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加黑、六加一……”这是第二架C919翱翔蓝天背后的故事

原标题:“白加黑、六加一……”这是第二架C919翱翔蓝天背后的故事

C919飞机102架机

自去年10月上旬完成整机喷漆工作

进入总装厂房开展后续工作

直至交付试飞中心

仅仅用了40多天的时间

对于参与研制的总装制造人员而言

这段时间的经历俨然是一部大片

剧情的每一个起伏都不容错过……

又到了“咬牙用力”的时刻

“今日102架战报:截至今日22点,总装当日工作完成情况如下……”

深夜,大客102架工作团队群里,又送来了当日的最新工作进展,系统完成情况、结构完成情况、机上功能试验一一列举,与之相对应的,是那间一直灯火通明的总装厂房。

还是这么忙。当大众认为101架机成功首飞后,现场人员可以歇上一歇时,这支团队却仍然进行着日夜连轴的攻坚,冲刺102架机首飞,是他们的目标。“要确保飞机一架比一架好,我们要的是‘加速度’!”现场信念坚定。

又是一个需要“咬牙用力”的时刻,“领导带班、吃住现场、轮岗休息、昼夜工作”,这几个词,似乎又出现在眼前。“定下来的日子不是开玩笑的,做不完、顶不住、有新问题的赶紧报!”攻坚现场如战场,军令如山,一旦定下容不得半点推脱,“零件配套是否到位?人手是否充足?需要哪些配合?”充分的沟通协调,是为了在开工那一刻一往无前。

“之前奋战102架机结构工作,完成了差不多80%,后又调大场支援ARJ21批生产,现在回来保102架后续工作,怎么说呢,兄弟们很忙,但很充实。”机身对接工位工位长傅伟的话,道出了现场“连轴”的忙碌。

困难,就是用来打败的

“让奋斗充满快乐,让长期充满荣耀。”

总装车间的“四个长期”标语下,充满了奋斗拼搏的身影。研制之路犹如爬坡过坎,攻克一个难关后,是另一个难关,没有一点“吃苦”精神是不行的。

“造飞机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制造工程部的工艺员葛磊在102架机地面功能试验中负责现场装配工艺,在他看来,机身中部的E-E舱就是他需要挑战的战场。空间狭小、零部件繁多,要想在这里安装一个设备柜,一个字,难。

“再难也要想办法装好!”葛磊口中的“想办法”,是多岗位合力协作,多次模拟试验,确认方案后,困难被一点点克服。“方向、位置确定,安装完毕!”

而作为葛磊的同事,李思强也颇有点“大管家”的风范,作为环控系统负责人,在冲刺节点的关键时刻,总能看到他拿着笔记本电脑和大伙们一起协调问题的一幕。从工程文件会签、工艺文件落实,到现场跟产处理问题,直至装配大纲归档,工艺员要一盯到底。

“困难不是懈怠的借口,而是需要实干,需要做出业绩,困难,就是用来打败的。”和同龄人相比,他们更珍惜面对困难、解决困难的机会,“虽然偶尔也会抱怨,但还是想把手上的每一件事情做好。当看到大飞机飞起来的一刻,一切都释然了。”

与时间“赛跑”的“急行军”

凌晨2点,岳胜出现在102架机机翼附近,拿着手电筒对着内部结构细看之下后,他唤来了早已守候在生产一线的同伴。排查漏点并采取措施进行补漏,他们要做的就是飞机油密试验。这一天是10月28日,离预定的发动机开车之日已然不远。

一项工作,如果任务期限宽裕,开展起来或许并没有多大难度,而一旦压缩时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齐头并进”。抢进度、保节点,30余项系统试验,涉及上百份装配大纲,要在短时期内完成并验证功能正常,现场真正是与时间进行着“赛跑”。

“越是在任务繁重的时候越要井然有序,忙而不乱,质量第一,安全第一。”这是现场参研人员的承诺,几轮通宵达旦的工作下,不少人的眼圈已经有了厚厚的眼袋,但休息一下,再上,已经成为一种共识。

忙碌并不意味着降低质量。飞机油箱空间狭小,机翼结构复杂,存在死角,不仅需要参研人员既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精准定位漏点,又需要有“姜公钓鱼”般的耐心,耐住性子排查。“油密试验所需条件特殊,抽油加压作业需要在外场进行,正遇上霜降节气,是真冷!但是开车节点在前,容不得我们‘矫情’。”石琦的话,道出了现场的艰辛。

在那几天功能试验期间,停机坪成为了现场参研人员的“家”。每日“白加黑”、每周“六加一”,不少人连续半个月没回过家,累了就在飞机旁打个小盹,困了就去公司里的倒班楼休息,起早贪黑争“第一”。

“他们真是一群‘急行军’。”深夜,有人发出这么一声感叹,或许,这就是大飞机精神的生动诠释。

图|中国商飞新闻中心

文 |朱屠豪 任淑华 沈家琪 李璐

编辑|孙力

校对|谭路

转载请注明微信@大飞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