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死里复活”的阿朵:完成个体升级也实现民族音乐的迭代

原标题:“死里复活”的阿朵:完成个体升级也实现民族音乐的迭代

文/赵南坊

没想到阿朵会变成这样!

我相信,认真感受完阿朵全新作品《阿朵<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后,你必定会跟我有相同感慨。阿朵,真的不再是曾经的阿朵。当然,或许很多人对于阿朵此前的样子并没有深刻印象。但我坚信,从今往后,在大众认知里阿朵必定是辨识度超高的歌手。不,用“歌手”来定位阿朵已经不够准确,她现在的身份应当是,“艺术家”。

从“歌手”到“艺术家”,阿朵耗时五年。鉴于这种跨越式身份升级,这段时间并不能算特别长,但是从《死里复活》这张音乐作品的质量来判断,五年内经历的变化足够丰富。

“变化”最关键点在于认知,即对音乐的认知。全新作品的具体内容证明,此番阿朵认知里的音乐并非局限于主流的流行音乐,而是格局更开阔的民族音乐,由此她才决意主导新·民族音乐浪潮。从音乐形态来讲,此番阿朵所打造属于世界音乐(World Music)或者叫民族流行音乐(Ethno pop)范畴。并且在具体作品里,体现对于这种音乐风格的提升改进。认知的变化直接促使创作手法的转换,此前创作是在打造进入市场的商品,如今创作是在塑造进入人心的艺术品。这种操作并不是短暂一时兴起,从创办文化厂牌“生养之地”来看,阿朵打造新·民族音乐的决心可谓坚定。由太合音乐集团投资的“生养之地”可谓是阿朵的全新阵地,旗下拥有十余组少数民族音乐传承人,致力于少数民族非遗文化和音乐的传承与创新,此番推出新·民族音乐浪潮计划,终极诉求就是要重塑新·民族音乐。

《阿朵<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实际是“重塑”过程里非常重要的环节,作品既起到呈现具体新·民族音乐风格的作用,俗称“打样”。又担负强势开启这股风潮序幕的重任。

作品的命名其实已经将作品的具体内容表达清晰,这并非单纯意义上的“专辑”,而是舞台大秀《死里复活》的配搭创作。由此,其中所蕴含的东西相当可观。从作品角度来衡量,《死里复活》这张音乐作品总体上实现两项重大目标:完成个体升级以及实现民族音乐迭代。

“个体升级”讲的是阿朵作为个体在专业领域的全面升级。具体解读“升级”可以包括三方面。

首先是支点升级。所谓“支点”就是创作的立足点,此番新作品里,阿朵的支点是民族音乐,可谓对于本土本民族音乐的大面积深耕,基本创作逻辑是以民族音乐为支点来撬动世界音乐。这种操作贴合“中西融合”的诉求,但阿朵的处理更加“高级”。简单讲,《死里复活》这张音乐作品里“中”跟“西”的关系,并非简单的音乐元素拼接,而是无论在审美层面还是表达层面,都是以民族音乐为主导,引入的西式乐器跟理念都是在完成中式的创作需求。主导的深层含义其实就是民族自信心的体现,由此,整张专辑的高亮内容都是地道的中式民族元素。

这种升级可以视作是文化自觉性的加持。也就是在创作里,阿朵始终保持着发扬民族音乐的本能,即便面对的是西方音乐元素,处理手法也是要打造出中式特质。以歌曲《扯谎歌》为例,这首作品整体颇具Drum&Bass的范式,强烈的电音节奏,但是这种处理的诉求并不是为强化欧式风味,而是要将这种潮流元素归纳到民族音乐氛围内,可以明显体感到的是这股电音跟苗族族本域风味的和谐层次。

将本族风味跟世界元素结合,这颇具实验音乐的意味。从这个角度来讲,此刻的阿朵其实是在进行先锋性质的尝试。完成这项任务,“歌手”的定位明显不够,所以,阿朵才进行“艺术家”的修炼。整张作品总共收录13首歌曲,其中包括3首是普通话和苗语各两种版本,阿朵负责词曲创作以及制作任务。胜任如此规模的工作,阿朵已然是标准的全能型。

其次是表达升级。《死里复活》是标准的概念专辑。整体架构起完备的叙事内容,其中作品既是5年间阿朵的自我审视的表达,也是基于个人经历的感悟表达。每首作品承载单独的表达,组合起来又构成完备的叙事。这就是表达结构层面的升级。由于配合舞台大秀的故事,这张作品也是以“寻爱”为主题。但是,区别于流行歌曲里诸多风花雪月的爱情,阿朵所表达的“寻爱”,其实是以寻找爱情为线索完成对世间万生的描画。这种脱离俗质的表达就是表达内容的升级。即,不再停留在肤浅表面,而是探索更深层次的内涵。比如《苦难·幸福》突显的是苦难的意义,比如《那里是哪里》是刻画现实跟幻境的交错,再比如《死里复活》实际上在讨论“生死”这种宏大命题。而在这过程里,穿插呈现出家乡样貌,风土习俗,以及质朴人性。

一次表达,涉及诸多内容元素,《死里复活》这张概念专辑内容体量相当可观。

最后是技法升级。此处的技法重点涵盖“编曲”以及“演唱”两方面。

关于前者,我个人最受感触的是,专辑里的编曲处理真正突破乐音以及乐器的局限,进入到世界音乐的范畴,即,世间万物皆可谓音乐。这种突破性创作逻辑促使《死里复活》整张作品散发出“灵性”。在具体操作过程里,诸如弹棉花、筛米、纺线机、磨盘等等生活日常物件经由阿朵改造,被调制成符合现代12平均律的特色乐器,此类操作在常规流行音乐制作实属罕见;而诸如芦笙、独弦琴、唢呐、打溜子等民族传统乐器同样被采用,有机地跟潮流元素融合到作品里。

关于后者,阿朵的演唱里秉承苗家12路古歌精髓,部分作品融入口技伴唱和非常规式的民族和声。 此刻的演唱是最根源化的呈现,可以说,超越语言壁垒。这里重点强调《扯谎歌》、《等待的新娘》、《阿爸说》三首歌曲的苗语版。收录多语言版并非为“凑数”,而是为展示音乐的多样性。你或许不懂民族语言,但是音乐语言并没有障碍。即便感知苗语版,其中阿朵演唱时动用的语气、语态、语势都足够清晰表达出歌曲的“情绪”。《扯谎哥》里的急促,《等待的新娘》里的深情,《阿爸说》里的内省,这些“情绪”都通过人声演唱的讲究处理细致输出。

以上聚焦的是阿朵作为个体艺人的升级,其实,在这过程里,阿朵同时顺便完成更加宏大的目标,也就是实现民族音乐的迭代。“迭代”讲的是,《死里复活》这张作品里的新·民族音乐不同于过往的品种。

在过往,民族音乐通常“土气”,这种“土”既指形态的接地气也指质感的世俗化。但是阿朵所倡导的新·民族音乐却相当潮流。这其中,直观体感就是各种国际化音乐元素的接入。《起初》具备Techno的电音元素,《如你遇见她》有Ambient Music的氛围,《等待的新娘》有Trip-hop的范式,《那里是哪里》是类似EDM,尤其Tropical House的配置,《死里复活》整体风味偏向于Indie-rock,《叶子花》则有Trap味道的鼓机运用。总体评判,这张专辑其实囊括丰富的时尚流行元素。从直观听感角度来讲,就是时刻处于新鲜刺激的状态。

可以说,阿朵所倡导的新·民族音乐是保持高度接纳态势的音乐,接纳不同风格,接纳不同受众。由此证明,民族音乐也可以新潮。从长远来看,民族音乐确实可以成为潮流音乐。这种态势此前已然被摩登天空所推广,所以厂牌才倾力推广具备世界元素的民族音乐,包括此前的西藏特色以及内蒙特色的音乐作品。今番太合音乐集团参与投资阿朵的“生养之地”其实也是适时加入到这股潮流里,致力于打造真正意义上符合新时代审美趣味的新·民族音乐。

除却质感层面的潮流化,新·民族音乐迭代的层面还包括“语境”。具体讲就是,在歌词表达方面更加现代化。《死里复活》这张作品里的歌曲,虽然都是标准的民族内容,但是在表达时动用的语句都完全符合现代语境,这里重点提及专辑同名歌曲《死里复活》,其中有句极其重要的歌词:“我的生命裂了缝,阳光才能照进来哟。”

这句歌词集中体现出阿朵在打造民族音乐现代语境方面的有意识处理。这句词非常白话,即便运用在民族音乐里也没有理解障碍。同时,这句词非常诗化,充满诗意跟哲理,属于标准的“金句”,歌曲里另外一句类似的金句是“一粒种子若不死哦,麦子怎么生出来哟。”这两句处理整体架构出相当现代化的语境,由此,民族音乐的表达不再陌生封闭。无论“我的生命裂了缝,阳光才能照进来哟。”还是“一粒种子若不死哦,麦子怎么生出来哟。”都在表述同一件事,即生由死开始,建设由毁灭开始。得出这种结论,当然是跟阿朵个体经历相关。

但在我看来,微观层面,《死里复活》讲的是“新”阿朵的诞生。这位阿朵决心倡导新·民族音乐,打造兼具文化自觉性以及民族自豪感的民族音乐。同时,宏观层面,《死里复活》讲的也是新·民族音乐的诞生。这种乐风,建立在过往旧式民族音乐的基底上,经过改良适配,最终符合现代化的审美趣味,从而具备鲜活的生命力。所以,这首歌曲乃至整张作品都是阿朵将个人命运跟民族音乐发展相结合的产物,这就是通俗讲的,艺术“使命感”。

这份“使命感”促使《阿朵<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闪耀着非凡的光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