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登巴巴:亚冠前完全恢复 重回球场继续效力申花

原标题:登巴巴:亚冠前完全恢复 重回球场继续效力申花

呆萌的微笑,这是登巴巴的标志。然而,在这次采访中,当我们回首受伤的这一年半,说到受伤后的那个夜晚,说到医生告诉他骨裂,需要进行二次手术的时候,登巴巴忍不住眼圈泛红,声音哽咽……这一年半所受的苦,这一年半中所遭的罪,用任何言语来形容都是苍白的。

受伤后的第一个夜晚,登巴巴曾想过放弃,但是第二天,“放弃”这个词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登巴巴说:“生活会有好的时候,也会有不好的时候,还是要靠自己的激情和热情去持续自己的事业。”所以,受伤后躺在病床上5天,什么都不能做,他忍了;康复中的艰辛,他忍了;训练中的剧烈疼痛,也又忍了……他就为了重新站在球场上的那一天,“我要向那些觉得我已经不行的人证明自己。”

这次采访是登巴巴首度吐露心声,讲述自己这一年半中与伤病抗争的经历。一年半前,我们认识的登巴巴,是在球场上让每一个对手胆战的锋霸。一年半后,我们认识的登巴巴,更是一位不屈不挠的命运的强者。

甘慧:能说说目前的恢复情况吗?

登巴巴:我已经基本上把这个伤病抛在脑后了,现在身体状况不错,我一直在训练,也很高兴能够回到球队里面,跟大家一起训练。再过一两周,我可以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

甘慧:你刚才说还要一两周,这是什么概念?是指身体,还是体能,或者其他什么方面?

登巴巴:我需要一点时间,这个时间并不需要很久,亚冠之前肯定可以恢复。我说的一两周是指身体情况,自己单练与球队合练是不一样的,没有比赛的积累,很难达到一个很好的可以去踢比赛的状态,即便你每天都训练。接下去这边的热身赛很多,通过这些热身赛,逐步逐步找回比赛的感觉和状态。

甘慧:受伤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你觉得整过程中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候?

登巴巴:肯定整个过程都是非常艰难的,尤其是刚刚受伤的时候,觉得自己没法踢了,这个对于足球运动员来说就是最大的噩耗。但是随着日子慢慢过去,情况在好转。当然一年半的伤停,肯定不是好事情,但是相信自己可以挺过来。

甘慧:大家都知道这个伤是非常重的,有没有产生过放弃的念头?

登巴巴:就第一天晚上。

甘慧:那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

登巴巴:我从小成长的环境和条件不是最好,从小也让我懂的了一个道理,没有人会送给你什么东西,你必须自己去争取。受伤第一天可能会有点放弃的想法,但是第二天醒过来之后看到了自己的情况,想到生活会有好的时候,也会有不好的时候,还是要靠自己的激情和热情去持续自己的事业。

甘慧:我注意到你的体型保持地非常好,跟受伤前并没有什么变化。这个期间你是怎么要求自己的?每天训练多久,饮食上是不是也对自己有严格的限制?

登巴巴:不管能不能踢上比赛,其实养伤的时候跟之前一样,我饮食的结构都是没有什么变化的,都是一样的。训练也是对自己一直高标准的,因为这些牺牲相比我职业生涯获得的财富来说都是值得的。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艰难的,如果你生活不努力不刻苦的话,你将一无所成。生活中要去克服一些困难,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每天训练强度大一点,这些都是应该的。

甘慧:每天自己大概训练多久?

登巴巴:一开始刚去多哈康复的那个阶段,是整天训练,上下午都要训练,基本上都是以器械上面训练为主。当我可以跑步了,可以到场地上的时候,那么每天的训练时间稍微短一点,因为有跑步,加强冲刺啊等等,训练的量、训练的强度就要大一点。之后每天跟在俱乐部训练差不多。

甘慧:去年年中有过复出,也有过进球,但后来在检查中发现了骨裂纹,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心情,是不是打击挺大的?

登巴巴:轻微骨裂的原因就是过量的训练,这其实也反应了我当时比较着急的心态,因为我想快点回来,完成我在这里还没有完成的事业。急着回来训练,训练也有点太急了,太多了。可能我对疼痛的忍耐力比较强,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训练疼了,就马上停下来了。但是我想着我9个月没有踢球了,我要忍受一点痛,这些痛是正常的,就继续训练,没有去管它。这可能跟我从小比较艰苦的生长环境有关,如果有点痛,就尽量忍着,不要停下来。当时因为这个情况,导致了骨裂。小时候,早上起来头痛。我跟妈妈说,我头痛。我妈妈就给我一粒阿司匹林,吃了之后就去读书了。这就是我成长的背景。所以我认为没有问题,这些疼是应该要去忍受的。医生告诉我有骨裂纹的时候,我还是挺沮丧的,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康复,回到了球场,也取得了进球,觉得自己的体能等回到了一个球员的状态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真得是非常沮丧的。

甘慧:第二次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是不是还坚信自己可以回到赛场上?

登巴巴:第二次手术与第一次不太一样,第二次手术十几二十分钟就结束了,是一个小手术。很多人会说,如果球员遭受了这么重大的伤病,想要回来是非常困难的,可能这些人没有经历过比较困苦的生活,没有从困苦中站起来。我小时候学到的就是,如果你摔倒了,就一定要站起来。对于我来说,除了重新站立起来,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可以去做。我也听到有的人觉得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踢球了,我觉得这样的想法,心理不够强大。所以说,还是想继续留在这里,向那些觉得我已经不行的人证明自己。

甘慧:你受伤的那晚,对于我,对于很多申花人来说,都是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受伤的那晚,自己睡着了吗?

登巴巴:注射了一些药物,还是睡着了。但是之后手术完的那个晚上,是非常困难的。我是在受伤5天之后做的手术,当然做完手术有一种解脱感,毕竟已经在病床上趟了5天,什么事都做不了。

甘慧:受伤后两次回到虹口,重新站在虹口,心情怎么样?

登巴巴:职业生涯中,我效力过的每家俱乐部,球迷们都很喜欢我,有可能是我球踢得比较好,我待人也比较和善。当然上海是很特别的,从我加盟第一天以来,申花球迷对我的支持都是难以置信的。也很想感谢吴总(吴晓晖)、周总(周军),不管是我刚来的时候,还是受伤的时候,包括现在,一直都很支持我,关照我,让我感受到了申花的温暖。借这个机会,我想向他们表示感谢。还有要向所有的申花球迷说声谢谢,以及我们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要感谢他们。我们有最好的球场,有最好的球迷,我还是非常想回到球场上,继续为申花踢球的。

甘慧:足协杯夺冠后,你第一时间发了一段祝贺视频回来。一直在关注申花的比赛,比赛都会看吗?

登巴巴:一直看,只要有条件,只要所在的地方能够搜到信号,就会看。觉得马丁斯这两年很不容易,经历了很多困难,最后在决赛中做到这样的壮举,为他感到非常非常高兴。

甘慧:采访中说到坚信自己可以恢复,但是我还是想再问一遍,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可以百分百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登巴巴:对!

甘慧:还是想去争夺中超的最佳射手吗,这是一个本就应该属于你的荣誉?

登巴巴:对,肯定想!我就是前锋,进球是我的事情,我的职责!

甘慧:回到这里,是不是觉得非常亲切?

登巴巴:确实很熟悉,中方球员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教练组呢,去年我回来过了,吴指导以前在基地遇到过,吴指导在德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也会说德语,我们可以用德语沟通。领队毛毅军从我来到后的第一天就在申花,我的翻译也在。其实在我不在申花的这一年半里,申花的外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所以我可以无缝融入。

来源:申花队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