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Tizzy Bac:请勿贴标签,我们都是普通人

原标题:Tizzy Bac:请勿贴标签,我们都是普通人

忽尔回看这个在大约在10年之前与Tizzy Bac乐团做的访问,确实有点儿不知从何说起。或许因为怀念,又或是听了他们刚发表的新作《沙漏》,忽然回想起曾经那段不断循环着他们旧作的不眠时光……总有些回忆令人似曾相识。只是,是岁月走得有点残酷,就如手中的沙轻易地从指缝间流走,带走的是数字、时间以外,还有很多原本并不那么看重的美好。

当我和Wonder Music的工作人员Apple说,我要采访旗下的独立乐队Tizzy Bac的时候,她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过,要求是要采访不能只单纯地采访女主音惠婷,要访问就必须要等三位乐队成员一起在场的时候,原因他们是分不开的。

因此在这个访问中,除了可以看到他们的女主唱惠婷的话外,还会看到其他两位成员哲毓和前源的回答,也从中可以看出那份隐藏在这三人之中的默契。或许会和他们一直都是以独立乐队的身份出现的有关,在他们的说话中,总让人发现到那一份散发在他们音乐之中的独特性独立与无拘无束。

三个人的,和更多人的Tizzy Bac

蓝蝴蝶:音乐在生活里面,会占去了你们多少时间?又是不是你们生活里面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呢?

惠婷:音乐就是生活,无法分割,就跟需要吃饭丶休闲丶运动一样重要的东西,同时也是工作,这算是很幸运的,至少能让我工作地义无反顾,几乎不会有怨言,反而有时候把工作当成一种享受之类的吧!也因此很难区分占据多少时间或是否生活中最重要,因为他跟人的本质已经混为一体,就是生活!

蓝蝴蝶:从乐队成立到现在,你们一共合作了多少年啊?当中有哪些难忘的回忆呢?

惠婷:这个乐团一开始的时候我跟哲毓就是起草人,但在这之前大一的时候加入学校的热音社就认识了,所以我跟哲毓大概合作十几年了吧!前源虽是03年底加入的,但也经过五六年有了,当中难忘的回忆我想就是占乐团生活很大部分的一些外地巡回演唱过程中,到处去,好好地认识这个世界,好好地接触许多地方独特的观众;要不是走唱人生,也很难去那么多地方,认识那么多人。

蓝蝴蝶:你们觉得,与其他台湾本土的乐队相比,Tizzy Bac有哪些与别不同的特质呢?

惠婷:我们一直以键盘为创作主轴,而且没有规制的吉他手,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我们撑很久了,哈哈!当然这是半开玩笑却也半真实的讲法,但我觉得有趣的是,当初这种编制之后,反而塑造出一种无法归类,不那么洋化但也不真的本土,一种只属于Tizzy Bac的音乐风格,如果要问我有哪些与别不同的特质的话,我想就是我们已经创造出一种只属于Tizzy Bac的识别性,就是当你一听,让你无法说这是什么风格的音乐,但你会说,这就是Tizzy Bac的音乐。

哲毓:我拿一把bass乱搞一堆电吉他声音,他摆出一堆铜钹大声的打,她用力敲钢琴还用力唱一堆字,就这样。

蓝蝴蝶:其实,是什么让你们坚持一直玩团到现在的呢?最大的动力是?

惠婷:我们是很幸运的一群,人生的各个关口并没有给我们太大的压力,也都一路顺畅,也都顺利地走过一个一个阶段,所以这是会让我们坚持玩团下去的动力。最简单的来说,就是我们没有多想就一头栽进创作乐团之路,而这条路也都一直看顾我们,我们反而没有像一些同期的乐团选择了大唱片公司,反而受到唱片工业的伤害吧,也是纯粹地只在乎音乐本质丶考量音乐本质,这种原因,让我们没有分心,也一路走得很顺畅吧……

哲毓:因为自己爱听音乐啊!

前源:喜欢音乐!

蓝蝴蝶:当初玩摇滚乐团的初衷是什么呢?当年所定下的目标,实现了吗?

惠婷:当初就真的很简单,就是想要玩音乐而已,顶多就是想试试看自己的能耐,是否能做出一些能听的歌曲丶音乐吧。目标的话,我们一直到现在都是一样,不会订定一些遥不可及的目标,最重要的只是担心下一张专辑能不能做得好,并且一直努力创作,不要困守原地,不要退步,则是我们永远的目标。

蓝蝴蝶:在07年的时候,你们凭专辑《我想你会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得到了第18届金曲奖的「最佳专辑制作人奖」。这算不算,对成团多年的你们来说,是最大的鼓励呢?

惠婷:当然是,同时也是对帮助我们完成作品的比方林挥斌老师,还有Peggy许哲佩致上一个最好的感谢。Tizzy Bac向来都是走团队创作与团队制作的。

哲毓:帮助我们的人也一同获奖才是更有意义的!

前源:没错。

蓝蝴蝶:你们是怎么去看待奖项和荣誉的啊?

惠婷:有的话当作红利,没有的话当作正常,毕竟我们不是为了奖项玩乐团做音乐的,我们一直是为了做音乐而做音乐。

哲毓:有人想听就是我的荣誉。

前源:谢谢大家对我们的肯定!

放手实验做出最大可能性──《如果看见地狱我就不怕魔鬼》

蓝蝴蝶:今年2月,你们发行了乐队的第三张专辑《如果看见地狱我就不怕魔鬼》。上一张专辑得到奖项肯定,会不会是你们制作这张新专辑的最大动力呢?

惠婷:倒没有这种直接关系,制作新专辑永远都是乐团正常运作之下,一定背负的使命。

哲毓:为什么旧作会是创作新作品的动力?

前源:不会耶。

蓝蝴蝶:可以解释下专辑的名字《如果看见地狱我就不怕魔鬼》,所包含的意思吗?

哲毓:这个名字来自我一位当老师的朋友告诉我的,一个小朋友写的经典造句,是一个九岁就读过很多书的小女生写出来的。这个句子太有趣了,虽然有恐怖如「地狱」丶「魔鬼」等字眼,但排列出来却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正面意涵。我们在录专辑的时候,最主要的「娱乐」就是在想各种可能的专辑名称。这时候听到了这么棒的句子自然就会想把它拿来用罗。

蓝蝴蝶:和以往两张专辑比较,新专辑又会有哪些改变丶或不一样的地方呢?

哲毓:我们以前有了新歌就会穿插在表演当中,表演过一段时间才会录在唱片里,所以在录音时,心中都以这些歌现场表演时的样子为蓝本。而这次专辑的每一首歌在专辑完成前都是没有表演过的,都是确定编曲后就准备录音,没有现场表演后框架的先入为主,所以每个人都放手去实验自己能做到的最大可能性,我想这样出来的的结果大家都可以和以前的作品比较看看。

蓝蝴蝶:其实,还有没有一些想加入到里面的新元素,而没有加入到新专辑中呢?

惠婷:任何元素我们都想加入,所以你可以在这张新专辑里面听到摇滚的丶另类的丶Emo的丶New Age的丶Hip-Hop的丶美式流行摇滚的丶Art-Pop的丶Shoegazing的丶迷幻的……而现在我们已经在购思下一张专辑要做跟这张又不一样的东西了,请大家期待吧。

蓝蝴蝶:可以说一下三位成员,各自的心目中最喜爱的新专辑里面的作品吗?

惠婷:我的话喜欢《太阳快跑》,因为这首歌是我一直想要做的大合唱,希望可以跟台下观众有大合唱的一天,喜欢我们的听众赶快练一下后面的大合唱部份!有朝一日我们一定要面对面地大合唱一番!

哲毓:空缺,我都爱丶也都不爱,每次做完唱片以后我就不想再听它了,哈哈!

前源:《如果看见地狱我就不怕魔鬼》和《For The Way I Live》。

蓝蝴蝶:除了新专辑以外,09年还有什么工作计划啊?

惠婷:对乐团来说,现场表演是唯一证明自己力量并发挥最快速影响力的方式,所以这个年度,将会有大大小小的演唱活动等着我们吧。

前源:继续表演继续写新歌。

蓝蝴蝶:有没有想过往音乐以外的,其他领域的演艺事业发展呢?

惠婷:应该随缘,也无法强求吧。

哲毓:我们只会这个吧,有人敢找我去体育台当球评吗?

前源:没。

只要是真诚的真实的,对我来说都是正常的──从《丹尼尔是Gay》说起

蓝蝴蝶:新专辑里面有一首歌曲叫《丹尼尔是Gay》,其实你们为什么会写出这首歌曲的?歌曲里面的故事,是不是在你们的真实生活里面发生过的?

惠婷:其实就是一种生活的感触吧,女生常常有这种感慨,就是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可以谈心,又很温柔体贴,长得又体面,什么都好的男性,但为何偏偏是同志呢……的这样的感慨,所以会写出这首歌。是否发生在真实生活里,当然有啊,我本人就常常有此感慨,为何我喜欢的典型,比方大卫鲍衣(David Bowie),长得这样的人,或有这种气质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常常会是Gay呢?

蓝蝴蝶:你们是怎样看待「同性恋」这个群体的啊?生活里面有没有是同性恋的朋友呢?

惠婷:基本上人际关系本来就有很多种可能性,不管是同性恋也好异性恋也好或跨性别也好,基本上也都是人性罢了,只要是真诚的真实的,对我来说都是正常的。身边当然有一些同性恋的朋友,也都很有趣,我最爱的事情就是跟他们斗嘴。

蓝蝴蝶:日后还会写出类似于《丹尼尔是Gay》的作品吗?或者,会不会去写一些作品,来鼓励同志朋友?

惠婷:既然这种题材写过了,以后当然不会再写这种,但我永远都有可能写出任何东西,与同志相关的话题也许会换个角度写写不同的故事也不一定,不一定是励志的东西,什么东西都有可能,但一定是要我懂得东西,我有体会的东西,如果硬要写个什么鼓励同志朋友的歌曲的话,怕只会能力不足反而弄巧成拙罢了,也许还是像这首歌吧,用我的角度出发,去关照别人的故事,同时融入自己的生活感触。

蓝蝴蝶:如果要你们推荐新专辑的作品给同志乐迷收听的话,你们会选择哪些呢?

惠婷:都可以听听看,因为我们的音乐在本质上就没有区分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哪些歌,因为我有自信我们的音乐创作都是很真实,都是切切实实从生活中长出来的,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听听看,至于喜不喜欢就单纯是主观的好丶坏问题,我相信没有族群的差别。

蓝蝴蝶:有什么话,想对世界各地的同志乐迷说的呢?

惠婷:有时候我观察自己所处在的生活圈,有时候很感慨,比方说,创作乐团圈子已经是小众了,但这个圈子里有时大家还是会再在这个小圈子里面划小圈圈,当然不是很显性,但其实就会有这种感觉。有时觉得没那种必要吧,都已经是小众了,还要彼此划圈圈互相拉出界限跟成见。

那么同志族群同样也算是社会中的小众,所以我觉得跟我们乐团其实也是一样的,都处在一种小众的立基点上。只是想要跟同志朋友说,我觉得大家都很酷,只要你是很真诚的爱丶很真实地过生活,就是很酷的,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划小圈圈,而武断地认定某种族群就是怎么样,就要对他们贴标签,我也觉得这就是某种划圈圈的行为,所以是同志也好丶不是同志也罢,我们都是普通人啊,希望大家也努力生活,我们一起透过彼此更加完整地认识这个世界的各种样貌。

前源:大家好,我们是Tizzy Ba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