,这显然让不少人意外。毕竟6月份一场油耗造假风波,令初出茅庐的WEY备受非议,隐隐有2014年哈弗H8事件的影子。好在,WEY没有重蹈“近亲”哈弗H8的覆辙。

4月上市,12月两款车型月销破万,8个月累计售出8.6万辆。WEY有理由骄傲,于是他们在给媒体的新闻稿中写道,WEY已经“领跑中式豪华”。

这话,南边的领克应该不大同意。

6012辆,领克也发布了自己2017年的成绩。单是看起来,似乎与WEY不是一个量级,但别忘了领克刚上市30来天。要说首月成绩的话,WEY也才刚过3千辆而已。

在外界看来,南北并立的领克与WEY,成了自主品牌高端化的代表。至少在2017年,两者的起步看起来顺风顺水,这对讲究“彩头”的国人来说,是颇为吉利的。

不过,领克可能会再次表示反对。

一次,面对领克常务副总易寒,我提了“自主高端化”的问题,他对这一提法满是“抗拒”。在领克人心目中,它不是吉利的简单升级,而是吉利与沃尔沃基于全球资源孕育的结晶。换言之,领克更倾向自认为合资品牌,毕竟,沃尔沃持有其一半的股份。

但这不妨碍外界的热忱,将两者视为旗帜,引领自主品牌向上的旗帜。要知道,这样的旗帜,已经让业界等待了太久。

高端化,如同美妙的噩梦,缠绕着自主品牌。“高端如此多娇,引无数品牌竞折腰”。瑞麒、帝豪等已成过去,而观致、红旗之辈仍在当下挣扎。

对于自主车企在品牌上的困境,奇瑞掌门尹同跃做过精辟的比喻:“品牌如同一条河,自主在这头,合资在那头。奇瑞努力多年,仍未‘过河’,而观致,天生就在那头。”

可惜的是,尹同跃寄予厚望的观致,在高端化的道路上同样举步维艰。在领克与WEY初生时,悲观者也时常引述观致的案例,已证明品牌鸿沟之深险。

悲观者是永远存在的。

记得2014年8月,北京首家观致4S店开业,一位以“犀利”著称的女记者提问该店总经理,“为什么要代理观致这样的品牌?不怕投入收不回来吗?”这一问,让店总一时语塞,更让一旁的观致董事长郭谦频频擦汗。

4年前迎接观致的,是怀疑、反诘,甚至是唱衰。不少人似乎忽略了观致在产品力上的进步,而是热衷于“中国车市是否还需要一个新品牌”的论战。此后,每当在邮箱里看到观致荣获德国红点设计奖、E-NCAP碰撞五星这样的新闻稿时,都不免感到一丝惋惜。

回溯至更久远的2011年,奇瑞打造的另一高端品牌瑞麒,发布新车G6。最高25.98万元的售价,引来的是阵阵哂笑:“蚍蜉撼树”“还不会走就想跑”……在一派愉快的气氛中,鼓足了劲的奇瑞,似乎成了鲁镇酒肆里的孔乙己。

在8年前的那一波高端化浪潮中,奇瑞的瑞麒、吉利的帝豪,最终折戟沉沙。彼时有人抛出了极悲观的论调,“10年内自主品牌将全面出局”

所幸,虽然10年之期未满,但从事后诸葛的立场来说,这一论调反成了奖牌上拴的绸缎。尽管青年莲花破产、夏利岌岌可危,但自主品牌们拿到了更多的市场份额,领克与WEY也打破了人为限定的天花板。

这之中很可能有几分运气,至少外界难能可贵地显示了“宽容”,没有如嘲笑瑞麒一样攻讦WEY,也没有像质疑观致那般给领克一个白眼。

但最核心的,还是中国汽车人自身的理想与坚持。

长城董事长魏建军对WEY的要求是,“能不能火放在第一位,盈利什么的排在其后”。吉利总裁安聪慧则说,“要相信中国人是一定行的”。前文已述,高端化是一个梦,但在某种意义上,它也是一面镜子,照鉴中国汽车行业自身的繁荣与自信。

不久前走在街上,我见到了一辆WEY,这本没有什么,难得的是,在这辆WEY的不远处,还有一辆瑞麒G5。历史的时空,仿佛在一瞬间交错。而我开始觉得,或许,WEY与领克的成功,对瑞麒、帝豪等先行者,也该是一种告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