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王学兵:对不起 我不需要任何帮助

原标题:王学兵:对不起 我不需要任何帮助

2017年,由王学兵主演的话剧《酗酒者莫非》在上海、天津、哈尔滨等地公演,都曾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男主演王学兵在其中贡献了五个小时的表演。很多观众看过之后,给出的评价就是:“脱胎换骨”。

去年七月份《酗酒者莫非》在哈尔滨演出,结束后记者吕彦妮和王学兵对坐相谈了三个小时。结束后,吕彦妮的唯一感受就是:“学兵真是一个好人,好到没原则。”

以下文字,是吕彦妮对王学兵采访的部分记录。

《酗酒者莫非》,我要在演出开始前就上台,躺在长椅上“睡觉”,观众就看着我躺在那里。我睡在那里,脑子里大部分时间是把第一场的戏再想一遍,然后调整呼吸,听听音乐,等着光。那个过程并不是激情满满的。反倒是演出开始了,一切就好了,不得不进行了,就慢慢进入情境了。

演员特别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用自己成功的例子去套所有的东西,比如上一个戏演得挺好,观众接受了,我之后就一直这样了。

我这两年演话剧,大多都是一些机缘,并不是说非要去历练什么,就是事情来了,我觉得我应该做。林兆华、田沁鑫、陆帕,我应该跟他们合作。这两年我也没有闲着,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工作,除了话剧,还有电影,只是还没有上映。

王学兵在《酗酒者莫非》中的剧照

演技——这个词我也不知道别的语言里有没有,翻译成其他语言会是什么词,但是实际上表演不是一个技术活。现在大家经常用的“戏骨”之类的词,我都觉得油嘴滑舌,一个人演了很多年戏他就可以是戏骨吗?人家本身也不是那么想的,只是你们觉得是那样。

我个人没有什么要解决的问题,或者说,我没有什么很难解决的问题。比如说大家都知道的我出的那些事,对我来说,如果大家是想要帮助一个人的话,对不起,我不需要任何帮助,因为这些对我来说早就不是问题。

你知道《肖申克的救赎》里面摩根·弗里曼演的那个犯人,他好几次申请假释时,别人问他,你改过自新了吗?他说我改过自新了。结果好几十年他都没有被批准。最后一次,还是一样的问题,你改过自新了吗?他说,我没有,我不知道什么是改过自新,当初犯罪的那个年轻人是已经过去了,你如果问我有没有后悔,我每天都在后悔。后来,他的假释被批准了。觉得你有必要了解我的时候,你就可以找到我,但我并没有那么急于要表达。

我内心当中没有什么可以躲。我可以很坦白的。所以被误解,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也没法满世界地去嚷嚷。当有人不理解你的时候,你很生气说你为什么不理解我,他就是不理解你,看不上你,你很生气他也是照样不理解、看不上。

演员王学兵宣传照

我分不清楚是因为这个事情稍微打击了我一下,还是因为这两年有了一个孩子,自己也长大了一点,我开始慢慢发觉,人不是每年都有平均的变化的,也许我也说不出来这个变化是什么,外人也许能看出来。当我们把这两年我拍的两个电影、演的三个话剧和我的内心搁在一起的时候,会发现这个变化。

我从小到大没有什么可以要跟别人争抢的,所以个性就会很温和。小的时候大家的生活都差不多,物质都是贫乏的,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又改革开放了,教师的待遇也稍微好一点,因为爸爸妈妈都是老师,后来我又顺利地考上了大学,在北京,从小的愿望实现了。

那个时候整个城市,整个社会的发展很单纯,也没有娱乐,我们就呆在学校里,我们的娱乐就是自娱自乐,很无聊,但是很愉快。小的时候我会喜欢那种很外向、很有权势、很能够有力量的事情,或者看似有力量的东西,越来越长大,你会发觉那些咋咋呼呼没什么用。

以前他们一说我老实我就特别生气,老实,就像一个笨蛋一样,但是现在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这很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