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刘若钒:里皮开玩笑都“贼高冷”新赛季想进5球

原标题:刘若钒:里皮开玩笑都“贼高冷”新赛季想进5球

(来源:澎湃新闻)

19岁的刘若钒,成了U23亚洲杯的一个话题,他不是来“打酱油”的。

1月9日的常州奥体中心,中国队和阿曼队比赛第88分钟,马达洛尼换上了队内年龄最小的刘若钒,算上伤停补时也就是6分钟左右,刘若钒差点完成了进球——他的一个头球被阿曼门将用手挡出。

过去这一年,刘若钒的“跳级”表现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他打上了中超,拿到了全运会和足协杯冠军,U19亚青赛小组赛顺利出线,当选媒体评选的中国金童奖,最后还一跃跳进了U23亚洲杯。

当被问及如何形容过去的一年,刘若钒思索了1秒钟脱口而出,“就像做梦一样,实在太顺利了。”

里皮问我,能踢什么位置

足协杯夺冠后,申花全队放假,刘若钒买了一张去西安的高铁票。一个赛季结束了,刘若钒准备用假期好好陪一下家人和女朋友,就在火车上,他的微信上跳出一个备注为“U23国家队工作人员”的好友添加请求。

“我就明白这一回假期又泡汤了。”刘若钒笑着回忆这种“有点命不由己”的感觉。

虽然这次亚洲杯结束后,刘若钒还不知道自己会去西班牙加入申花冬训,还是去昆明跟着孙继海执掌的1997年龄段球队训练,不过在刘若钒看来,这样的经历对他来说是一种成长,“有球踢就行,要时刻保持对足球的新鲜感。”

当U23国家队还在迪拜集训时,国足主帅里皮抽空探班球队,马达洛尼给里皮介绍了这位球队中年龄最小的球员,“你踢什么位置?”第一次和里皮对话,刘若钒说自己并不紧张,“踢前腰和边前卫。”

“那你右后卫能不能踢?”里皮的这个问题有点无厘头,不过刘若钒马上回答说,“没问题。”

事后刘若钒才知道,里皮第二个问题带有开玩笑性质,这大概是银狐和球员交流的一种特殊方式,或许是用来测试队员的反应能力,刘若钒说,“开玩笑都贼高冷。”

“贼”这个字是刘若钒的口头语,比如说提到徐根宝,刘若钒的回答就是:“对我贼好”。

其实,在马达洛尼或者说里皮给U23国家队设置的4-3-3战术中,是没有刘若钒所说的前腰和边前卫这两个位置的——对战阿曼队,三后腰倒三角站位,何超拖后,姚均晟和李晓明分居左右,三个攻击手韦世豪和杨立瑜打边锋,巴顿居中。第二场对阵乌兹别克斯坦的比赛,他也没能获得上场时间。

刘若钒说,自己最喜欢和擅长的位置是前腰,但他也坦言,“我是年轻球员,不能选位置,给你什么位置就踢什么位置,争取踢好。”

这就像足协杯两回合比赛,吴金贵安排刘若钒踢右前卫,还给他布置了一定的防守任务。

U23新政是“福利”,新赛季希望进5球

2017年算是刘若钒职业足球的第一年,“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职业足球,就知道天天练球,后来听徐指导说中超,才慢慢有了印象。”

刘若钒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真正知道自己要吃职业足球这口饭的时候,应该是2013年“跳级”去了张海涛带的1998年龄段国少队,“那儿非常正规,队友们也都是奔着以后踢上职业足球目标。”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不过2017年对刘若钒来说实在太“顺”了。

联赛客场和恒大的比赛,刘若钒首发出场第一次体验中超,打了17分钟被换下;足协杯主场和国安的比赛,他打了9分钟被换下,之后联赛主场和力帆的比赛,刘若钒坚持了45分钟。

期间,他还代表上海队参加了全运会预赛和决赛,在徐根宝的带领下拿到了全运会冠军。后来,贾秀全接管1999年国青队,刘若钒跟着球队去日本参加了一个邀请赛。接着就是曲靖四国赛,之后是在柬埔寨进行的U19亚青赛预赛。刘若钒在最后两场比赛中打进4球,成为中国队晋级的功臣。

“在国青队那段时间跟着贾指导练,体能提高了,连续踢比赛,状态也好。”

回到申花时联赛已经结束,刘若钒跟着球队备战足协杯决赛,开始他一直在替补阵容中,直到赛前几天吴金贵把他安排进了主力一方,“那时候才知道要踢主力了。”

决赛第一回合,刘若钒上半场结束前助攻马丁斯打进全场比赛唯一进球,最后夺冠,有刘若钒的功劳。

“这个赛季,自己再好好努力,希望踢上更多的比赛。”刘若钒坦言,U23新政对于他们这拨年轻球员来说是一种“福利”,“在这个基础上,给自己定一下小目标,争取中超可以进5个球吧。”

有机会希望出国踢球

梦想,是刘若钒这个年纪的球员绕不开的话题。

聊到新一年的期待,刘若钒说希望可以进国家队,“肯定想啊,毕竟是国家队,不过我现在还得多努力才行。”

刘若钒很自信,他说自己可以算是1999年龄段最好的球员之一,“但这还远远不够,毕竟你以后会和比你年龄大的球员竞争,所以你不能满足于自己年龄段的成绩,还得把自己放在更高年龄段去比较。”

对于自己,或者说这个年龄段中国足球的现状,刘若钒有着清醒的认识,“踢球的人实在太少了。”刘若钒还记得2013年的全国青少年比赛,他就和赵剑飞、叶尔凡一起踢,“后来踢到2015年,还是那几个,到了2017年,依然没有变化,我们踢球的人太少了,这会让人产生惰性。”

让刘若钒有这样感慨的,是2016年年初他“留学”比利亚雷尔的半年时光,“那个小镇的人口只有四万五,但踢球的人太多了,你随时可能会被淘汰,我就想我们从小踢球的时候,就是这么点人,反正不管状态好不好,每场比赛都是你踢。”

出国踢球,这也是每一个有实力的年轻球员所憧憬的,“这两年有新政,很难出国踢,我年龄也还小,先争取在中超好好踢两年,希望中超有好的表现,然后欧洲球队可以看上。”

德甲是刘若钒最期待的舞台,“因为我喜欢多特蒙德和罗伊斯,他那种带球的节奏和感觉,是我喜欢的,还有就是卡卡,我喜欢他们踢球的风格。”

现在在申花,刘若钒说自己追赶的目标是莫雷诺。一来是两人位置相同,也都是“大长腿”的类型,“我看过他的胸肌和手臂肌肉,还摸过,太壮了。我也得增加肌肉,所以俱乐部也说会给配备一个专职教练,带我练器械。”

说起莫雷诺,刘若钒就像个“迷弟”,“还有他的踢球风格很‘骚’,南美球员你知道,喜欢穿裆,不然莫雷诺其实很难丢球的。我觉得年轻球员,还是需要一点个性,敢于表现自己。”

当然,刘若钒也欣赏莫雷诺的颜值。他说申花队内颜值莫雷诺排第一,“我应该也排比较前面的,比帅哥(李帅)可能差点吧。”

靠打游戏治疗挫折

职业生涯第一年很顺利,刘若钒说像做梦一样。不过,从小踢球到现在,他也不是一路坦途。

“肯定有挫折,我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10月那次骨裂,那是自己第一次受这种大伤,每天就想还能不能好了?大概静养了两三个月,才好了。”

另外一次就算是去年在成都的熊猫杯了。作为四川南充人,去成都比赛让刘若钒有点“衣锦还乡”的感觉,好多亲朋好友都来看球,刘若钒特别想表现,“场上就是自己一直带球,也不传球;然后被别人踢了一下起来就和别人吵,我以前踢球从来不会和别人吵架的。”

熊猫杯后,不少球迷在网上对骂了刘若钒,没几天他就作为球员参加了中德高级别人文交流对话机制首次会议,“还有球迷说这货凭什么能作为代表参加这个会议?”

如今说起这些,刘若钒语气透着轻松,“不过当时还是挺在意的,这些也是成长的经历,我18岁就能遇到,其实还是挺好的。”

如何走出这些挫折?刘若钒说到了打游戏,“消化挫折的一种手段吧。有时候你就特别想打游戏,有时候就是感觉麻木了,想打几把游戏放松一下。下午训练完午睡起来,打一把游戏,感觉美滋滋。”

不夸张地说,刘若钒把打游戏作为业余生活最重要的部分,甚至说足球和打游戏,对于刘若钒来说从小就不可分割。

刘若钒回忆差不多5岁的时候,他看着自己表哥天天打游戏,也就喜欢上了。以前在体工队踢球的爸爸就用打游戏来“诱惑”儿子踢球,“当时周末让我踢球,我爸就说,‘给你玩一两个小时游戏,然后你跟我踢球去’。”

四川踢球的地方不多,没有系统的梯队。刘若钒8岁去过成都谢菲联,那里只有1995年龄段球队,跟着12岁孩子踢球,教练也让刘若钒头球,球的力量太大了,顶了两个他就吐了;后来他去了重庆大田湾小学,在那里他没写完作业就不能踢球,所以,刘若钒总说那段时间“有点吃不饱的感觉”……

直到2010年劳动节,刘若钒在一个四川教练的介绍下到了根宝基地,用了一堂训练课就让根宝决定留下,从此刘若钒就留在了上海。

这些年练球之余,就是游戏陪伴着刘若钒,“不然你训练完干嘛呢?”

他说自己2013年的时候有过放假通宵打游戏的经历,“后来长大就不行了,你得注意身体,不然通宵打游戏第二天到了下午都缓不过来,我现在差不多11点到12点就睡了,哪怕放假也不会通宵打游戏。”

唯一一次例外,是足协杯夺冠后,刘若钒说自己因为兴奋实在睡不着觉,他跑去康桥基地外面的网咖,打游戏到了早上六点,“大哥们都去嗨了,我就一个人打游戏庆祝这个冠军。”

回忆这些的时候,你能感受到刘若钒内心的开心。毕竟,他还是一个19岁的孩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